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点子扎手

娘子,你无情 +A -A

  轰隆隆的雷声一直响的不停,大风呼呼的刮着,头顶黑压压的乌云像是压在人心底,让人恐慌。宽敞的官道上,一行商队正快速朝前赶去。

  “大家快点,尽快赶到前面破庙。一会儿大雨来了,我们好有躲雨的地方。”商队护卫大声喊道。

  商队负责人擦了擦脑门的汗,连忙附和:“对对对,大家快些,要是货物被大雨打湿,那可就糟糕了。”

  商队迅速朝着前方赶去,片刻,轰隆隆的雷声夹杂着整齐有序的马蹄声而来,商队一行人立刻满脸戒备的朝身后看去。

  数百人如同整齐的军队急速而来,马蹄溅起的灰尘如天空那黑压压的乌云一样,直朝着众人心头压来。

  “武镖头,是劫匪吗?”商队负责人颤巍巍的问。

  武镖头翻了个白眼,满脸崇敬的说:“什么土匪,真是没见识。那为首的可是崔允崔大将军啊,崔将军能是土匪?你怎么琢磨的。”

  负责人干巴巴笑两声,额上的冷汗刷刷刷的,还偷偷瞄了两眼飞快靠近的一队人,见崔允没有注意到他,这才松了口气。

  一行数百人都骑着马,队伍中间,两辆华贵的马车也快速前行。

  直到一行人迅速离开,负责人好奇的问:“那一行人应该是军队中的人吧,那马车里的人不会是崔将军的家眷吧?”

  武镖头白了他一眼,心中暗骂白痴:“崔将军的家眷都在京都呢,而且那马车的规格明显就是皇亲国戚,我说李管事,你究竟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上的,怎么啥都不懂呢。”

  李管事:“……”我蠢怪我咯。

  他有些恼羞成怒道:“大家快些赶路,别磨磨蹭蹭的了,马上要下大雨了。”

  结果他们还没到破庙,大雨已经下了。一个个尽皆跟落汤鸡似的,头发脸颊衣服不停滴水。

  “快,到了到了,先把东西用油纸盖好,把货物拉到屋檐下。”李管事急忙指挥道。

  看着众人冒着大雨将一切搞定后,他才松了口气。脑袋一转,无意间看到不远处树下的数百匹骏马,整个人都不好了。

  “武镖头,你快看看,这是不是崔将军他们的马?”李管事惊叫道。

  武镖头扫了一眼,又看看旁边的华贵马车,心里咯噔一跳:“是崔将军他们的,看来他们也在这破庙中避雨。一会儿告诉其他人一声,若是将军允许他们进去避雨,一定不能放肆。这里面可是有贵人在,若是冲撞了贵人,你们九族都不够砍的。”

  李管事连忙点头应是,朝身边的人去吩咐。

  破庙前,武镖头恭恭敬敬的喊道:“庙内可是崔将军,草民一行在路上遇到大雨,不知可否请将军通融一二,让草民等进去躲雨?”

  庙内,崔允随手将干柴房放在火堆上,转头看向柳云止。

  柳云止沉吟片刻,温和一笑道:“既然雨天都在此相逢便是有缘,让他们进来吧。”

  崔鑫看着已经挤的快满的破庙嘴角抽了抽,他该庆幸这座破庙不小吗?他们这些人都有三百多,外面还有几十人,这怎么塞进来?

  林卓沛没管那么多,反而咋咋呼呼道:“世子,这里挤不下那么多人。”

  他刚说完便被崔鑫一巴掌打在后脑勺,只听崔鑫低声警告道:“闭嘴小崽子。”

  然后朝着柳云止讪讪一笑,求情道:“世子勿怪,小沛就是这脾气。”

  柳云止没有接话,坐在他身边趴在他双膝上的舞如是站起身,拉着柳云止朝外走去,声音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还是出去吧,这庙一会儿就塌了,到时不管多少人都容得下。”

  崔允看了看这摇摇欲坠的破庙,二话不说就带人朝外走去,顺手也把罗里吧嗦的林卓沛拉了出去。

  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林卓沛这德行若是在他手里,不斩个十次八次才怪。

  等众人刚走出去,哗啦一声大响,庙真的塌了。

  最后一个走出门的土匪:“……”看看脚后跟的土,再看看半寸外的木梁,这一瞬间就被冷汗侵湿了。

  娘嘞,如果再慢那么一点点,老子可就真见了阎王了。

  正准备进破庙的李管事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瞬间成为一片废墟的地方,表情全都空白了。

  崔将军他们在里面干了什么?不会是练兵呢吧,好好的庙竟然就那么塌了?

  和武镖头等人的惊讶表情不同,崔允等人将柳云止和舞如是围在中间,神色警惕的看着周围,武器已经拿在了手里。

  武镖头最先反应过来,大喊道:“警戒!!”

  话音刚落,无数黑衣人从坍塌的破庙内破土而出,崔允神色一紧。

  没想到竟然是死士,一百死士!

  这些死士若是为了完成任务,以同归于尽的手段来,即使是他也承受不了。

  “杀!”如毒蛇般的声音落下,双方直接拼杀了起来。

  没有疑问,没有对话。

  死士只知道拼死完成任务,而崔允这方也明显清楚,死士是问不出什么问题的。

  当然,对于舞如是和柳云止来说,问不问都无所谓,无非就是那几家派出的杀手。

  都铲除了便是,不用一定非要知道是谁。

  崔允等人与死士纠缠了起来,崔鑫带着属下死死挡住死士。但架不住这些死士的高强武力和一命换命的打法。

  不过片刻,己方这边已经倒下了几十人,而死士也快要突围到柳云止等人身边了。

  身后,为柳云止和舞如是两人撑伞的小土匪吓得直哆嗦,柳云止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的这场杀戮,浅浅蹙起的眉头给人一种江南水乡对着春花秋月忧愁的翩翩佳公子,直到一把染血的剑来到他面前。

  “如儿,小心点。”柳云止对着身边的人嘱咐道,随手在那把剑上一弹,剑身猛地一颤,强大的力量直接将死士打翻了出去。

  在死士倒飞出去的瞬间,那把剑碎成十数块儿,每一块都准确无误的划过一名死士的喉咙。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死士顿时亡魂皆冒,他们是不怕死,也不怕送死,但面对这种强的离谱的力量,依旧会感到害怕。

  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即使来再多人也无用。

  为首的死士心念一转,大吼道:“点子扎手,风紧扯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