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刺杀

娘子,你无情 +A -A

  眼看这人就要气出个好歹来,云卓文也被舞如是这随口就扣帽子的能力吓呆在原地,柳云止连忙忍住笑意上前劝道:“如儿,别吓唬三皇子。”

  舞如是撇撇嘴:“谁吓唬他了,他刚才说那话你也听见了,奶奶也听见了。那么不要脸的话,说的好像他就是王法一样,他不想造反都不可能。”

  嚯嚯嚯!

  云卓�气的半天说不出话,再看看太后那冰冷警惕的神色,直接吓得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皇兄,皇兄……”云卓文哆哆嗦嗦的上前喊道。

  “够了。”太后猛一拍桌子,指着两位皇子一脸怒火道:“看看你们那德行,立刻回去反省,没有哀家的懿旨不准出来。”

  “是,是太后。”云卓文心惊胆战道。

  门外侍卫默契的走进来将两位皇子给拎了出去,在这慈安宫,谁都知道太后见不得两位皇子。二十年前,若非庆阳公主被算计,也许云世子早就是皇长孙了,怎么可能会在外流落十几年。

  看着碍眼的人消失,太后扭头看着舞如是一脸幸灾乐祸,慈爱的说道:“看你调皮的。”

  舞如是吐吐舌头,讨好的坐到太后身边,说:“我这不是不高兴吗?凭什么他可以锦衣玉食横行霸道,我却跟哥哥风餐露宿,连爹娘都失去了。”

  太后脸一沉,摸着舞如是的头发语气阴沉道:“哀家都知道,你们受的苦哀家都会讨回来的。”

  一个小小宫女生出的孽种算计了她的女儿女婿登上皇位,如今害的他们失去了性命后竟然还想将主意打到她的孙儿孙女身上,她即使退居后宫二十年,也有办法让这晋国的天变了。

  “不过你们自己也要小心。”太后严肃的嘱咐道:“你们安全回到京都,陛下即使明面上不会对付你们,但暗地里的阴谋绝不会少。”

  太后摆摆手,一直站在身后沉默的齐�麽会意,转身走到床边,不知手按了哪里,忽然出现一个暗格,她从里面拿出一面令牌递给太后。

  太后摸着金色的令牌,神色缅怀温柔,舞如是等人也没有去打扰。等太后回过神来,这才笑着说道:“这是先皇送给哀家防身的,哀家当年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无论谁上位,哀家都不是亲的。先皇担心哀家会受到磋磨,所以将这块儿调动暗卫的令牌给了哀家。”

  “皇上一直忌惮奶奶,就是因为这块儿令牌?”舞如是问道。

  太后眼里的怀念消失,脸上带着嘲讽:“是啊,他想要这块儿令牌,所以才妥协哀家去找你们一家,作为交换,哀家会将一半的暗卫交给他。”

  “可他竟然贪心不足想要全都拿去,还害死了哀家的女儿,他该死。”太后此时没有一丝掩饰,神色狰狞凄厉的仿佛厉鬼。她这辈子就那么一个女儿,可偏偏在回来的途中被杀了,这让她如何能咽下那口气。

  太后情绪平静下来后,将令牌交给舞如是,说:“这本来是要交给你娘的,但她当年走的太过匆忙。现在这枚令牌奶奶交给你,拿着它保护好你和你哥哥。”

  舞如是没有推辞,她弯了弯眉眼,说:“奶奶放心,我会照顾好哥哥的。”

  柳云止摸摸鼻子,对着太后抱怨道:“奶奶,你把如儿都宠上天了,什么好东西都留给她,她要是欺负孙儿怎么办。”

  太后被他那苦瓜脸给逗笑了:“你呀,别以为哀家不知道你们兄妹感情好呢,去去去,别来烦我这老婆子,去玩你们的吧,这天下终究是属于年轻人的。”我的孙儿这么优秀,晋国不是你的都不可能。

  舞如是和柳云止被赶出了慈安宫,看着威严贵气却落寞孤单的宫殿,舞如是心墙有些复杂。

  “哥哥,你说我们回去做土匪的话,能把这座宫殿搬走吗?这样奶奶也不会孤单了。”舞如是忽然说道。

  柳云止:“……你是认真的?”

  舞如是对上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眸,认真道:“我是说笑的。”

  柳云止:这一点都不好笑。

  等出了皇宫,两人神识一扫便知道云王府在哪里。推辞了皇帝派来引路的人,一路朝着云王府而去,结果半道上就出了事。

  看着面前这群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装扮,舞如是扬了扬下巴,傲气的问:“你们是哪家的死士?”

  死士没有说话,直接冲上前就砍人。

  舞如是气急败坏的将柳云止拉到一边,说:“哥哥,你呆在这里别动,被误伤了就不好了。我去会会这群人,一言不合就杀人太造孽了。”

  柳云止:“……”别以为我没看到你那兴奋的眼神,有个战斗疯子的姻缘太心累。

  舞如是挡在柳云止面前,伸手在腰间一抹,银白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拿到剑的那一刻,她整个人的气质就变了。

  不再跳脱张扬,不再调皮高傲。

  反而是一种百折不挠、寒意森森的决绝。一往无前,决不后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死士们被震了一下,即使脑中的警报一直警告他们危险,即使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可看着这位娇滴滴的小姑娘,众人下意识没觉得她有多厉害。

  于是一拥而上,扑过去杀人。得空的人还想办法突破防线想要杀了柳云止。

  舞如是眼神冰冷森寒,锐利无情,每刺出一剑都带走数条人命。剑势大开大合间,蕴藏着无上大道。

  柳云止正看得入神,一把剑斜刺过来。他头也不回,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就在那把剑将要刺中柳云止时,一道白影眨眼间便来到柳云止身前,抬手间便将那人和剑打飞了出去。

  眼看着人都死了大半,剩下的死士还不依不饶杀来。舞如是有些烦躁,本想练练剑招,谁知凡尘这些人太次不说,剑招偏诡偏邪,并非正道,舞如是也便死了心。

  她捡起地上的一截断剑,随手一弹,断剑携带着无尽的威压如同有了灵智的神兵一样,飞出去将所有死士咽喉割断。

  哐当。

  断剑落在地上,柳云止垂眸,声音低沉嘲讽:“看来那位陛下豁出去在试探令牌在没在我们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