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报官吧

娘子,你无情 +A -A

  解决了疑问,顺带连一直头疼的问题也解决了,舞如是心情十分好。

  她对对手指,随口问道:“你觉得哥哥长得怎么样?”

  付锦想都不想的说:“自是风姿……”

  话音戛然而止,舞如是抬头看去,却见付锦一脸怔然,抽搐着嘴角干巴巴道:“我并未仔细去看世子,不过想来该是人中龙凤。”

  话虽然说得好听,可唯有付锦自己心中狂乱,特么的他怎么可能没有仔细去看柳云止的长相,之前还给宁息告状来着,可认真去想时他竟然不记得柳云止长什么模样!

  这么明显的事情他到底是怎么忽略的。

  似乎看出付锦心不在焉,舞如是也没有说什么,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也找到了答案:“我没其他事儿了,你可以走了。”

  付锦:“……”这种用完就丢的即视感。

  不过他倒是很高兴,留下了一堆疗伤药后直接就撤了,好似后面有鬼追一样。

  舞如是诧异的摸摸下巴,柳云止真有那么可怕吗?但所有人都不记得柳云止的长相倒让人惊讶。

  不过,现在柳云止暴露了,哈哈哈,恐怕他自己都没想到在这凡间还有人能认出他的身份来。

  啧啧啧,让她白白叫了那么多次哥哥,这笔账可是要算算清楚的。

  舞如是也不回房了,直接兴冲冲的就朝着书房跑去。

  待跑到书房外,看着那矜贵翩然的人影,烛光下,那人眼里碎满了星光般温柔的清浅笑意,遥遥看着她,温柔宠溺。

  一瞬间,舞如是的心猛地悸动了。

  舞如是:“……”倒是忘了,这货是我的情劫。

  情劫啊。

  必须堪破度过,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如此,只能顺其自然了。

  舞如是转身就走,背影决绝,如她那一往无前的剑势,一去无回。

  书房内,柳云止抬头,看着那一抹红影没入黑暗中,心里忽然有种闷闷地感觉。

  “碎星,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动情了呗。”

  原来这就是动情,你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我所有的情绪,一悲一喜,一怒一忧,七情六欲全都因你而起。

  夜风吹来,烛火摇晃,那翩然的身影轻叹一声,带着迷茫和愉悦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自从国师来过之后,柳云止明显察觉到舞如是跟自己有些生疏了。

  看着窗外花团锦簇,柳云止忽视头顶的大太阳,对着小厮道:“备车。”

  “不知世子要去何处?”小厮小心翼翼问道。

  柳云止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去国师府。”

  “是。”小厮立刻前去安排马车,但走出门后,他脚步一拐,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迅速写了张纸条绑在鸽子上放飞了出去。

  马车备好后,柳云止整理了下行装便出门了。

  马车一路晃晃悠悠的朝着国师府走去,半路在之前那家客栈又碰到了郭峰三人。

  他撩起帘子,朝着楼上三人微微颔首。

  薛净端起茶杯,做了个‘请’的口型,柳云止忍不住笑了笑。却忽然发现薛净的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云世子,小心。”薛净喊道。同时,郭峰和楚天抬手便将茶杯掷了出去,挡住了砍向柳云止的刀。

  而这个空闲,薛净已经飞身下楼,守在轿子边挡住那些刺客。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刺杀云世子,不想要命了。”楚天手中的折扇化为兵器挡住刺客,口中呵斥道。

  但刺客不依不饶,没有半分妥协。不经意间,郭峰肩膀被划伤了。

  他眼神一冷:“你们是想要跟云王府、太傅府、镇国公府和威远将军府作对吗?”

  一般刺客听到这一连串的名号早就退后了,但这些人显然不是一般的刺客,他们豁出性命也要杀了柳云止。前面不管挡路的是什么人,都要一一铲除。

  看到这群杀手拼命也要留着他们,楚天苦笑一声道:“看来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薛净冷淡的说道:“能死在一起也无妨,来世再做好兄弟。”

  “没错。”郭峰哈哈大笑:“这辈子能交到你们两个好兄弟,也值了。”

  “我说……”在三人正感伤之际,柳云止忍不住插嘴道:“谁说你们要死了?”

  郭峰吃力地挡开一道攻击,说:“我们这么几个人对付这么多杀手,怎么可能活着。难不成你还有援手?”

  薛净和楚天眼睛顿时一亮,能活着没人想死,即便是被柳云止连累,三人却没有半分后悔。

  柳云止惊讶的看了三人一眼,丝毫没有被三人护着的羞耻感,说起风凉话一溜一溜的:“瞎琢磨什么呢,我的援手不是你们三个吗?你们三个顶住,说不定等官兵来了他们就跑了。”

  三人:“……”真想喷你一脸盐水,你以为这些杀手刺客跟你当土匪时一样啊,听见官兵来了赶紧跑?这群人背后指不定有官府呢,等官府来?是等着收尸呢吧。

  一时间,三人脸上的表情都满是暗淡,那种心灰意冷的神色着实膈应到柳云止了。

  他对着砍来的大刀没有理会,敲了敲马车,说:“没到最后一刻别轻易放弃,说不定事情就有转机呢。”

  一扇子替柳云止打开大刀的楚天有些崩溃的看着生死关头依旧不紧不慢风姿卓越的人,以前觉得这人风度翩翩,优雅矜贵,此时却明显感觉这人是慢半拍啊。

  “大哥,我求你了,现在命要紧,你能有点紧迫感吗?”楚天吼道。

  柳云止:“……”一把抹掉脸上的唾沫星子,阴沉着脸说:“你们若是有用点还用的着援手吗?”

  这话说的,将郭峰三人气得差点没吐血。

  刚想不顾礼仪喷上去,却见一道黑影从轿中闪过。只是眨眼的时间,黑影便从杀手身前掠过。待黑影重新回到马车内时,所有刺客尽皆倒地身亡,浑身上下唯有眉心一点涓涓冒着血水。

  三人:“……”瞬间后背发凉,头皮发麻。没想到这位在所有人眼中的弱鸡世子竟然是位隐藏高手,我真是看错了你。

  刚才他们应该没有得罪这位世子殿下……吧。

  喷了柳云止一脸唾沫星子的楚天:“……”我错了,跪求不杀。你要是还不开心,喷我一身唾沫星子都成。

  还好柳云止不知道楚天在想什么,不然绝对胖揍他一顿:“楚天,你是威远将军府的公子,那打扫战场的事情交给你了。”

  楚天直接接下任务,屁都不敢放一个。

  柳云止也懒得理他,对着薛净说道:“你是镇国公府的人,那由你去报官吧。”

  薛净一脸懵逼,报、报官?

  “怎么?身为镇国公独子,你被人当街刺杀难道不需要报官抓凶手吗?”柳云止脸色一沉,孤傲冷厉的气质迎面扑来,让薛净打了个哆嗦,立马不再废话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