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相爱相掐

娘子,你无情 +A -A

  夜风吹来,那低沉的笑声清晰悦耳。

  在柳云止身后,数十道影子迅速袭来,几道暗器破空而来。

  柳云止头也不回,拂袖挥去,无形的气劲将那些暗器打了回去。暗器入体,杀手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直接丧命。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其他杀手见到这一幕脸色一变,从他们接到的消息看来,柳云止并没有丝毫武功,可没想到就这么一个病怏怏的看上去脆弱无害的家伙,居然挥手间便杀了数人。

  此时也容不得他们多想,因为那道与黑夜融为一体的身影飘忽不定,每出现一次便带走几条人命。

  这种从未见过的诡异景象让黑衣人都呆住了,这是出神这么一瞬间,所有人都一击毙命。

  柳云止拍了拍纤尘不染的衣袍,嗓音低沉暗哑,孤傲决绝:“今天心情不错,便留你们全尸吧。”

  说罢,踏月而去,独留一缕清幽的茶香经久不散。

  云王府,正在运功疗伤的舞如是猛地睁开双眼,柳云止回来了。

  这意味着,他已经从国师那里得到她知道他身份的消息了。

  以柳云止的聪明,只要没猜到她也是从上界而来,就一定会朝着她所期待的方向猜去。一切都是一场阴谋,一切都是假的。

  那么柳云止,你会如何做?

  我期待着。

  舞如是嘴角隐隐翘起一个冰冷的弧度,重新瞌上双目继续疗伤。

  屋外,柳云止站在柳树下静静地看着舞如是的房间。

  舞如是现在在做什么,她明知道只要我去了国师府便会知道她的算计,为什么没有阻止。如果她不怕我知道所有的事情,那么她究竟想干什么?

  想着想着,直到弯月隐去,白露满头,柳云止恍然清醒,低低笑出了声。

  不简单啊,真是不简单。凭着一个局都能让我困扰一夜。

  云如……真不愧是我的天命姻缘啊。

  笑声止住,柳云止转身离开。

  天亮后,侍女敲门说是早膳已经备好。舞如是推开门便撞上迎面走来的柳云止。

  他一身白色锦袍,不同的是,衣袖和衣摆处用银色丝线绣上了朵朵浮云,腰间是刻着柳叶状的白玉腰带,玉冠束发,眉梢眼角俱都是温柔笑意。

  看到舞如是,他嘴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态度一如既往的温柔宠溺:“如儿,我们一起用餐吧。”

  舞如是盯着他,狭长的凤眸里满是探究。

  柳云止侧头,笑道:“怎么?一觉睡醒就不认识哥哥了?”

  舞如是抿了抿嘴,随即扬起笑脸,语气一如既往的亲昵:“怎么会,只是觉得今日哥哥更加好看了。”

  柳云止伸手揉了揉舞如是的脑袋,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凝重。云如没有阻止他的亲近,也没有在他伸手时有所警惕。就这么轻而易举将脑袋送到他手下,这可是能随时丧命的破绽。

  究竟是习惯了还是因为有所倚仗不在意?柳云止更好奇了。

  “走吧,哥哥。”舞如是自觉地牵起他的手,朝着前厅走去。

  大圆桌上放着几十道菜,侍女仆从分列两边,舞如是和柳云止入座后看着这些冒着香气的饭菜,神色都有些莫名。

  这皇帝陛下想要毒死人的决心怎么就这么强,这一桌子菜,包括筷子都被投了毒,还真是蛮拼的。

  舞如是眼珠子一转,笑吟吟的抬手夹菜放在柳云止碗里,亲昵的说道:“哥哥,你尝尝看,听说府上的厨子是陛下从御膳房调来的呢。”

  绿油油的菜入碗,两边的仆从立刻扭头看向柳云止,目光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柳云止看着碗里的菜,脸色不变,淡定地将菜夹出来放进舞如是碗里,笑得温柔宠溺:“如儿不是一向喜欢这道菜吗?哥哥就不跟你抢了。”

  侍从的目光又紧张兮兮的落在舞如是身上,那副模样简直不像伺候主子吃饭的,反而像在战场上如临大敌般。

  舞如是觉得十分有意思,她嘴角隐秘的翘起一个玩味的弧度,夹起菜慢吞吞的朝着嘴里放去。

  柳云止就那么看着,眼里没有丝毫波动。在下人期待的眼神中,舞如是又放下了筷子,说:“闻起来味道怎么怪怪的。”

  两边的仆从顿时满头冷汗,脸色发白。他们唯恐舞如是察觉出饭菜有问题,若是她吃了还好,即使是死,好歹也算是完成了任务,怕的就是死的没有价值。

  柳云止沉吟片刻,指着另一盘菜,说:“如儿尝尝这道吧,闻起来味道还不错。”

  舞如是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嘴角抽了抽。那道菜闻起来确实不错,是所有饭菜中毒性最强的。

  她歪歪脑袋,将菜夹起放进柳云止碗里,面上一派天真:“既然哥哥既然觉得好,那就尝尝吧。”

  柳云止云淡风轻的一笑,手下的动作却分毫不慢,夹起另一片菜叶放进舞如是碗里:“既然如此,那如儿跟哥哥一起尝尝吧。”

  “我吃了哥哥会吃吗?”舞如是眨了眨眼,脆生生问道。

  柳云止看着面前这清澈的眼神和乖巧的表情,完全没想到这人有那么深的城府将自己耍的团团转。

  他嘴角一勾,十分肯定道:“当然……”

  话音未落,只见舞如是动作迅速的一口将菜给吃进了嘴里,眼神灼热的盯着他看,柳云止:“……”硬着头皮也吃了下去。

  总而言之,想要互相伤害的两人,都成功了。

  高兴的反而是两边的侍从,他们齐齐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能让这两位主将毒吃下去,这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一直在失败,从未成功过的众人忽然迎来了胜利,而且胜得如此突兀,他们都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了。

  然后舞如是替他们做了决定:“带出去处理了。”

  几个黑影凭空冒出将人打晕,每人扛了两个将人给带了出去。至于是死是活,没有人去关心这些小事。当他们的主子是皇帝时,一切都已经注定。

  “通知崔将军,让他将那些土匪想办法安排进云王府。”舞如是轻声说道。

  接到命令,一道朦朦胧胧的黑影飞出了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