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脑洞!

娘子,你无情 +A -A

  听到付锦开口,柳云止便清楚这人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毕竟那声‘柳师兄’可不是谁都能叫出来的。

  “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柳云止漫不经心的问,轻轻吹着杯中的茶叶,却让付锦有种心惊肉跳的恐惧。

  付锦老老实实从怀里拿出旋光镜,既然已经决定投靠柳云止,当然不会两面三刀,也不会有所隐瞒,毕竟现在能救自己只有柳云止:“柳师兄,我是用旋光镜跟宁师兄联系的。前些日子在皇宫中见到师兄第一面便觉得有些不凡,所以问了问宁师兄……”

  等等,付锦忽然反应过来,当时宁息说的是他把柳师兄给追杀进凡间的。换句话说,他暴露了柳师兄的踪迹!!

  付锦额上冷汗滴滴落下,在他准备寻求柳云止庇护时才发现柳云止已经被他无意识给坑了,这可真是要命了。

  看着柳云止似笑非笑的神情,付锦哭丧着脸道:“柳师兄,你要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暴露你的,一切都是误会。”

  “哦,误会?”柳云止反问道。

  看到付锦狠狠地点着脑袋,柳云止倒也没责难什么抿了一口茶,状似不经意问道:“对了,前两天你去找如儿,是怎么说的?”

  付锦脸上带着惊讶道:“我请郡主在您面前说说情搭搭线,难不成不是郡主让您来的?”

  柳云止目光一沉,再联想到这两天舞如是对她疏离的态度心里有一丝不妙的预感,问:“如儿知道了我的身份?”

  付锦脸色一白,小心脏咯噔一跳,难不成他透露了柳师兄的身份会出事?可一个小小的凡间女子能有什么问题,但看着柳云止那难看的脸色,付锦不敢有分毫隐瞒道:“是的,以前郡主大概只以为您是普通人,我……”

  “将你们见面后的事情从头说起。”柳云止打断他,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染上了一丝肃杀,暗沉而幽深。

  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柳云止低低笑了起来。

  付锦被这笑声吓得脸色一白,不敢有分毫耽误,将事情从头到尾开始说起。

  修真界,剑道宗,首刹峰下。

  段商看着拦住自己的人一脸懵逼:“左师姐,你没事儿拦着我见大师姐作甚。”

  左烟暗中翻了翻白眼,若非大师兄有命,睡了一觉跟你个沈青梦屁股后面的跟屁虫照面。虽然心中一直在腹诽,但左烟面上依旧笑得一脸娇媚,段商没有发现丝毫不对。

  “小师弟。”左烟收起脸上的笑容,一脸严肃道:“师妹在闭关,任何人都不见。”

  也不知道段商做了什么缺德事,竟然连大师兄都惊动了。好吧,整个剑道宗除了宗主靳无缘,也只有戚枫发现舞如是溜了。不管舞如是做什么去,戚枫下意识便将她离开宗门的事实完全掩盖好。

  所以在得知段商要去首刹峰时,戚枫第一时间便将左烟给派了出来。

  段商讶异的看着她:“大师姐不是才闭关结束吗?怎么又闭关了。”

  左烟淡淡瞥了他一眼,直接开口讽刺:“小师弟,作为修士随时有可能闭关这种常识你是喂狗了吗?”

  段商被噎了一下,他看着左烟的目光隐隐有些奇怪,今天的左烟怎么跟吃了炸药似的,难不成跟大师姐有关?

  段商眼里闪过一丝深思,娃娃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大师姐了,左师姐,那我先回去了。”

  看着段商那么容易就离开,左烟倒是有些怀疑。她定定看着段商的背影良久,皱了皱眉决定去找殷翎那个扫把星商量商量。

  深夜,首刹峰后崖,一个黑乎乎的脑袋悄悄冒了出来。大半夜的悬崖上忽然多出一个脑袋,即使修士都被吓得不轻→→指的就是脸色惨白的殷翎。

  待神识扫过发现那人身份时,殷翎顿时阴测测笑了。心神一动,灵气将他托起缓缓地飘到悬崖边那黑乎乎的脑袋旁。

  在那人刚准备跳出来时,殷翎声音阴森可怖:“桀桀桀桀……”

  “谁?”段商吓得脸色发白,感觉的背后存在感极强的阴冷气息和那恐怖的笑声,整个人都吓懵了。

  师傅师傅,首刹峰闹鬼了闹鬼了~

  “小哥,这里好冷啊,你来陪我吧……”阴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段商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深入骨髓的寒冷正侵袭着他,要将他的身体乃至灵魂永远冻结在这里。

  “来陪我吧……”

  段商:“……”白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掉下了悬崖。

  殷翎居高临下的看着了一会儿,直到砰一声传来,崖底冒出一团蓝色的光芒这才转身离开。既然身上带着长老给的护身符,性命当是无碍。这么吓唬一回,以后能睡个好觉了。

  凡尘,弯月高悬,淡淡的清辉洒下,让那一身黑色锦袍的青年更加雍容。

  柳云止一步步朝云王府走去,没有随从,没有马车,没有护卫,就那么不紧不慢的走着。每一步都好似漫步在林间,如山间之清风,和煦优雅。

  虽然姿态如九天之上的仙君,但那好看的眉却浅浅蹙起。好似天上谪仙面对困苦的人类忧伤哀叹,又好似翩翩公子对着春花秋月悲伤。

  云如竟然知道他不是世子,或者说从一开始便是骗他的。

  没想到他纵横上界这般久,竟然被凡尘俗世的一个小姑娘给耍的团团转。

  好啊,真是好啊。

  想来世子死于那一场劫难,迫于京都势微,云如只能找人顶替世子,刚好他重伤的地点便是那里。

  正常推理下,云如应该会跟他谈条件让他扮演世子,没想到他那会儿听到世子二字,阴差阳错用失忆来伪装。因此云如便省了那一步,直接让他顶替了那位死去世子的身份。想想也知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偏偏他就跟世子长得一样。

  这中间多少亲昵轻语,多少关心温柔……原来都是一场戏吗?

  怪不得不管他如何表现,云如都没有一丝意外,因为对云如来说,他本就是陌生人啊。

  哈哈哈,云如啊云如,你藏得可真深。小小年纪,城府竟然如此之深,真是让我不得不惊叹。

  柳云止低低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兴味和肃杀,他完全被自己的脑洞给征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