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顿悟

娘子,你无情 +A -A

  第三,太子的人选显然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不管是为了个人还是家族或者其他,所有人都想要从龙之功。自从两位皇子长大,朝中人或明或暗的站队,如今忽然冒出一位太子硬生生的夺走那些人的利益,那些人怎么可能会甘心,而皇帝正需要那些人出手帮他铲除阻碍。

  第四,舍弃精心教育的皇子而转立一位在乡野长大的世子,向天下臣民显示他的仁德慈爱。且治理天下可不是一个乡野村夫能够胜任的,只要有人担心怀疑世子的能力,他便能煽动百姓的力量进一步隔绝云王一家去掌控权利。

  果然,能坐上帝位的人都不是简单的。

  这样的帝王心术,这样的手段,从理智上说她是十分佩服的,可从自身立场出发,舞如是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好了,毕竟被当成棋子牺牲品可是她啊。

  抬头望向京都方向,阴沉沉的乌云压下,刚才那霞光满天的余晖尽皆被阴云遮挡:“要变天了。”舞如是轻声说完,尾音消失在轰隆的雷声中。

  在她离开的片刻,倾盆大雨而至。

  舞如是站在窗前,外面的雷声雨声钻入耳中,雨帘挡住了视线,整个世界都朦朦胧胧的。那双狭长的凤眸也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霭,跟那雨幕一样朦胧看不清。

  一声轻响,有人走了进来,脚步慢慢朝着她靠近。

  “这场雨会将那些痕迹冲刷的干干净净。”舞如是头也没回的说道。

  “所以那些人还真是好运,不用自己动手销毁,证据都没了。”熟悉磁性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柳云止拍了拍被雨水打湿的衣袖,看起来有些狼狈的样子丝毫不损那翩然优雅之风。

  他走上前与舞如是并肩站在窗前,看着舞如是的神色宠溺非常,语气也很是温和:“不过这也无妨,迂回一点也能达到目的。”

  舞如是侧头,看着身旁这个容颜俊美,风姿隽秀的青年,感受到心跳的不规律,眼里飞快略过一抹浓重的黑色。

  柳云止对此视而不见,笑容依旧:“怎么了?看哥哥看傻了?”

  舞如是突然伸出手搂住青年劲瘦的腰,将脑袋靠在青年胸前,乖巧温顺:“是的,我的哥哥比天下所有人都优秀,我都看呆了。”

  柳云止听着这孩子气的话,没忍住笑了出来:“我的如儿总是这么孩子气。”

  舞如是没有说话,感受着这人胸腔的震动,舞如是瞌目,掩去了眼底浓重的血色和杀机。

  不是她没想过杀了这人,可情劫只能度过不能避过。

  罢了,她倒想看看,换了一人后,她的结局是否还如前世一般。

  柳云止眼里带着趣味的看着怀里的姑娘,完全不知道这姑娘已经在心中模拟了无数次想要杀他的场景。

  这场大雨下了两天一夜,待天晴时,整个山寨的人都变得繁忙了起来。

  因为准备上京,舞如是将整理好的东西后慢条斯理的朝着院外走去。

  忽然,她远远看到一脸匆忙的季斐然眼睛一亮,神色微微一变,闲适恬静的表情瞬间变得烦躁,她随手将人拉住:“季斐然,在忙什么呢?一大早的吵闹个不停,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季斐然脑袋一懵,心中暗道倒霉,怎么就碰上这个小魔头了。

  但想到小魔头好歹也是郡主身份,季斐然立刻回道:“回郡主,两日的暴雨致使南方洪水,死伤无数。”

  舞如是歪歪脑袋,懵懂的问:“所以我们今日走不了了?”

  季斐然摇头道:“不是,我们是可以走,但路途中可能会碰到水灾受患的百姓,这一路怕是不安全。”

  舞如是脸上的烦躁退去,狭长的凤眸似笑非笑的盯着季斐然,眼里满是期待的跃跃欲试:“无妨,有麻烦更好。”

  季斐然、季斐然这才想起对方那深不可测的武力值以及杀人不见血的狠辣。

  ――所以对方完全不用担心哦。

  可这一副欢迎来找茬的表情让他看了牙疼不已。

  “你们一大清早就是吵着这件事?”舞如是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季斐然看了看放晴的天气,有些忧愁道:“寨子里的人都在琢磨着给南方送些粮食衣物,能帮多少人就帮多少人。”

  舞如是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膀笑吟吟道:“没想到你们这群土匪还是好人,不错,真不错,蛤蛤蛤蛤。”

  看着舞如是走远,季斐然才皱眉思索,他怎么总觉得刚才小郡主的话怪怪的。

  他却不知,在无人看到的地方,舞如是眼里闪过一丝怜悯。

  所以啊,在面对天灾时,生命就是这么脆弱。

  凡人的命运只能去靠他们自己了,苍天无情吗?无情!可苍天也有情。

  若非苍天庇护,也许死的人更多。但凡人从未想过这些,只看到眼前的损失有多大,从不去想苍天留给他们多少机会。

  看似无情却有情,舞如是闭目沉思,周身玄奥的气息将她包裹。若柳云止在,很容易便能看出她是陷入了顿悟的状态,这种状态可遇而不可求,有些人一辈子都遇不到一次。

  待舞如是清醒过来已经过了两个时辰,她下意识的运转灵力,惊讶的发现她的修为虽然没涨,但境界已经从金丹初期晋升到金丹中期了,而且体内的伤势也好了大半,这可真是最大的惊喜。

  看看天色,耳边听着众人的慌乱的声音,舞如是庆幸自己找了个偏僻的好地方。

  远处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大近,片刻之后肯定会有人找到这个地方。虽然她不惧什么,但解释起来太过麻烦,她现在的身份并不能为所欲为。

  舞如是眼神一闪,随意找个地方躺倒下去。

  反正她自身也有伤不是吗?倒是一个很好的利用借口。

  在她刚闭上眼睛时,一道惊呼在身旁响起:“大当家二当家,小郡主找到了。”

  眨眼间,崔鑫崔允季斐然几人都到了这里,看到脸色苍白紧闭双目的红影时,几人心下一抖,若是郡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事……

  “来人,快去请大夫。小沛,派人告诉世子,就说郡主已经找到。”季斐然立刻掌控全局安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