第57章 夫君

娘子,你无情 +A -A

  有对比才能看出差距,以前只觉得儿子虽然不成器,但起码能看的过去。但自从见过云行后,他竟然有种将儿子给掐死的冲动。

  皇帝陛下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翻涌的怒火,呵斥道:“还不站起来,趴在地上成何体统。”

  云卓文一个哆嗦,畏畏缩缩的站起身,脑子里还想着自己最近是犯了什么错,竟然被皇帝给抓到了宫中,这是要秘密处死的节奏吗?

  “小四,你替朕……”

  皇帝还没说完,云卓文已经被自己的脑洞给吓趴下了,立刻哭着喊着求饶:“父皇饶命啊,儿臣是冤枉的,父皇饶命……”

  皇帝:“……”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怒火飙升猛的一拍桌案:“混账,嚎什么,再嚎就拉出去斩了。”

  云卓文被皇帝陛下这股邪火击个正着,终于冷静了下来。将事情从头想了一遍他才发现皇上并没有要杀了他的意思,反而是想要他做什么事,毕竟这段时间他一直乖乖呆在府里哪里都没去。

  云卓文醒悟过来后脸色发白的站起身道:“是儿臣失态了,父皇有什么吩咐?”

  对于云卓文冷静下来并能迅速判断出情势的表现,皇帝还是比较受用的,他重新坐下,目光灼灼盯着云卓文:“朕听说你跟镇国公府的楚天挺熟的?”

  云卓文硬着头皮道:“回父皇,也不算很熟,平时偶尔有个走动。”

  “那太傅府上的郭峰和威远将军府上的薛净呢?”皇帝继续问道。

  云卓文:“……偶尔遇见了会喝两杯。”不知道父皇会不会觉得我在拉拢朝中百官,然后觉得自己皇位受到威胁直接将我砍了?

  云卓文心中有些哆嗦,但他想到云卓�跟他差不多便松了口气。

  毕竟都城就这么大,皇帝成功存活下来的皇子也就两个,众位大臣不是选他就是选云卓�。皇帝身体也算硬朗,文武大臣也不急着站队,各家年轻一辈的孩子跟两位皇子的关系都是不远不近的。

  说实话,云卓文真是高估了自己在皇帝心中的位置。如果是以前,皇帝说不定觉得心里不舒坦呢,但自从见过柳云止后,皇帝对于儿子的忍耐力达到了最高。只要俩皇子不造反,随他们怎么斗,能斗出火气,斗出血性,能将城府心机提升,他比谁都高兴。

  毕竟看着敌人的儿子长成蛟龙,自家儿子长成兔子,那种心塞气闷简直无处诉说。

  “如此,你回去后邀请那三个孩子去府里聊聊。”皇帝随意说道,然后摆摆手:“送殿下回去。”

  黑衣人凭空冒出,没有行礼,扛着云卓文就飞身离开。

  皇帝没有注意这一幕,反而想着接下来的事情。以四儿的脑子肯定不知道他的用意,不过无妨,四儿府中还有幕僚,只要有一个幕僚猜出他的用意,这件事就成了。当然,那一个幕僚是皇帝陛下亲手送进去的。

  云王府,舞如是刚回来便看到站在门口笑容和煦的青年,她上前一步,挑眉问道:“哥哥站在这里做什么?”

  柳云止伸手牵住舞如是的手,发现这人没有挣扎反而默契的拉住他,柳云止嘴角的笑意更深。他牵住舞如是朝府中走去,边走边说:“我看了会儿书觉得有些疲惫,看了看时间,觉得如儿快回来了,所以前来接你。”

  舞如是嘴角一翘,握着柳云止的手紧了紧,说:“哥哥越来越贤惠了啊。”

  柳云止低声闷笑,随即问道:“去了一趟皇宫,收获如何?”

  舞如是斜睨了他一眼,蒙上一层雾霭的眼眸看不清真实的情绪,但脸上却带着戏谑:“原来你所关心的重点在这里啊,我还真以为你是关心我呢。”

  柳云止缓步轻踱,看着那双看不清情绪的凤眸,心里有几分不悦。他努力忽视这种感觉,笑笑说:“我当然也关心如儿了,毕竟你可是我的夫人,未来的道侣。”

  舞如是似笑非笑看着他没有接话,反而回答前一个问题:“去了一趟皇宫,除了那位皇帝又出了昏招外一切顺利,如今只等着太后出手了。”

  柳云止脚步顿了顿,侧头看着舞如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里碎满了星光般的温柔:“如此,我们该在太后出手前举行大婚了。”

  毕竟太后一旦动手,就跟皇帝那几个孩子最后只活下来两个不成器的一样,皇帝的性命绝对不保。彼时天下缟素,三年不准婚嫁,他可等不了那么久。

  至于他们还在孝期的身份,唔,那完全没必要理会,反正太后旨意一下,他们也是迫于无奈不敢抗旨不是吗?

  很明显,柳云止拿太后当挡箭牌用顺便坑了太后一把。

  舞如是当然也清楚这点,她深深地看了眼柳云止,轻笑道:“如此便让曾管家暗中去置办大婚所需之物吧,等太后懿旨降下,便挑个日子成亲。”

  柳云止宠溺的摸摸舞如是的脑袋,说:“我就喜欢如儿这干脆的这个性子。”

  舞如是一双朦胧雾霭的泛起淡淡的波纹,如同雨天氤氲的雾气,神秘的让人忍不住想去探究。她伸手环住柳云止的腰,耳朵贴在柳云止的胸口听着这强壮有力的心跳,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柔声叫道:“夫君~”

  这一声柔肠百转,舞如是满意的听到耳朵下猛然加快的心跳,好似要跳出胸膛一样,她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柳云止无奈拍拍她的后背,省得怀中人笑得差了气。

  他声音温煦宠溺,呵斥的话语说出来没有半分威慑力:“别胡闹。”

  快要走到大厅时,柳云止看到经过的曾安,轻声叫道:“曾管家,你过来一下。”

  曾安一愣,随即立刻跑了过来,看着腻在柳云止怀里的舞如是愣了愣神,对于兄妹俩人这样不合规矩的姿态没有半句多嘴,反而一脸恭敬道:“世子有何吩咐?”

  柳云止搂着舞如是的手指轻轻一弹,一叠纸飞曾安:“以最快的速度将里面的东西准备齐全,如果差了什么,便去找薛净、郭峰和楚天三位公子。”

  曾安立刻将纸叠放整齐放进怀里:“是世子,奴才这就去准备。”

  看着人影远去,柳云止才低头捏捏舞如是的脸,说:“你早就知道他是谁的人了。”疑问的问话却是肯定的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