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你做皇帝好不好

娘子,你无情 +A -A

  大厅内只剩下舞如是和柳云止两人,两人对视一眼便默契的闭上了眼睛。随着饭菜的温度慢慢降低,两人又在同一时间睁开眼睛,口中吐出一道黑色的毒气。

  “兄长大人实力还真是强大,这么厉害的毒都没有毒死你。”舞如是嘴角扯了扯,不知是嘲讽还是夸赞的说道。

  柳云止扬了扬眉,也是笑得一脸柔和:“我也没想到妹妹这般厉害,完全不将这剧毒放在眼里,说吃就吃。”

  为了能毒死两人,皇帝可是搜罗了天下剧毒,这可是能将筑基期修士毒死的毒。

  舞如是是真的想要将柳云止毒死,这样她的情劫即使不说破了,起码推迟百年等到下一个情劫都有可能。柳云止是想要试探舞如是真正的实力和心机,能以凡人的身份耍了他这个修士,不管从心机还是手段上看,都让人讶异。

  总之,两个互相伤害的人,终于都达到了目的,不管这目的是否是意料之中的。

  废话说完,柳云止和舞如是脸上的表情都严肃了起来。

  柳云止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只剩下冰冷的孤傲,周身温润的气息被杀伐果决的杀机取代,清朗温和的声音也变得低沉暗哑:“云如,想必你也从国师那里知道了我的身份,一直都在算计我,你可想要后果了?”

  若舞如是真是那位如郡主,恐怕此时还真就被吓住了,可惜她不是。

  舞如是身上那股朦胧神秘多变诡异的气质消失,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古剑,寒意森森。狭长的凤眸里氤氲的雾霭消失,露出了本来该有的漠然和令人心惊的森寒凛冽。

  “你自己说失忆的,若非如此我们之间只会是合作,而不会是算计。柳云止,自作聪明便要担负起因果。”舞如是的话语一针见血。

  虽说她的语气十分肯定,坚定有力,但心底的把握也只有百分之八十。那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柳云止知道她的身份,若柳云止完全没有怀疑她,那么以一个凡人的身份,柳云止会自己猜测出最有可能的一个结果,这就是聪明人。而那个最有可能的结果,也是她目前最想要营造出来的。

  “呵,这么说来倒是我的错了。”柳云止漫不经心的说道,周身的气息却陡然沉重了起来,危险肃杀。

  但舞如是心底却松了口气,能说出这句话,证明柳云止完全以为她是一个凡人。那么一切就简单了。

  “既然如此,我们便谈谈合作吧。”舞如是气定神闲道。

  柳云止倒是惊讶的看着她:“都到了这一步你还以为我会继续跟你合作?”顿了顿,他的语气依旧温和,可那双眼却冰冷的没有温度:“要知道,修士的威严不容挑衅,你如此算计我,我杀了你都是平常。”

  舞如是轻笑一声,随手拨了拨面前的饭菜:“能说出这些话证明你还没想着杀本郡主的,大家都是聪明人,直接开诚布公吧。”

  “我需要你继续伪装成世子,直到新帝继位。而我为你提供疗伤的药材。”舞如是淡淡的说道。

  柳云止眉眼一弯,笑容温柔美好,口中却十分不客气的拒绝道:“药材?你以为我的伤能有多重?轻伤我可以自己恢复,重伤就凭你这凡尘俗世能有什么好药材。我扮成世子可是有性命之危的,每天明刺暗杀不断,连饭菜……”

  他意有所指的看着舞如是拨动的那盘菜,继续道:“都是下了剧毒的,凭几个不值钱的药材就想让我为你卖命,郡主,您可真是异想天开。”

  舞如是眯了眯眼,淡淡道:“说出你的条件。”

  柳云止定定地看着舞如是,那双眼里的趣味完全没有掩饰,他不紧不慢、优雅从容道:“很简单,你我成婚。”

  将天命姻缘先紧紧抓在手里再说,不然以这位郡主的心机,以后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话音落下,凛冽的凤眸如利剑般直刺向柳云止,许久许久后,柳云止依旧不为所动,整个大厅的气氛剑拔弩张,压抑阴沉。

  柳云止甚至做好动手的准备了,毕竟这位郡主的脾气算不上好,且身手还蛮厉害的。

  却在他手中灵力运转警戒之时,舞如是周身的森冷寒气瞬间收起,嘴角的笑容也变得意味深长:“我答应你了,此事你不必再管,我会解决好一切,等待我们的大婚。”

  这意味深长的几句话让柳云止心中一跳,兴奋与不安同时存在。

  “碎星,我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安?”柳云止捏了捏手腕,骚扰小蛇道。

  小蛇吐了吐芯子,翻了个白眼,说:“婚前焦虑症,并无大碍。”

  听它这么一说,柳云止也放下心来,他完全因为碎星这猪队友忽略了自己的直觉。

  抬头看着准备离开的舞如是,柳云止抿了抿唇,说:“若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来找我。”

  “这是承诺?”舞如是反问道。

  柳云止认真的点头,说:“是对我未来夫人的承诺。”

  舞如是神情顿了顿,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客厅。

  回到房间内,舞如是皱了皱眉,道:“回来了?”

  云魁从暗中走出,单膝跪地,一身黑衣,脸也被黑布蒙上,只留出一双让人一见难忘的眼睛:“回如主……”

  “起来说话吧,看你跪着我难受。”舞如是趴在桌上懒洋洋的说道。

  云魁:“……”无奈的站起身,说:“回如主,这两日皇宫那位对太后下手,属下不敢有分毫疏忽,所以一直亲自守着。”

  舞如是随意的点点头,似乎并不关心他做了什么,反而饶有趣味的问:“你做皇帝好不好?”

  这没来由的一句话差点没将云魁给吓出个好歹,额上瞬间生出一层冷汗,整个人都懵逼了。

  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开玩笑还是知道了什么或者是在试探他?

  云魁被自己的脑补吓得魂飞魄散,黑布下的脸惨白惨白的,那声音比以前还要干涩:“如主……”

  “行了,我知道了。”舞如是摆摆手道:“回去准备一下吧,很快这个帝国就是你的了。”

  云魁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小郡主,求别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