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皇上有请

娘子,你无情 +A -A

  薛净不知想到什么眼神一闪,依旧十分友善道:“我们茶都喝了几杯了还不知两位姓名?”

  柳云止笑了笑,如沐春风,没有丝毫隐瞒道:“在下云行,这是妹妹云如。”

  云行、云如!

  这名字略耳熟啊。

  三位公子哥:“……”这不是情报上写的云世子和如郡主吗?

  顿时,雅间内一片死寂。

  还是舞如是率先打破这沉郁的气氛,满是活力的声音带着京都贵女没有的神采飞扬:“怎么,你们听过我们名字?看你们那副表情,似乎我和哥哥很出名啊。”

  什么似乎,那根本是太出名了好吧。

  楚天无语了片刻,立即站起身说:“原来是云世子和如郡主,是我等眼拙没有认出来,以茶代酒向两位赔罪。”

  郭峰和薛净也站起身端着茶杯朝着两人赔罪:“一直听闻两位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人中龙凤。”

  柳云止弯了弯眼眸,温文尔雅:“三位言重了。”

  舞如是将茶杯刚举到嘴边又放了下去,目光朝着门口看去,一队军队将这里通通包围,轻缓的敲门声响起。

  舞如是立刻朝着柳云止道:“哥,官兵来了,我们要不要快跑?”

  郭峰干咳一声,干巴巴道:“郡主,以你们的身份不用逃得。”

  舞如是这才恍然,笑着拍拍郭峰的肩膀,得意道:“你不说本姑娘都忘了,本姑娘现在是郡主不是土匪,晾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郭峰僵着脸揉了揉肩膀,在心里暗翻白眼,傻姑娘,一句话就将自己给暴露了。

  不过世子和郡主竟然成了土匪,那云王和庆阳公主二十年前逃离后不会直接就选了一处地方占山为王吧。

  柳云止没有理会他们,朝着门口说道:“请进。”

  意料之外的,走进来的是一身冷气的崔允和气喘吁吁的林卓沛。

  “微臣参见世子,郡主。”崔允道。

  身后跟着除了季斐然林卓沛等人,其他人都惊呆了。

  世子?郡主?他们脑袋一转,瞬间想清楚了两人的身份。

  皇帝派崔允去接云王一家这并不是秘密,而能被崔允这么叫的,也只有那位传说中的云世子和如郡主了。想通这一茬,各家的探子迅速朝回赶去。这可是足够影响朝局的大消息,所有人都不敢耽误。

  “崔将军可是来抓人的?”柳云止调笑道。

  崔允面无表情,周身的冷意让人退避三舍:“回世子,皇上有请。”

  舞如是挑眉:“怎么?只请了哥哥?”

  崔允立刻道:“并非如此,还有郡主。”

  柳云止站起身对着郭峰三人道:“在下要进宫面见圣上,三位……”

  “世子去吧,我们下次再一起聊。”薛净开口道。

  “如此甚好。”柳云止笑道。

  然后便与舞如是跟着崔允朝着皇宫走去,远远地还能听到他们的交谈声。

  “哥哥,你知道皇帝长什么样吗?”

  “不知道,不过听说皇帝长的很威严。”

  “啊?那你说我宰了皇帝,唔唔……”

  “闭嘴,不该说的话别乱说。”

  听到这段对话的人无一不冷汗直流,后背都被侵湿了。走在两人前面的崔允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有些皲裂,就连林卓沛和季斐然都嘴角抽搐。

  雅间内,楚天抹了把冷汗:“我现在相信这两人以前绝对是做土匪的。”

  郭峰揭开衣服看着自己青紫的肩膀,苦笑道:“我早就相信了。”

  毕竟,谁家姑娘能这么粗暴力气这么大,但他还挺佩服云王和庆阳公主的,即使做土匪,两个孩子养的都还不错。

  薛净一口气将茶喝完:“……让我缓缓。”

  皇宫内,皇帝一脸阴沉的坐在书房,地上跪着张太医等人。

  “你们不是说云行和云如身受重伤吗?重伤的人能当街纵马殴打皇子?真以为朕是傻瓜呢,朕看你们是不怕死,竟然胆敢欺君。”皇帝冷声道。

  张太医颤抖道:“微臣不敢,求皇上明鉴,众太医一起诊脉绝不会诊错。”

  其他太医立刻附和,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他们绝对不敢乱说的。

  皇帝凝眉深思了一会,摆摆手道:“下去。”

  “是,是。”一众太医抹着冷汗一脸庆幸的退了出去,这命保住了啊,真是不容易。

  “张太医,你说这事儿是不是古怪,明明脉象先是那两位重伤在身,能起身就不错了,竟然还能动武,这可真是诡异至极。”一位白胡子太医说道。

  旁边的中年太医也凑上来:“对啊,这事儿却是诡异,不过听陛下的意思,好像不太想……”

  “闭嘴。”张太医立刻低声吼道:“不管陛下怎么想的,擅自揣测圣意不想要命了?!”

  中年太医立刻闭嘴,心惊胆战的朝着四周看看,再也不敢乱说话,即使陛下想要那两人死,这事儿可不是他能管的。

  慈安宫,一身凤袍的华贵妇人半躺在软塌上,身边的�麽给她打扇。

  “这么说,那两个孩子已经朝着宫中来了?”妇人开口道。

  一旁,头发花白的老�麽立刻道:“是呀太后,估摸着时间,也快到太清宫了。”

  那位妇人便是太后了,保养得益的脸丝毫看不出已经年过五旬,给人的感觉反而是风韵犹存的三十贵妇。

  太后笑了笑,语气却认真冷寒:“扶哀家起来吧,陛下动作这么快,哀家可会担心小孙子和小孙女出事呢。”

  太清宫,皇帝琢磨了一会儿,道:“去请国师。”

  一道风吹过,即使没人回话,但皇帝却知道有人已经接到他的命令去办事了。

  “陛下,云世子和如郡主到了。”门外,小太监轻声禀报道。

  皇帝眉目一扬,阴沉的脸色瞬间变得慈爱温和,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急切和亲切:“快让朕的侄子侄女进来。”

  门外,舞如是和柳云止对视一眼,默契的走了进去。

  迎面,皇帝一身威严的坐在案桌后,表情有些激动,可谁也不知道他心底的杀意。

  只一眼皇帝便清楚,这两个孩子比他两个皇儿强多了。

  不管是翩然如风、矜贵雍容的柳云止,还是洒脱不羁、傲然如风的舞如是,都是那么优秀。

  优秀的……让他忍不住想要将这两人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