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兴师问罪

娘子,你无情 +A -A

  一个月前,宁息回到太一仙宗,知道柳云止的魂灯还亮着,便清楚那人并没有死。但看魂灯那暗淡的样子便能看出,柳云止即使没死,也好不到哪里去。

  于是他一直暗中派人去搜寻柳云止的消息,找到人拿回古墓传承便直接杀掉他,没想到这人竟然逃到了凡间。

  柳云止,你可真是能跑啊。

  “宁师兄?”付锦叫道。

  宁息回过神来冷哼一声,道:“带回宗门?那人可是柳云止。”

  付锦一懵,下意识问道:“翻手乾坤风云涌,覆手兴衰止眸中的柳云止??”

  宁息眉眼间满是杀机:“当然,你以为这世间还能有几个柳云止。”

  听到肯定的回答,付锦心里有些哆嗦:“师兄,柳师兄怎么会来到凡间,他不会是知道我们做的事了?”

  宁息脸色一沉:“闭嘴,我们做什么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

  付锦抖了抖,没敢再说什么,沉默了会儿,他试探的问:“那现在该怎么办?”

  宁息笑了笑,道:“怎么办?他是被我追杀入凡间的,你想办法杀了他就是。”

  杀、杀了柳云止??付锦差点没吓尿。他呻~吟一声,觉得自己可以先自裁而死了。

  柳云止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那可是尸海骨山杀出来的,别看那厮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动起手来却绝不会给人留下全尸。光听名字都差点没将他吓死,敢都柳云止动手,魂飞魄散都是轻的。

  “怎么,不敢?”宁息问道。

  付锦老老实实道:“不敢。”

  “废物。”宁息忍不住骂道。

  付锦没有接话,被骂两句算什么,能活命比什么都强。而且,柳云止可比宁息强太多了。

  宁息神色冰冷的看着付锦,见这人油盐不进,不由道:“你是不是忘了这些年你做的事?还有你妹妹可还在宗门内。”

  付锦:“……”他咬咬牙冷声道:“宁息,你不要欺人太甚。”

  宁息嘴角一勾,笑得坦然:“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我不想在太一仙宗还见到活着的柳云止。”

  说罢,旋光镜上的人影消失,一片漆黑。

  付锦气得手都有些哆嗦,他知道若是不按照宁息的吩咐办事,妹妹绝对活不了。可宁息的心性他更清楚,即使照他说的做了,他和妹妹也是必死无疑。

  付锦看着手中的镜子,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慈安宫,此时柳云止和舞如是正陪着太后说话。

  “奶奶,我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年轻,刚才我走进来的时候还以为你是皇后呢。”舞如是声音甜甜的说。

  太后被哄的很开心,没有女人不爱美的,更何况是位高权重什么都不缺的女人。

  柳云止坐在一边笑着说:“就你嘴甜,瞧奶奶都把我给忽略了。”

  太后立马心肝宝贝的将柳云止搂在怀里,说:“哀家怎么会忽略乖孙呢,瞧瞧你,还吃妹妹的醋呢。”

  柳云止声音温和道:“如儿是个皮猴子,可这嘴巴最会哄人了,孙儿当然那会吃醋了,奶奶若是不疼孙儿,孙儿可不依。”

  即使说着撒娇的话,柳云止依旧彬彬有礼。

  看着这样优秀的孙儿,太后不可避免的想起当年的庆阳公主和云王,一时间竟伤感了起来。

  “哀家本以为阔别二十年便能见到你们父母了,可没想到……”太后忍不住哭了起来:“早知道哀家便不会让皇帝去查你们一家的消息,这样哀家即使见不到人,可好歹哀家的女儿女婿还好端端活着。”

  舞如是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她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落寞:“奶奶,爹娘要是知道你这么难过,心里肯定也不好受的。”

  柳云止黑白分明的眼底深处潜藏着淡淡的哀伤,让人忍不住想要落泪:“奶奶别哭,哭坏了眼睛孙儿会难受的。”

  他神情真挚,白皙的手轻柔的擦去太后脸上的泪痕,说:“万般皆是命,还好上天保佑孙儿和妹妹平安回到奶奶身边。”

  看着这么优秀的两个孩子,太后心里的疼爱怎么都忍不住:“齐�麽,去催催御膳房,让做个……”

  正说着,外面嘈杂的声音传来,太后脸色一沉,整个慈安宫的气氛都沉重压抑了起来:“去外面看看,到底谁敢在慈安宫闹事。”

  “不用了太后娘娘,是孙儿。”阴冷的声音传来,只见云卓�和云卓文满身伤痕狼狈不堪的走了进来。

  太后本想呵斥两人不懂规矩直接闯进来,但看到两人的模样惊了一下,即使早知道是怎么回事,脸上却故意带着惊讶,问:“小三小四,你们这是怎么了?”

  “太后娘娘,你一定要为孙儿做主。”云卓文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指着舞如是和柳云止骂道:“是那个贱人,她竟然……”

  “混账。”太后怒气冲冲道:“怎么说话呢,他们是你姑姑的孩子,是你们的堂弟堂妹。堂堂皇子,开口闭口那般粗俗,国子监的太傅是怎么教的。向你堂弟和堂妹道歉。”

  云卓文傻眼,明明是他们来告状的,怎么到头来反而被罚的是他们。

  云卓�盯着舞如是,阴柔的脸上满是阴狠,那双毒蛇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舞如是:“太后娘娘,是堂妹当街打人的,孙儿这一身伤可不是自己作出来的。而且京兆府尹也被抬了回去,这些您不理会的话,怕是朝堂上也说不过去吧。”

  舞如是直接跳了出来,空口白牙就污蔑人了:“若非你挡住我的路,惊了我的马,我能打你吗?坐着那么大马车在大路上再加上护卫横行霸道的让别人怎么走?路都被你占了还要不要脸。”

  云卓�被气的脸色发青,说话都不过脑子了:“本皇子走了二十年,还第一次听说挡了别人的路。谁敢说本皇子占了他的路,本皇子没走谁敢抢道。”

  舞如是抓住他的小辫子直接踩上去,阴阳怪气道:“三皇子很威风啊,谁敢?难道连陛下都能行吗?你是准备造反吗?”

  吧唧!

  云卓�腿一软直接吓得跌在地上,指着舞如是浑身气得发抖,三言两语就给人扣了那么大一个帽子,这颠倒是非的能力简直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