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舅舅

娘子,你无情 +A -A

  眼看将人给吓得不轻,舞如是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厚道。她轻咳一声,神色有些飘忽道:“那个、你别担心,是国师告诉我,你是我、是我舅舅来着。”

  云魁:“……”感情是国师将他给出卖了。

  既然身份已经被发现了,云魁索性破罐子破摔,也不再掩饰什么。一双威严霸气的眼睛看着舞如是,疑惑问道:“为什么不让世子继承皇位?”

  舞如是抿了抿嘴,眼里闪过一丝悲哀:“因为哥哥早已跟母亲父亲去了,当时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人。”

  云魁一惊,眼里猛地曝出一团杀机:“行儿去了?”

  “是。”舞如是垂眸,声音有些痛苦的道。

  云魁收起杀气,沉默良久,问:“那府上这位是谁?”他已经意识到,舞如是在布局,从自己妹妹一家死亡开始,她便布局了。

  目的便是翻了这大晋的江山,努力换天。

  舞如是眼神闪了闪,脸上染上一丝红晕,有些娇羞的说:“那是我夫君。”

  云魁:“……”他跟着两人都好几天了,居然只看出了浓浓的兄妹爱。

  “我需要做什么?”云魁问道,这句话也表明了他将一切决定权和指挥权都交给舞如是。

  舞如是敲了敲脑袋,笑道:“先去一趟皇宫,见见奶奶。”

  云魁忽然意识到什么,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皇宫,舞如是独自一人朝着慈安宫走去。

  迎面走来一个�麽,刚见到舞如是便惊喜的叫道:“是如郡主吗?”

  舞如是疑惑的看着�麽,语气柔婉的问:“你是?”

  �麽将舞如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满脸慈爱道:“像,真像庆阳公主。”随即,她才回答舞如是的问题道:“奴婢是公主的陪嫁丫头,当年宫变奴婢与公主走散了,前两年才被宫中贵人找到。”

  说着,她满脸悲戚愤恨:“本想着能与公主相聚,没成想公主和王爷竟然……”

  她有些说不下去,眼泪刷刷的。

  看着这人年纪一大把的在自己面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舞如是强忍着宰人的冲动,怀疑道:“是吗?可我并未听母亲提起过自己还有一位走丢的丫头。”

  这演的假不说,最关键的是她跟庆阳公主像?哈,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真以为她跟柳云止一样蠢,以为世界就那么小,随便遇个人就跟自己长得一样吗?

  柳云止无辜躺枪_(:з」∠)_

  �麽脸一僵,急中生智道:“公主那时候可能以为奴婢不在了,所以也不想提起这件伤心事。公主是个心善的,也是个念旧的。”

  舞如是:“……�麽能活着,想必母亲也是开心的,回去我就给母亲烧柱香,让她晚上找你叙叙旧。”

  �麽脸一白,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她干巴巴道:“郡主说笑了,奴婢这次来也是因为忽然想到还有些公主的遗物要交给您的,郡主留着也是个念想。”

  这话题,转移的生硬明显,舞如是想要装作没听出来都难,她神情有些严肃:“若真是母亲遗物,太后早就收起起来,还能轮到你这个小小的奴婢拿着?”顿了顿,她气息阴沉道:“莫不是你私藏了母亲的东西?”

  �麽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舞如是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眼神跟看着地上的石头没什么两样,都是死物:“本郡主现在还有要紧事,你先在这里跪着吧。等本郡主忙完再听你好好解释此事。”

  “是、是郡主。”�麽恐惧的应道。

  舞如是前脚刚走,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拎住�麽扔到了附近的水里,看着�麽死后才放心的离开,回到御书房复命。

  “事情办妥了?”皇帝边批阅奏折边问。

  黑衣人跪地说道:“回陛下,失败了。属下已经将人处理,将尾巴扫干净了。”

  嘎嘣。

  一声轻响,黑衣人愕然抬头,却见皇帝陛下将手里的毛笔给捏断了。

  “呵,好啊,朕的这两个侄子侄女还真是了不得啊。”皇帝怒极反笑。

  杀手杀不死,毒药毒不死,府中安排的人马被全部处理了,阴谋算计也能躲过去,连太后那个老东西都平平安安的。这两天,镇国公府、威远将军府、太傅府,文远侯府竟然也阴魂不散的给他添堵,这可真是诡异了。

  若身后没有那两个小孽种的手笔,他是绝不相信的。

  “去将四皇子秘密带来皇宫。”皇帝吩咐道。

  黑衣人接到命令后立刻去办。

  慈安宫,舞如是正被太后搂在怀里,心肝宝贝的叫个不停,搞得舞如是都有些尴尬了。

  许是看出舞如是的不自在,太后笑着说:“看看,还知道害羞了。”

  舞如是搂住太后的脖子,看似撒娇,实则在太后耳边轻声说道:“奶奶,我今日发现一个跟母亲身上有相同胎记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舅舅。”

  太后瞳孔猛地一缩,搂住舞如是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当年她怀孕后太医诊断是龙凤胎,她不知有多高兴。龙凤呈祥,更是大晋国运的旺盛的征兆。为了先皇,她努力照顾好肚里的孩子不让人给暗害,九死一生生下孩子后却得到儿子是死胎的消息,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这不仅是龙凤噩兆,更是她的心头肉啊。孩子在她肚子里还很健康,怎么可能一出生就是死胎。好在当时先皇对她情深义重,一直照顾着她,她也慢慢接受了孩子夭折的事实,但心里的疑惑并没有解决。

  可如今呢,她竟然重新听到了那个孩子的消息。

  太后即使没有见过那个孩子,没有确定过。但冥冥中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孩子,就是她那位被先皇说是死胎的孩子。

  “如儿……”太后的声音有些颤抖:“是谁?你见到的是谁?”

  舞如是站起身,轻声说道:“暗影魁主,云魁。”

  太后如遭雷劈,云魁,竟然是云魁。那个自从先皇驾崩后一直陪在她身边二十几年的孩子,那个还未出生就被先皇赐名为魁的孩子……

  能进暗影阁,能被先皇赐给她,能叫姓云名魁,那一定是她的孩子。

  这么多年了,她若能多问一句‘你叫什么’,也许早就跟孩子相认了。可她偏偏没问,硬生生的跟那孩子错过了这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