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掉马甲了

娘子,你无情 +A -A

  付锦手里端着茶杯端坐在上首,一身白袍仙风道骨,没有任何情绪的脸给人一种禁欲之感。

  看着舞如是,他眸色一深,道:“我今夜前来是有要事相商。”

  “哦?”舞如是随意的把玩着胸前垂下的长发,漫不经心的问:“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国师亲自前来找我一个小姑娘商量。”

  付锦没有心情去跟舞如是玩儿你猜我猜的游戏,直截了当道:“府中这位世子殿下不是你哥哥。”

  他的语气十分肯定,没有一丝迟疑。

  舞如是动作顿了顿,这才抬头看向付锦,狭长的凤眸深不见底,如古井寒潭般冷漠幽深。

  虽说表情不太好看,但舞如是心底却想着自己到底是哪里暴露了,怎么才和付锦见了一面就被看穿了,这有些……

  “也许你不清楚,那位世子真名柳云止,来自修真界太一仙宗……”

  “等等,你等等。”舞如是所有的想法瞬间被打乱了,付锦这句话透出来的信息量略大,她需要缓缓。

  柳云止!!

  是她认识的那个柳云止吗??

  是她以为死的不能再死的柳云止??

  舞如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所有的事情想了一遍,悲催的发现那人确实最有可能就是柳云止。

  冰渊结界前的能量暴动,能将她打到凡间,也能将柳云止打到凡间啊。而且他们落下的地方都是在一起,刚好便是云王一家出事的地方。

  理所当然的他被认为世子,她被认为郡主。

  那么重的伤,除了修士谁能行动自如。

  而且醒后,她不知柳云止身份,以为他就是世子。柳云止面对众人称呼世子,估计也是一脸懵逼,因此直接选择失忆。后来面对她叫哥哥,直接就认了。怕是柳云止下意识以为自己就跟那位死去的世子长得一样……

  他们都为对方找好了借口,然后一路好哥哥好妹妹的相处了过来。

  怪不得她觉得自家便宜哥哥看上去有些面善好像哪里见过,原来是前世被她所杀,今生跟她一起前往东夷山的柳云止!!

  舞如是:“……”以后见面这特么就尴尬了。

  “郡主,郡主?”付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隐隐有几分古怪。

  这位郡主听他说话都能走神溜号,修真界的事情在凡间可是秘辛啊,不是传承过百年的世家根本没有听过。

  这位郡主倒是不咸不淡的,莫非她听过?

  想想也是应该,毕竟不说庆阳公主是皇室子女,皇室之中收集的秘辛她能了解也很正常。就说云王,当初征战四方,能知道些许东西也不意外。

  若舞如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估计会尴尬的一笑,然后叹息道,人啊,总活在自己脑洞里。

  舞如是轻咳一声,说:“所以呢,你今夜前来只是为了揭穿世子的身份?”

  她随口问道,心里却有些纠结,搞了半天,云王一家子没有一个生还的。她这位郡主和柳云止那位世子都是假的,这下欠了云家的因果可真大发了。

  都是柳云止那个祸害。

  舞如是咬牙暗骂,知道了那人身份后,她顿时一肚子火气没处发。

  付锦不知道舞如是在想什么,他问道:“我想知道郡主让人冒充世子的原因。”

  舞如是嗤笑一声:“要什么原因,你只需要知道不管是我还是太后或者是云家军,都需要一个世子。”

  国师皱眉想了想,叹息道:“即便如此,郡主可知,修士是不能干预凡尘俗世的。”

  舞如是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柳云止不同,一切的根源都来源于来,他造成的因当然由他了解一个果,虽然牵扯到她身上让人不爽,可好歹被天道认可不会随意被五雷轰顶,业障缠身。

  “你直接说你的目的吧。”舞如是不耐烦道。

  付锦被噎了一下,从上首走了下来,郑重的道:“我想请郡主帮忙引荐一下世子。”

  能说出世子二字,证明付锦暂时还不想揭穿柳云止的身份。

  舞如是疑惑道:“你可以自己去找他,作甚多此一举让我引荐。”

  付锦哆嗦了一下,咬咬牙说:“因为我怕他,在修真界,年轻一辈就没有不怕他的。若我就那么撞上去,怕是没命回来。”

  对待修士,那人可完全不像对待凡人这般温和。

  舞如是:“……”出息,就这德行还能修道?坑爹还差不多。

  “行了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我会转达的。”舞如是不在意的说。

  眼看付锦要走,舞如是才想起要问的事情,她立刻直起身子,问:“当年太后生了几个孩子?”

  付锦讶异的看了她一眼,像是没想到她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告知:“当年太后被太医诊断是龙凤胎,女儿便是庆阳公主,儿子赐名魁,被先皇暗中用死胎换走,入主暗影阁。”

  说起这些,付锦也有些伤感:“先皇当年也不想如此,可即便他再怎么喜爱太后,也不能跟江山社稷比。当年外戚已经很强大了,先皇害怕皇子登基后外戚专权。但太后是他喜欢的人,云魁是他心爱的儿子,所以只能将孩子抱走,在另一处养大。”

  舞如是:“……”这是什么奇葩脑回路。

  “那位皇帝也是个软弱的人。”舞如是说道,但对于皇帝那种为了天下大义伤害心上人的行为还是看不惯。

  不是行为,而是那个位置。自古以来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先皇想要守住心爱的女人就要放任江山被外戚窃取。要防着外戚,就已经对不起心爱的人了。

  还不如从开始就冷心冷情,谈爱多伤身伤心。

  舞如是没有在那个位置上,所以也不能以她的立场评判什么,只是觉得冥冥中还是有天意的。

  这么二十年来,外戚早就被当今陛下打压的只剩下个空壳,就是那位镇国公府,手中一丁点实权都没有,云魁再去继位正好解决了她头疼的问题。

  毕竟她和柳云止是修士,不管欠了云家多少因果都不可能直接坐上皇位的。

  本来她还发愁,想着要不要抓了云卓�或者云卓文篡改个记忆让他当皇帝,现在好了,有现成的人选她也不用将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