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有毒

娘子,你无情 +A -A

  唯独剩下郭峰,柳云止叹了口气,说:“去吧,找你爹写奏折弹劾京兆府尹和崔将军吧。”

  他一脸忧国忧民的悲叹:“在天子脚下整天发生刺杀的恶行,京兆府尹显然没有尽到责任。若哪天陛下微服出宫也被刺杀,或者文武大臣上朝下朝途中被刺杀,我晋国可就完了,那可是我们的肱骨之才啊。”

  说完,柳云止也不理会郭峰傻在原地的模样,挥挥手道:“走吧,前往国师府。”

  然后,三人眼睁睁看着从四面八方冒出来的一队人赶着马车拐了个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郝然便是国师府。

  郭峰三人:“……”很明显柳云止是故意走到这里的,他们被这人明目张胆的算计了。

  可他们却没有丝毫恼怒,反而隐隐有些赞赏,没想到天下还有这般大胆的人居然敢算计他们三个。当然,更重要的是柳云止的武力值让他们半点不敢计较qvq。

  云王府,舞如是正在疗伤,一道哭天喊地的声音震动了整个云王府。

  “郡主,郡主,世子被人刺杀了……”府中顿时乱成一团。

  舞如是随手一挥打开房门,看着跪在门口一脸血的小厮,冷声道:“拉下去处理了。”

  “是。”两边有人应道,直接拉着小厮就走。

  小厮心惊胆战,难道现在不应该先处理世子的问题吗,他哭着喊道:“郡主,世子现在危在旦夕你不去救人抓奴才做什么,世子啊,奴才对不住你,郡主她不去救你……”

  “聒噪。”舞如是冷声道。

  小厮身边的两个大汉立刻捂住他的嘴将人拉走,舞如是知道,以后她再也见不到那人了。

  至于救人?

  舞如是翻了个白眼继续疗伤,即使柳云止身受重伤,在这凡间能伤到他的人还真没有,担心他还不如多担心担心刺杀他的杀手呢。

  当当当。

  敲门声响起,舞如是皱了皱眉,这有完没完:“进来。”

  门口,侍女乖顺的站在那里,小心翼翼道:“郡主,午膳已经做好,是否送来?”

  舞如是:“……拿进来吧。”辟谷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正儿八经叮嘱吃饭的。

  看着面前这些带毒的饭菜,不得不说,舞如是感觉还是……蛮复杂的。

  她脸一沉,高贵冷艳道:“你进来。”

  侍女哆哆嗦嗦走进来,神色有些慌乱的叫道:“郡主?”

  舞如是指了指桌上的饭菜,说:“我现在没胃口,你吃吧。”

  小侍女身子一抖,红着眼眶道:“奴婢不敢,这是给郡主的饭菜。”

  看到这副兔子一样的小白花表情,舞如是脸色更是难看:“按住她,给她吃下去。”

  两道黑影凭空冒出,一个按住小侍女,一个拿着饭菜喂进她嘴里。

  看着小侍女那双漂亮的眼睛满是惊恐挣扎,舞如是没有半分怜悯,因为在小侍女刚吃了一口饭菜后,直接七窍流血而死,不过片刻竟化为血水。

  “处理干净。”舞如是吩咐完,转身便朝着花园走去,这房间也不想再呆下去了,那里血腥味和毒药味令人作呕。

  皇宫,皇帝冷着脸坐在龙椅上,案桌上的奏折笔墨撒了一地,黑衣的探子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所以,不管是给云如下毒还是派人刺杀云行都失败了?”皇帝阴沉的问道。

  黑衣人低下头,小声道:“是。”

  “一群废物。”皇帝气得脸色发青:“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躲过去的,是暗影出现了吗?”

  黑衣人的脑袋又下垂了一些,说:“回陛下,属下并未看清暗影是否出现,不过刺杀云行的杀手大部分是被人一击毙命,手法与暗影却有雷同之处。至于云如,她不知怎么发现饭菜中有毒,直接将属下的人处理了。”

  皇帝冷静了下来,能将那么多人一击毙命,不是暗影又是什么,没想到那个老不死的竟然真将暗影令给了那两个孽种。

  既然暗影令已经不在她手上了……

  “第一,朕不想再见到太后,下去后立刻安排。第二,监视云行,朕要掌控他的所有行动。第三,给云如的饭菜中的毒一点不能少,朕倒想看看她能躲过几回,除非她一直不吃饭。”皇帝冷声吩咐道。

  “是,陛下。”黑衣人立刻转身就走,跟着皇帝陛下相处这么一会儿,衣服都被冷汗打湿了。

  荒废的冷宫,无人知晓这里便是暗影的大本营。

  黑衣人从御书房离开后,一路上东拐西拐来到了冷宫前。

  “老四,你怎么才过来,老大一直等着呢。”门口,穿着太监服的青年低声说道。

  黑衣人咧了咧嘴,不爽道:“别叫老子老四,老子比你大。”说着迅速的走进了宫殿。

  诺大的宫殿十分冷清,里面只有一个人,那人一身黑色锦袍带着面具,身形挺拔威严,目光锐利霸气。

  “回来了。”干涩的声音与那人露出的双目极其不符。

  黑衣人紧忙跪地道:“魁首。”

  云魁点头,“那人吩咐你做什么?”

  黑衣人没有半分隐瞒,全都给说了出来。恐怕皇帝都不知道,自己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暗卫竟然是暗影的人。

  云魁听到皇帝要对付太后和舞如是,周身的气压瞬间降低,本来空寂的宫殿瞬间像鬼屋似得。

  许久之后,干涩的声音道:“保护好太后,不要让太后出任何事情。另外……如主子那里我亲自去说。”

  “是。”黑衣人瞬间逃出了宫殿,总觉得最近各位老大有些诡异啊,让人毛毛的。

  此时,柳云止正悠闲的跟一脸冷汗的付锦唠嗑。

  “国师这里的茶味道不错,喝过之后怕是我府里的茶都喝不下去了。”柳云止笑得温文尔雅。

  付锦立马狗腿道:“这有何难,世子离开时我送世子几包。”

  柳云止笑笑没有接话,反而看着手中的茶杯说道:“你这煮茶的茶具甚是精致,难怪煮出来的茶味道如此香醇。”

  “您走时顺便带走。”

  “这盆兰花开得真是漂亮……”

  “您走时顺便带走。”

  “这……”

  “您走时顺便带走。”

  柳云止一顿,虽然依旧在笑着,可眼里却不含半分温度,声音低沉冰冷的叫道:“付师弟。”

  付锦打了个寒颤,下意识道:“柳师兄有何吩咐?”

  话音落下,顿时脸色一片青白。

  这是药丸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