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你们是想造反吗

娘子,你无情 +A -A

  巡逻队姗姗来迟,看到这乱成一团的场面脸色变得青白,毕竟这里面可是有两位皇子呢。

  京兆府尹第一时间先是派人朝两边的百姓打听消息,毕竟敢在天子脚下揍了天子的两个儿子,这身份定然不一般……

  个屁啊,原来是今日突然进京的土包子。因为不认识皇子,直接动手挑衅,这还得了。

  “来人,给本官将这群暴徒拿下。”京兆府尹大声喊道,生怕别人听不到。

  舞如是听到这声音直接就怒了:“你这官是怎么当的,哪个是暴徒,你还分不分青红皂白?空口白牙就像污蔑本姑娘,反了你了。”

  说着,冲着守卫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道:“武镖头,去给本姑娘揍,打死了算我的。”

  武镖头嘿嘿一笑,道:“得令!”

  说罢,身形一闪便飞到京兆府尹面前,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了他身上。

  跟随的师爷脸色发白,浑身冒汗,说话都有些哆嗦:“你们……你们这群人是想要造反吗?”

  “恩?”舞如是一鞭子抽在师爷脸上,将那白皙的脸抽得皮开肉绽:“能动手就别吵吵,再敢乱说话,本姑娘就宰了你。”

  师爷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野蛮的女人,顿时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条街道一旁的酒楼上,靠窗站着三位气质非凡的公子哥。他们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青衣的郭峰微微一笑,眼里带着惊奇道:“能见到这种场面,今日出来一趟还真是值了!”

  出来跟友人吃顿酒都能碰到有人揍了两位皇子,这可真是太意外了。

  薛净一身白衣,目光投向下方的闹剧,忽而像是看到了什么似得顿了顿,道:“敢对皇子动手,这群人身份定然不简单。”

  就冲着那像是局外人的黑袍青年,他便敢断定。毕竟,能有那么一身气质的人,不可能毫无背景。

  “我看不见得吧。”一身蓝袍的楚天哼笑一声,说:“京兆府尹动手前定然向周围的人打听了那女子的身份,没有任何背景才敢下令的。”

  他低头,正好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青年似乎也在诧异,但随即反应过来,眼里本来是春风拂面的清浅笑意立即像是蕴满了细碎的阳光般晃眼。

  楚天与薛净面面相觑,拿起手中的茶杯遥遥相敬。

  柳云止唇角弯的弧度更大,浑身都散发着暖暖地光芒,清风吹来,撩起那乌黑的长发,翩然如风,如匪君子。

  “哥哥。”清脆的声音忽然在身边响起,不知何时,舞如是已经来到了柳云止身边。她抬头看了看楼上的三人,狡黠的问:“哥哥想要交新朋友吗?”

  柳云止扫了眼那三人惊讶的神色,道:“只是无意间碰到而已。”

  舞如是唇抿成一条直线,气质冰冷,眉眼间全是高傲:“既然如此,便聊两句吧。”

  说着便风风火火的拉着柳云止直接飞上了阁楼,站在了郭峰三人面前。看着舞如是手里染血的马鞭,三人条件反射的身上有些发疼。

  柳云止轻咳一声,带着歉意道:“打扰三位了,舍妹小孩子心性比较爱玩闹。”

  郭峰摇摇头,落在舞如是身上的目光满是赞赏:“无妨,这位姑娘身手不错。”

  舞如是扬眉,骄傲道:“你眼光倒是不错。”

  郭峰苦笑一声没有回话,薛净倒是接口道:“两位既然来了,便请坐吧,相逢也算有缘,喝一杯交个朋友。”

  柳云止从善如流的坐下,舞如是倒是拆台道:“什么有缘,我们是专门来京都的。”

  薛净被这姑娘直爽的性子噎了一下,楚天哈哈大笑,目光如电刺向舞如是:“小姑娘这脾气倒是直爽,不过两位知道你们惹得是什么人吗?”

  柳云止没有说话,他拿过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和舞如是添了杯茶,一举一动写意风流,潇洒闲适,连那浅笑的表情都给人一种翩翩君子、优雅矜贵的感觉。

  舞如是撇撇嘴,一口气咕噜的将茶喝完,举止虽然粗俗不符合贵女风范,但那潇洒不做作,坦然又不羁的气质却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新奇。

  “如儿,慢着点喝。”如泉水般叮咚作响的清澈嗓音带着淡淡的无奈和宠溺,让人有种耳朵怀孕的错觉。

  舞如是嘿嘿一笑,说:“知道了,真是�嗦。”

  然后她对着楚天道:“开始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来便知道了。当朝两位硕果仅存的皇子而已,又蠢又废,哼。”

  “姑娘,小心祸从口出。”薛净提醒道。

  舞如是嗤笑一声:“祸?什么祸能害到本姑娘。”

  忽而,她眉目一凝,身形一闪便来到窗前,看着街道两边快速赶来的军队,手在嘴边打了一个口哨,大声喊道:“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收到信息的土匪们直接收手,一溜烟儿的消失在原地,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等军队来了以后,只有满地的伤员,暴徒一个没有。

  阁楼雅间内,郭峰三人面面相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楚天咽了咽唾沫,干巴巴道:“两位……两位的手下还真是有性格啊,哈哈,哈哈……”

  舞如是笑道:“那有什么,想当初我们在山寨……”

  “咳咳。”柳云止轻咳一声,端起茶杯掩饰住了忍不住翘起的嘴角,一本正经的看着舞如是忽悠面前的几人。

  舞如是被这声咳嗽惊了一下,似乎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立刻改口道:“在我们家时,有人从家门口路过,都十分友好的跟我们交流,他们都是这么练出来的。”

  三位公子哥没有接话,刚刚那山寨二字他们听得清楚明白。所以,这群人是劫匪吧。什么有人从家门口路过,想都不用想,定然是有人从你们寨子前路过吧。友好交流?恐怕是去打劫呢吧。

  想到这些,三人顿时就尴尬了。

  这劫匪上京打了皇子,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啊,而他们却将这些人当成背景不凡的世家子弟,现在想想,哪家的世家子弟敢动手打皇子啊,这是不要命了吗,想来也只有无法无天的劫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