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对战巨蟒

娘子,你无情 +A -A

  蛇尾带动的厉风将柳云止身上的白袍吹的猎猎作响,眼见那尾巴就要扫到他时,一把白色长剑挡在身前,蛇尾不得寸进。

  舞如是身后将柳云止朝后推了推,道:“滚远点,别碍事。”边说边与大蛇打了起来。

  柳云止被推了一个踉跄,一脸懵逼的站稳身子,这还是我那乖巧可爱温顺听话的妹妹吗?简直像换了一个人。

  他响起去东夷山时路上碰到的那个神秘人,也是这般粗暴不讲理,能动手绝不吵吵,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

  一想起那人柳云止心情就不那么美好了,从心底冒出一股股怒火完全压抑不住。

  柳云止:“……”那绝对是宿敌。

  但一想起自己的天命姻缘跟那人的某方面有些雷同,柳云止便有些牙疼。

  舞如是没理会柳云止的心情和心理阴影面积,她此时和大蛇打的正嗨。

  破碎虚空的实力必须达到筑基巅峰,这也是为了保证凡间的人去了修真界后有能力活命,刚好她的实力现在也被压制在筑基期,这可是最好的练功对象啊。

  舞如是一剑剑挡住大蛇的攻击,随着对战时间的拉长,那双狭长的凤眸里最后一丝感情也退却了。

  冰冷无情,无忧无怖,无喜无悲,剑法愈加的熟练,剑气愈加的强大,但却好似一台精密的仪器,完全抛开了人的七情六欲。

  嘶嘶~

  大蛇嘶鸣着,眼看敌人越大越猛,自己逐渐落了下风,那阴冷的眼眸血腥冰冷。

  张口,腥臭味伴随着腐蚀的毒气朝舞如是喷去。

  舞如是冷哼一声,无情剑气在身前形成一个屏障,将所有不利的东西全都隔绝。

  眼看着大蛇不依不饶,舞如是随手将银白色长剑缠回腰间,眼里白色光晕一闪,轮回剑化为一道流光飞快窜出,狠狠地扎进大蛇眼睛里。

  大蛇痛的在山洞内翻滚,看着情形山洞是要保不住了。

  柳云止从袖中拿出一粒解毒丹,指尖灵气划过,小小的解毒丹化为一百份。

  他指尖一弹,解毒丹化为无数道流光飞进那些还有气的人嘴里。不过片刻,那些人脸上的青黑便消失了。

  “云行,你还在磨磨唧唧干嘛,快拉着地上那帮废物出去,不然被活埋了我可不挖你。”

  柳云止:“……”这口气这德行越来越像那个人了,心中总有种不妙的预感啊。

  大蛇打滚的力道更加大了,山洞上的石头刷刷的往下砸,没死的也都给砸死了。

  柳云止也不敢耽误,一脚一个将人给踹出山洞,这些人说不准会成为他属下呢,如果全部死在这里,他独自一人带着妹妹回京也太被动了,帮手必须有的。

  看着还有气的都清理了出去,舞如是这才放开了顾忌,等等,她家哥哥还在呢。

  舞如是顿时怒了,抬脚也将柳云止踹了出去:“你还守在这里送死吗?滚出去。”

  柳云止回过神来人已经被大雨淋上了,他看着轰隆声不停地山洞,整个人都是懵的。

  “碎星,你说如儿是不是跟那个可恶的黑衣人有血缘关系?”柳云止脑洞大开问道。

  小蛇翻了个白眼不理他,心中暗道:妈的智障。

  山洞内,所有人都离开后,舞如是也不再掩藏什么。她伸手一招,轮回剑从巨蟒眼里飞出落在她手中。

  巨蟒脱离了轮回剑,凶狠血腥的独眼落在舞如是身上,长嘶一声朝着舞如是扑去。

  距离舞如是只有一寸时,舞如是便抬起了手,她那令人惊惧的气势铺天盖地般向巨蟒重来,巨蟒张着嘴,独眼里写满了错愕和惶恐。

  传承记忆告诉它,这是无情杀戮剑气!躲不过杀不死,早知如此,山洞让给这群人类又何妨。努力五百年,一朝化流水。

  一阵风吹过,只留一地细沙。

  弹指间,魂飞魄散。

  “噗!”舞如是吐了口血,她心神一动,将轮回剑收回丹田内,踉跄的想要站稳却直接栽倒在地。

  这回惨了,上次好了大半的伤势又恢复原状还更严重,不过高兴的是她有所得。

  柳云止察觉到山洞内的动静消失便知道巨蟒已经被消灭了,心下有些佩服自己这个妹妹,俗世中怕是难逢敌手了。

  但等了片刻还没人出现,眼看山洞就要塌了,柳云止脸色一变急忙跑了进去,一眼看到地上那血红的身影,鲜血与红袍已分不清楚,苍白的脸色苍白的唇,红袍鲜血与漆黑墨发,色彩对比竟给人一种无比惊艳之感。

  “如儿。”柳云止走上前将人抱在怀里,轻声叫道。

  舞如是睁开眼睛,将脑袋在柳云止怀中蹭了蹭,亲昵叫道:“哥哥,我没事。”

  柳云止紧了紧手臂,将人给抱了出去,内心却有些纠结。妹妹又变得软萌乖巧了,可这不代表他能忘记这家伙踹他屁股的熟练干脆。

  外面依旧倾盆大雨,昏迷的人也都醒了过来。眼看天色擦黑,若再不找个能避雨的地方,恐怕真会出事。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昏睡的人,灵气探入她体内检查了一番,脸色更加难看,这伤还真是麻烦了,若不赶紧治疗,恐怕有伤根基。

  柳云止拿出一颗疗伤药塞到舞如是嘴里,看着她脸色不那么难看才道:“崔鑫,你们一行中可有大夫?”

  崔鑫朝着四周看了看,声音艰涩道:“没有,应该已经死了。”

  “武镖头,你可会医?”柳云止问。

  武镖头摇摇头,神色暗淡道:“回世子,草民不会。”

  柳云止沉默片刻,果断下令道:“连夜赶路,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京都。”

  “是。”崔允等人立刻前去牵马车,还好马车还能做。

  柳云止将人抱在怀里坐进马车,崔允等人骑着马护在两边,马车急速朝京都方向赶去,看样子是准备不眠不休的赶路了。

  他们赶得匆忙,那些杀手在后面死命的追。

  “头,你说他们是不是发现我们了?不然怎么跑这么快。”

  “别废话,我们追不上前面还有人,这天大的功劳你想让给别人吗?”

  “不想,可是大雨天这么着急,太丧心病狂了。”

  “追上再说。”

  无形中,柳云止自带的腹黑属性让一众杀手吃尽了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