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冲撞

娘子,你无情 +A -A

  送走张太医后,别院里浓浓的药味有些呛人。林卓沛自发的带着下人负责抓药熬药,一众土匪留在这里当了护院。

  至于崔允,则是拎着崔鑫侯府去了。

  看着桌上的两碗药,再看看直勾勾盯着他们的林卓沛,舞如是眼珠子转了转,暗暗运气让脸色瞬间惨白,她声音虚弱道:“林卓沛,我有些难受……”

  柳云止脸上带着担忧,十分默契的跑到舞如是跟前,焦急的叫道:“如儿,如儿……”

  眼看人都快昏迷了过去,柳云止冲着林卓沛喊道:“快,快去喊太医。”

  林卓沛瞬间懵了,郡主刚才还好好地怎么忽然就奄奄一息了,他不敢耽误,立刻转身去请太医,若是郡主出了什么事儿……

  林卓沛打了个哆嗦,脚下飞快。

  看着林卓沛离开,舞如是直接起身,拉着柳云止就朝外面跑去:“哥,我们快跑,那么难闻的药我们千万不能喝。”

  柳云止有些头疼道:“你准备跑到哪里去?”

  舞如是看着面前的两匹骏马,神采飞扬:“当然是进城了,云王府现在还没人住,等我回到王府就不怕有人盯着我喝药了。”

  她的目光落在柳云止身上,换上一身锦袍黑衣的青年格外的雍容华贵,合该就是那王侯公子,天潢贵胄:“没人能保证那些药没有问题,要知道一路上没追上来的那些杀手此时应该已经都到了啊。”

  柳云止眸色一深,脸上带着微微歉疚,碎玉般的剔透嗓音淡淡响起,黑白分明的眼眸仿佛利剑:“抱歉如儿,我没有保护好你。”

  舞如是翻身上马,精致的面孔笑意盎然:“这可不是哥哥一个人的事,我也想要保护哥哥的。走,我们回京。”

  柳云止没再说什么,也没提给林卓沛等人留个口信,对着院中的护卫喊道:“上马,回京。”

  “是。”数十位护卫训练有素的翻身上马,跟着两人朝着都城赶去。

  听到动静急忙赶来的林卓沛季斐然:“……”两位主子居然跑了。

  “林卓沛,速去文远侯府将此事告知崔将军。”季斐然当即说道。

  林卓沛点头,此事也顾不上害怕老侯爷了,若郡主和世子闹出什么事这可就惨了。

  看到林卓沛离开,季斐然牵出一匹马便朝着舞如是等人的方向赶去,心中暗暗苦笑,这两位小祖宗就不能安分一些吗?这可是天子脚下啊。

  城内,华贵的马车内一路缓缓朝着城外而来,两边全都是穿着甲胄的护卫,路上不管是百姓还是纨绔子弟看到这辆马车,自发的让开路。

  马车内,两位身穿皇子袍服的青年端坐在内,姿态闲适。

  “三哥,你说这事儿是不是见鬼了,云王和庆阳死了,可那两个小孽种居然平安的回来了,派了那么多杀手都没顶用,这可真是古怪。”四皇子云卓文纠结说道。

  三皇子云卓�端着酒杯,阴柔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阴狠:“回来又能如何,之前请太医时动静那么大,谁知他们是不是快死了。”

  云卓文轻笑一声,拿起酒壶给云卓�添上酒:“无妨,即使没死,我也有法子让他变成死的。京都这块儿地方,可是我们说了算的。”

  就在这时,马车外传来嘈杂的声音,还有护卫的喊声。

  云卓�眼里闪过一丝怒气,烦躁的喊道:“什么事?”

  外面,护卫首领立刻回道:“回殿下,有一队人快马赶来,卑职拦不住。”

  “废物!”云卓文骂道。

  就在这时,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整齐的马蹄声响起:“前面的,让开路,撞上了本姑娘概不负责。”

  顿时,马车内两位皇子气得鼻子都歪了,纵横京都二十年,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不怕死的凑上来。

  云卓�揭开帘子看去,只见女子一身红袍骑着白马而来,漂亮精致,眉宇间满是神采飞扬,就像头顶的阳光一样灿烂热情。那双狭长的凤眸流转间,骄傲与魅惑让人忍不住沉沦。

  云卓�倒吸一口气暗道,尤物啊,没想到今日出来一趟还能见到如此尤物。

  “杨右,去打听清楚这位小娘子是哪里的,身份背景都不要漏掉,然后将人抓来。”云卓�沉声吩咐道,那双眼睛盯着那红衣女子,满是势在必得的光芒。

  此时云卓文也看到了女子,他语气酸不溜丢道:“恭喜三哥得到了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

  云卓�哈哈大笑,道:“四弟不必羡慕,为兄请她去家里坐坐,过几天便将人送到你府里。”

  云卓�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跟自己兄弟产生芥蒂,特别是他们有了共同敌人以后。因此,那女人不管怎么美。他也会在尝尝鲜后将人让出去。

  但他们都想当然了。

  这么片刻功夫,两方直接撞上了。

  舞如是控制着马将那辆华贵的马车撞散架,白马一声嘶吼,舞如是居高临下看着摔出来的两位皇子,冷哼道:“你们怎么回事,瞎了吗?本姑娘过来都不知道让路,若是本姑娘被撞出个好歹,小心你们的狗命。”

  云卓�扶着腰被杨右搀起来,还没缓口气便听到这嚣张至极的声音,差点没气的吐血。

  本皇子纵横天下这么久,第一次见到比我还嚣张的,简直不要命。

  “放肆。”

  “大胆!”

  周围的护卫全都一脸怒气冲着舞如是喊道,心里还有些后怕,若两位皇子真在他们当值时出了事,他们九族都不够砍的,众人看着舞如是的神色跟看杀父仇人似得。

  舞如是神色一冷,眼神冰寒如剑,她顺手拿过马鞍上的鞭子,直接朝着云卓�云卓文抽去。

  “放肆?大胆?那本姑娘今日便大胆一回,让你们这些混账东西长长记性。”清脆的声音伴着虎虎生风的鞭子声,期间夹杂着两位皇子的惨叫声,一时间,安宁许久的京都街道第一次这么热闹。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一直横行霸道的两位皇子居然就这么被人打了!!我的天,这真不是在做梦?

  杨右等人懵了一会儿,被自家主子的惨叫声惊醒,立刻扑上前去想要救人。

  舞如是空着的手扬了扬,刚刚赶到的一众土匪护卫一拥而上,摁住杨右等人直接开揍,这场面岂是一个乱子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