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先打一场

娘子,你无情 +A -A

  雷声轰隆又一次响起,舞如是眼睁睁看着所有人将那些死士放走,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

  “你们傻了吗?不趁机将人给杀了发什么愣。”舞如是冷声骂道。

  季斐然从角落走出来,下意识摸摸鼻子,说:“郡主息怒,草民等实在是……”

  “说。”舞如是不悦道。

  季斐然:“……因为那些死士抢了我们的词儿,所以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柳云止也一脸兴味的问:“什么词?”

  季斐然还没说话,林卓沛便一脸愤怒道:“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柳云止等人:“……”这可真是尴尬了。

  侥幸活命的武镖头等人更尴尬,这话一听就知道是那些土匪混混的黑话。

  不管那些死士还是崔将军属下,随口下令竟然都是这些黑话?一时间武镖头等人也尴尬了。

  大雨依旧在下,风吹来,雨丝打湿了柳云止的头发和衣衫。淡淡的寒意袭来,柳云止喉咙一痒轻声咳嗽了几下。

  舞如是皱了皱眉,随手抢过一旁那人的伞撑在柳云止头顶,目光紧盯着崔允,森冷道:“立刻带所有人去找避雨的地方,哥哥若是有任何事情,我要这里所有人陪葬。”

  “若微臣等人离开,又有杀手前来……”

  崔允还没有说完直接被舞如是打断,她眉宇间满是高傲,精致的脸上挂着不屑:“若我和哥哥都对付不了的人凭你们是去送菜吗?”

  崔允、崔允尴尬的立刻带人就走,这姑娘啥都好,长得漂亮身手厉害,就是说话太犀利让人承受不住。

  看到他们离开,舞如是的目光落在武镖头等人身上,武镖头一个激灵立刻道:“……草民也去帮忙。”

  说罢,急忙领着自己这方的人也去干活了。

  头顶雷声轰鸣,周围雨水积聚,看着青年苍白的脸色,舞如是担忧的问:“哥哥可还好?”

  柳云止轻声一笑,温柔的揉了揉舞如是的脑袋,宠溺的说:“有你这么个爱操心的妹妹,我怎会出事。”

  这温柔的表情宠溺的话语听得舞如是心痒痒,舞如是扬眉,心里莫名有些古怪之感――哥哥每天都在认真撩拨我。

  舞如是嘴角一勾,斜睨向柳云止,狭长的凤眸幽暗深邃,仿佛古井寒潭,又像深渊漩涡,让人一旦沉迷进去就再也拔不出来。

  莫名的,柳云止觉得有些脸热,要命了,我的姻缘太会撩人。

  “如儿,这一路上不会太平,这只是第一波杀手,你一定要小心。”柳云止一脸慎重的提醒道。

  舞如是点点头,凤眸像是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霭,朦胧看不清楚,只听她的声音里满是好奇:“哥哥,你说皇帝长什么模样,是不是跟林卓沛说的,很威严很厉害?”

  柳云止有些想笑,听听这语气,分明就是个孩子。不管有多强,终究还是年纪太小。

  他黑白分明的眼里碎满了星光般的温柔,嘴角笑意越发的深:“皇帝其实跟我们一样,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只是身份比我们高而已。”

  这话说出口时,柳云止觉得就后悔了,这种太高敌人贬低自己的事情居然是他做出来的?妹妹会不会觉得他太没用?

  于是柳云止立刻补救道:“只要我们手中的权势足够,便是皇帝也不敢动我们分毫。”

  舞如是眉眼一弯,一脸崇拜:“哥哥好厉害。”

  柳云止矜持一笑,毫不客气的收下了称赞。

  舞如是:“……”不知为什么,忽然拳头有些痒,总想摁住这人揍一顿。这种忽然冒出来的火气略熟悉啊,似乎在东夷山那段日子经常发生啊。

  舞如是挠了挠头发,好烦啊,好想杀了这人,可偏偏不能动手。

  “哥哥,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舞如是轻声问道。

  柳云止点点头,十分认真:“是,我永远都不会丢下如儿。”

  “如果哥哥娶妻生子,我就一个人了。”舞如是瘪瘪嘴,看起来有些委屈。

  柳云止忍俊不禁,伸手捏捏面前的小脸蛋,说:“放心吧,我会陪着如儿,不会结婚的,所以小醋坛子,别再胡思乱想了,恩?”

  舞如是眨了眨眼,沉思片刻,忽然道:“哥哥,我们打一场吧。”

  柳云止一僵,刚才还好好地,怎么一言不合就要打架。他还想说什么,银白色剑光散发着寒气穿透雨幕散开。大雨淋在身上,柳云止扭头一看,之前还撑在头顶的伞已经被无情的扔到了地上。

  柳云止忽然觉得自己跟那把伞一样可怜。再看看舞如是,周身的剑气激荡,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屏障将雨水隔开。

  “……如儿,你是不是忘了我还重伤?”柳云止一脸控诉的提醒道。

  舞如是哼笑一声:“我亲爱的哥哥,你是不是也忘了我重伤?在同等条件下,打一场吧。”

  柳云止、柳云止一脸崩溃,我只想谈谈情说说爱,一言不合就打架这种事去找剑修啊,那种整天只想着打架的疯子一定很欢迎你。

  不对等等,细细感受着舞如是身上散发出来的剑气,柳云止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纯粹的剑意不要太明显哦。

  所以,我的天命姻缘竟然是个剑修!闻名整个修真界的战斗疯子。等将来她真的飞升,在修真界选择剑修门派……

  “如儿,来我们出去踏踏青。”

  “好啊,先打一场。”

  “如儿,去双修。”

  “好啊,先打一场。”

  只要想想这个画面,柳云止的心都在哆嗦。

  “哥哥,别发呆了,即使你站着不动,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清淡阔远的声音传出的同时,凛冽的攻击悄然而至。

  轰隆隆。

  震耳的雷声响起,柳云止一抹脸上的雨水,拂袖挡开第一道攻击。这一次交手让两人都有些惊讶。

  没想到她\他竟然能有我两分的实力,看来飞升修真界指日可待。

  两人一激动,直接打嗨了,你来我往下手绝不容情。

  火急火燎赶回来的崔允等人:“……”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眼珠子落了一地。

  等等,这节奏有些不对哦。

  郡主和世子怎么就打了起来?虽然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但那绝壁是在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