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国师大人

娘子,你无情 +A -A

  皇帝似乎又回到当年还是皇子的时候,明明庆阳只是女孩子,却处处压了他一头。若非庆阳是女儿身,恐怕这皇位还落不到他头上。

  还有那位异姓王,就因为娶了庆阳便被先帝赐为皇室云姓,还处处看不起他。把持朝政,跟他作对。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皇帝深吸了口气,将胸中翻腾的杀机隐下,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一眨眼间,皇姐的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

  “陛下。”柳云止和舞如是轻声叫道,两人都没有行礼。在这俗世界中,还真没人能承受得起他们一礼。

  皇帝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瞬,脸上的笑容没有那么熟络了,他问:“之前崔鑫急忙拉着太医前去给你们看诊,没想到太医刚回到宫中,你们便来了。”

  顿了顿,他脸上带着担忧道:“朕听太医说,你们身上都带着伤,现在如何?”

  柳云止安静的站在那里,玉冠束发,眉梢眼角俱是温柔笑意,通神气派雍容华贵,仿佛站在九霄之上的凌霄宝殿。

  那逼人的气势让皇帝脸色愈发的难看,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眸,越发显得自己自卑低贱到尘埃。

  瞬间,皇帝心中的杀意怎么都忍不住。

  “陛下,我和妹妹的伤并非单单吃药就能好的,让陛下为了这点小事操心,云行心里过意不去。”柳云止语气慢条斯理道,每一个字眼都咬的极其清楚,一举一动都带有良好的教养。

  皇帝眼神晦暗,目光落在舞如是身上,说:“小如呢,可有大碍?”

  舞如是扬眉一笑:“陛下,我当然不会有事了。父亲母亲不幸离世,我还没有给他们报仇,怎么可能先倒下呢。”

  她眉眼间都是笑意,一身白袍清冷冰寒,皇帝看罢只觉得一股股寒意从心底冒出。

  “陛下,国师大人到了。”门外,小太监的声音让皇帝脱离了这等窘迫的困境。

  “快请。”皇帝迫不及待说道。

  柳云止和舞如是也朝着门外看去,在他们神识的感知中,来人竟然还是筑基后期的修士。

  柳云止垂眸沉思,似乎在太一仙宗内的卷宗有写,外门弟子有一项前往凡尘各国的一个任务,他们成为凡尘各个国家的国师,第一是发掘有灵根有天赋的弟子,第二是守卫下界和平。

  而这个任务的期限便是每百年轮换一次,奖励十分丰厚,也只有外门那些天赋极差,完全没有资源的弟子才会接受这个任务。

  那么,来人应该是他的同门师兄了。

  柳云止嘴角翘了翘,这可真是意外惊喜啊。

  舞如是上辈子跟在宁息身边那么久,对于太一仙宗的事情不说全部知道,但有些隐秘还是清楚的。

  就因为知道来人是太一仙宗的法修,她才更是不喜。

  “陛下。”来人一身白袍上绣着繁杂的让人看不懂的符文,浑身气质清冷出尘。

  柳云止和舞如是:“……”妈的这人比我们还会装。

  柳云止的目光从那衣服上一闪而过,防御符文只记了个残篇还好意思绣出来,简直是给门派丢脸。

  舞如是的重点是落在国师的脸上,这人很面熟啊。她一双凤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国师,这可真是巧了啊,碰到前世跟在宁息身后的家伙啊。

  皇帝可没有理会两人那复杂的感情,他连忙上前道:“国师,这两位是朕的侄子侄女,麻烦您给他们瞧瞧,太医说他们重伤在身,很难痊愈。”

  付锦矜持的颔首,目光落在舞如是和柳云止身上,神识倾巢而出

  舞如是和柳云止不约而同的将神识全都收敛了起来,周身的灵力也掩藏了,有些不适应的任由那道神识在身体上打量,两人眉头皱起,有些忍不住想要杀人,还好付锦探查完后立即收回了神识。

  “回陛下,郡主和世子的伤势确实很重,能行动自如也多亏了两人内力高深。”国师说道,脸上也有些惊讶。

  没想到凡尘俗世中也有根骨这么好的人,可惜这位郡主一身剑气,不过有一位世子也够了。

  皇帝听到他的断定这才舒了口气,只要不是这两人有诡异的法子伪造出来的伤势,他便能想办法将他们杀了。

  “辛苦国师了。”皇帝说道。

  付锦摇头道:“陛下严重了,世子和郡主的伤势由太医便可治疗,若有其他问题,可以直接前来找我。”

  柳云止和舞如是直接就笑了:“多谢国师,想来我们定会去叨扰的。”

  付锦点头,朝着皇帝说了一声便直接离开了。

  皇帝:“……”他必须找国师谈谈了,他只想这两人死,完全没有想救人的意思。

  “陛下,太后娘娘派人来请世子和郡主前去慈安宫。”小太监的声音忽然响起,让皇帝有些烦躁。

  看着面前身子挺拔,气质卓然的两人,再想想自己那两个儿子,皇帝意兴阑珊的摆摆手,道:“你们去见见太后,朕已经派人将云王府整理好了,下人也已经送去。见完太后,你们直接回云王府吧。”

  “是,陛下。”柳云止和舞如是应道,直接离开。

  国师殿,付锦推开门对着随从道:“你们下午吧,不用跟着了。”

  “是。”

  关上殿门,付锦想起刚才那两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从怀里拿出旋光镜,拂袖在上面划过,镜面一闪之后,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镜中。

  “宁师兄。”付锦恭敬的叫道。

  宁息眉目舒展,嘴角挂着柔和的笑意,问:“付师弟忽然使用旋光镜,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付锦皱眉道:“今日晋国来了一人,骨龄均不过三十,但内力修为已经达到了破碎虚空飞升修真界的阶段。”

  “哦?”宁息神色一闪,说:“将那人的影像传来我看看。”

  付锦神识一动,在半空中直接形成一道身影,栩栩如生恍如真人。

  “宁师兄,便是这人,要不要我传授他太一仙法,待期限到后,将人带回宗门?”付锦说道,完全没有看到宁息对上黑袍人影那冰冷狠戾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