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这得多大仇

娘子,你无情 +A -A

  崔鑫惊呆了,他上前一步似乎想要劝劝那两人,结果被林卓沛给拉住了。

  崔鑫着急的说:“你拉我干甚,你要去拉世子和郡主啊,这要是打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林卓沛大大咧咧道:“大当家,你傻啦,兄妹两个打打闹闹不很正常吗?你在家还和你哥闹呢。”

  崔鑫:“……”这话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崔允:“……”这杀气满天的架势能跟他们兄弟俩那小打小闹比吗?

  还有――“大当家这种称呼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崔允脸色铁青的看着林卓沛,声音带着警告。

  林卓沛吓得脸色发白,直接蹦起来藏在了崔鑫身后。

  季斐然干咳一声,脸颊抽搐道:“现在重点是,到底要不要劝劝郡主和世子,这么打也不是办法,若是误伤了怎么办?更何况他们身上本就有伤。”

  对啊,这两人还重伤着呢。

  崔允一个激灵,他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忽略了。其实也怪不得他,谁家重伤的不是卧病在床呢,就这两位一个个的都不省心,最后出事了他可承担不起责任。

  崔允上前一步,对着天空那分不清谁是谁的影子道:“郡主,世子,地方已经找到,不知你们此时方便过去吗?”

  话音落下,一白一红两道身影同时落在面前。

  两人面上一本正经,但也掩盖不了柳云止乌黑的眼眶和舞如是青紫的嘴角。

  众人:“……”这得多大仇!

  林卓沛嘿嘿一笑,他就说嘛,这兄妹俩都挺在乎对方的,怎么可能会打出人命呢。再说了,谁家俩孩子不闹闹别扭呢。世子和郡主虽说身份高,可到底年纪不大。

  武镖头一脸佩服的看着林卓沛,这人得多大心啊,能活到现在太稀罕了。

  “带路。”舞如是板着脸道。

  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柳云止心里惴惴不安,这是生气了?

  早知道随便应付一下让如儿打他一顿就是了,干甚那么认真呢。看着舞如是嘴角那青紫的一块,柳云止瞬间心疼了。

  心疼?

  柳云止眸色一深,这种情绪竟然出现在他身上了,这倒是有趣得紧。

  “如儿,你别生气,要不你再打我一顿出出气吧。”柳云止急忙走了两步,可能是走的有些急,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之前因打架有些红晕的脸顿时又惨白了下去。

  众人:“……”小祖宗嗳,您还是赶紧消停着点吧,您要是没命了,不说朝廷如何,光是这位姑奶奶我们就应付不来,那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出让所有人陪葬的话啊。

  舞如是忍不住上前拍了拍柳云止的背,担心道:“哥哥别着急,我以后再打,你现在先调养好身体。”

  柳云止:“……”顿时咳的更厉害了,鬼才想让你打呢。

  但听到他们对话的其他人神色就古怪了,这些日子亲亲蜜蜜的兄妹俩在没人的时候原来是这么相处的吗?

  对于众人打量的眼神,柳云止眸色一深,令人惊惧的气势铺天盖地般向周围人冲去,冷傲犀利的眸子从每个人身上扫过。直到所有人都识趣的低下头,他才满意的敛起气势。

  柳云止扯了扯舞如是的衣角,干巴巴问道:“如儿,那你别生气了。”

  舞如是惊讶的说:“我并未生气。”

  柳云止无奈道:“你脸上的笑容都不见了,肯定是生气了。”

  舞如是抿了抿嘴,不情不愿道:“我并未生气,只是笑了会扯到嘴上的伤,会疼。所以就不笑了。”

  柳云止顿时就有些尴尬了,貌似这伤还是他打的。

  所有人陷入了一场迷之沉默中,这时,林卓沛这个及时雨冒了出来:“我们快去避雨吧,在这里傻站着会不会太蠢?再淋下去可就得风寒了啊。”

  崔允立刻朝着舞如是和柳云止看去,唯恐这两人出事,结果这一看眼睛差点脱眶而出。

  因为大雨落下时直接从两人身上避开,好似这两人周围有无形的屏障挡住了一样。

  不,不是无形。

  这是内力外放啊!所以这两位重伤人士的功力究竟有多深厚。即使从出生就开始练武也不到二十年啊,这么强真不是开了挂了?

  崔允的面瘫脸,此时都挂不住了。

  “崔将军,麻烦带路。”柳云止温和的说道,完全看不出之前冷漠无情威胁人的煞气。

  面对这样的反差,崔允有些无奈,毕竟他活了将近三十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善变的人,偏偏这两人是一家子。

  “武镖头,你来带路,我等断后。”看到自家兄长难得走神了,崔鑫果断上前善后。

  武镖头:“……是。”被这灼热的眼神看着,他有些承受不住。三十年没被妹纸这么看今天却被一个汉纸这么看,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众人冒着大雨匆忙朝前跑去,等到了舞如是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天然的山洞,阴冷潮湿却不会太让人难受。

  一个能容得下数百人的山洞?!

  舞如是眼里闪过什么,身旁,柳云止同样神色有些微妙,两人都有些不好的猜测。

  虽然这里是俗世,但人能飞升,那些精怪当然也是可以。

  “崔将军,有没有检查过这山洞?”柳云止问道。

  崔允神色一凛,莫非这里有什么问题?他连忙从怀里取出一张厚厚的皮,说:“这是微臣在这里发现的,一直没有看出是什么所以随身带着了。”

  “云止,是蟒,已有五百年道行了。”一直沉眠的小蛇在心底忽然说道。

  柳云止脸色一变,将那蛇皮接了过去,细细查看后才道:“这蟒可不是善类,从气息上看戾气很重,而且看着蛇蜕,在半个月内。”

  小蛇缠在柳云止手腕上道:“没错,所以它应该是出去狩猎了,希望今天不要回来,否则以你如今重伤的身体,不一定能打得过它。”

  “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不对?”舞如是看着他拿着那张皮愣神,有些担心的问道。

  柳云止神色慎重:“这是蛇蜕,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有一条巨蟒,这山洞便是它的住处。”

  住这么大的地方,那蟒到底有多大?

  细思恐极!

  所有人脸色瞬间煞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