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暗影

娘子,你无情 +A -A

  舞如是没有搭话,她闭了闭眼,将浑身的剑气收敛的干干净净,那双无情冰冷的凤眸重新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这才笑嘻嘻说道:“所以他损了夫人又折兵,活该啊。”

  柳云止定定地看着舞如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妹妹看上去有些违和。

  这感觉不是第一次,但这次尤为强烈,特别是手中有剑和没剑的区别。

  “哥哥,你在想什么?”舞如是蹭进柳云止怀里亲昵的问道。

  柳云止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思路顿时被打乱了,他摇摇头道:“我在想这些尸体摆在这里该怎么办?”

  舞如是挑眉,指着远处不紧不慢赶来的官兵说:“呐,收拾烂摊子的人不来了吗?”

  眼看官兵即将走到跟前,舞如是拉着柳云止迅速朝着云王府跑去,完全不理会那些人铁青的脸。

  站在云王府前,舞如是和柳云止心情都颇为复杂。

  柳云止看着那金光闪耀,龙飞凤舞的云王府三个字,一道白色的身影似乎出现在脑中。

  他不强壮,但顶天立地。他掌握千军万马,但儒雅慈爱。

  他对敌残忍心狠,抱着自己孩子却生涩的手足无措。

  云王……

  柳云止有些怔然。

  云王一家因为他而有如此灾祸,兜兜转转,他以云王之子的身份回到这里,只为了偿还因果吧。

  “哥哥,你在想什么?”亲切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柳云止揉了揉她的脑袋,说:“我在想……父亲。”

  父亲?

  舞如是笑笑说:“父亲以军功被破例封王,很是威风。”

  她上前一步,伸手推开大门,门内两边,数百仆从分列两边,恭敬的叫道:“参见世子,参见郡主。”

  舞如是目光闪了闪,这就是那位皇帝陛下给安排的下人吗?

  “起来吧,之前干什么,现在依旧干什么。管家呢?”舞如是上前一步开口道。

  后宅之事,古往今来便是女人做主。

  柳云止也没想过要管,他随手指了一个小厮,道:“以后就跟着我吧,去书房,带路。”

  “是。”

  柳云止离开后,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面白无须,舞如是瞬间便清楚这人是太监。

  她颇有些玩味道:“原来你就是管家,叫什么?”

  管家谦卑道:“奴才曾安。”

  舞如是点头,说:“曾管家,既然云王府一切都由你打点,那么账本什么的一个月给我拿来一次便好。另外,云王府现在由我做主,一切都按照我的规矩来。”

  “两个月轮换一次管家,谁上位看能力了。”说罢也不管曾安难看的脸色和其他人的小心思便回到了房间。

  房间布置的还算典雅,处处透着水墨丹香,墙上挂着的都是大家做的画。

  可再怎么好,都只是一无是处的酸儒。

  舞如是眼光一闪,那些价值千金的画瞬间作化为一团灰烬。

  神识在周围探查了一下,发现再没有其他人时,舞如是从怀里拿出金牌,道:“出来。”

  一道黑衣蒙面的影子凭空冒出,单膝跪在舞如是面前。

  “暗影首领?”舞如是试探的问道。

  影子声音沙哑,仿佛许久没有说话:“是,属下云魁,暗影魁主,见过如主。”

  云魁对舞如是没有丝毫轻视,或者说,其重视程度比对太后还高,毕竟在大街上那一场刺杀足够他大致估算出舞如是的武力值了。

  云如的实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强,云魁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闪过一道莫名的情绪。

  舞如是坐在桌前撑着下巴,问:“暗影多少人?”

  影子虽然跪在地上,但身形没有一丝晃动,像个木头桩子似得:“回主子,暗影共三千人。分别由管理阁、情报阁、暗杀阁、珍宝阁四部分组成。”

  舞如是有些惊讶:“你说的情报阁暗杀阁我大致清楚,管理阁和珍宝阁是做什么的?”

  影子没有丝毫隐瞒道:“管理阁乃是审核过情报阁提交的任务后发布任务的,珍宝阁是收敛暗杀阁和情报阁提供的财产。”

  舞如是恍然,这四阁倒是环环相扣啊,创建暗影的人还真是不容小觑,她兴味的问:“创建暗影的人是谁?”

  暗影沉默片刻,回道:“影主乃是云王。”

  舞如是:“……”这可就尴尬了,原来是她名义上的爹创建的。怪不得能带着老婆孩子平安生活二十年,云王本身的能力说明一切。

  若他出身皇室,这皇位还有现在这人什么事儿。

  了解完基础的东西后,舞如是可没有忘记她本来目的:“挑选五十人轮番保护太后安全,绝不允许出现丝毫差错。”

  “是。”云魁站起身,刚转身便听见那清淡的声音不经意问道:“你姓云,与皇室有什么关系?”

  “并无。”云魁声音依旧干涩,没有丝毫起伏。

  舞如是点头道:“去吧。”

  好似刚才真就是随口一问,不管云魁答什么都没关系。

  云魁却出了一身冷汗,他定定的看了眼房间内趴在床边玩闹的小姑娘,眼里的情绪汹涌晦涩。

  隐隐想去亲近,却不知为何又沉寂了下去。

  直到云魁离开,舞如是才抬眸朝着他之前站着的地方看了一眼。

  这人与太后之间的血脉联系她绝不会感应错,太后不知说她只有一个女儿吗?怎么忽然又冒出来一个儿子。

  这其中的问题,看来还需要找人问问。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管家的声音:“郡主,门外有客人求见。”

  什么客人不去见世子而见郡主?而且以她的身份,也不是谁都能见的,既然管家能来禀报,证明这人的身份还是不一般的。

  舞如是神识一扫,动作一顿,嘴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将人请去客厅!”

  这可真是瞌睡就送枕头啊,她正想找那么一个能给她解密的人呢。

  “是,郡主。”曾安立刻前去请人。

  书房内,柳云止随手将话本放下,有些疑惑的看向窗外,他怎么来了?

  客厅内,管家刚奉上茶,舞如是便走了进来,换上一身红袍的她如骄阳般耀眼,眉宇间的傲然贵气更是展露无遗。

  “国师大晚上来我云王府,不会是找本郡主谈情的吧。”舞如是洒然一笑,随意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