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阴谋

娘子,你无情 +A -A

  片刻,清风吹来时淡淡的血腥味钻入鼻尖,舞如是手中那银色剑身上点点血滴落在灿烂的曼珠沙华上。

  “用血浇灌的花儿果然更美了,你说是不是?”舞如是嘴角勾起,狭长的凤眸冷锐森寒的朝着后方看去。

  “出来,难不成要我请你?”说话间,舞如是已经将剑重新缠在腰间,那双眼睛却一直盯着后方没有半分移动。

  片刻,以季斐然为首的一众土匪尽皆脸色惨白满头冷汗的走了出来。

  季斐然看着面前云淡风轻千娇百媚的小郡主,眼里满是惊诧畏惧。

  他无意间看到小郡主一人跑到山崖下有些担心便带人跟了过来,毕竟当初追杀庆阳公主一家的黑衣人也不知道是否还存在。

  结果却好死不死的发现了小郡主的秘密。

  眨眼的瞬间,一剑杀了二十多人。更让人可怕的是,她的速度竟然快到形成了残影。

  且杀人的功夫更快,连残影消散的速度都比不上。

  季斐然心中突突跳个不停,整个人悔的肠子都快青了。他恨不得时光倒流,一口将那个多管闲事的自己给生吞了。

  从未听说过小郡主功夫如此厉害,可见小郡主隐藏的多深。但这隐藏极好的秘密竟然就被他倒霉的给撞上,现在倒好,能不能带着这些兄弟活着都是问题。

  季斐然深吸一口气,想要拼尽全力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来与小郡主谈判,即使他死都没关系,只要能让身后这是几个弟兄活下去。

  “小郡主……”季斐然一脸决绝的叫道。

  舞如是理都不想理他,本来一个人想要找个地方好好地静静心,可偏偏季斐然这多管闲事的家伙带人跟了上来。

  跟上来便罢了,只要不打扰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可谁知又有一群黑衣人暗中埋伏,真当她是软柿子不成。

  舞如是心情很差,最直观的表现便是那嗖嗖直降的温度和阴沉沉的背景墙。

  “少废话,去将那些尸体收拾了,杵在我面前像什么样,没一点儿眼力劲儿。”舞如是冷冰冰的说完,转身就走,完全没有理会季斐然一行人那一脸懵逼的表情。

  良久,山风糊了季斐然一脸土,他才回过神来,一脸梦幻道:“我们这是活下来了?”

  旁边的告状汉子恍惚道:“回二当家,看样子是活下来了。”

  季斐然脸上一阵狂喜,立刻大吼道:“快收拾尸体,打扫场地,仔细这旁边的坟地。”顿了顿,他补充道:“见到任何可疑的东西全都收起来交到我这里。”

  “是,二当家。”知道不用死,所有人都干劲十足。

  舞如是走回山寨,半路碰上了崔鑫和崔允,两人都是同姓,莫非有什么关系不成?!

  舞如是掩去眼里的流光,皱起的眉毛显得有几分忧郁烦躁,狭长的凤眸也染上了点点悲哀,在一身白袍下,整个人竟给人一种无比脆弱的感觉。

  看着舞如是这一身装扮,崔允眼神一闪,淡淡开口道:“郡主可是去祭拜王爷王妃了?”

  舞如是点头,这本没什么好掩饰的,她目光如剑直刺进崔允心里,开口,声音比那寒冬北风还要刺骨:“崔将军,你可知那些黑人杀手是受何人之命前来刺杀我们一家?”

  崔鑫后退一步将自己强壮高大的身子努力所在崔允后,粗狂的脸上满是纠结,这等秘辛若是被他知道真的不会被灭口?!

  崔允没有理会自家蠢弟弟,冷硬的脸上首次出现犹疑。

  “直接说,本郡主还没有怕过谁。不管是谁,本郡主都要让他付出代价!”阴寒的声音仿佛在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寒霜,解脱不得,只能由着那股冷意冻结五脏六腑乃至灵魂。

  以崔允的功力依旧抵挡不住这股强大的气势,那仿佛主宰万物的高高在上与自信让人甘心拜服。

  “是两位皇子中的某一人,或者说两位皇子都插手了。”崔允如实说道。

  舞如是瞬间抓住重点,一针见血问道:“我们一家人可是哪里得罪过两位皇子,或者说……哪里碍着了他们的路?”

  “在微臣前来迎接王爷一行时,宫中隐隐传出太后想要立世子为太子。”崔允面无表情的说完,心中忍不住感叹,这位郡主当真不可小觑啊,凭借着郡主的心机城府和那诡异强大的武功,皇城之中怕是无人能将其左右。

  “将哥哥立为太子?”舞如是低声自语道。

  崔允看着陷入沉思中的人,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儿了,直接拎起崔鑫的衣领将人拉走。

  也不看看将自己都整成什么德行了,惨不忍睹的模样让人完全不想看第二眼,竟然还不要命的往郡主身边凑,那可是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主。

  舞如是看着京都的方向眉眼一舒,落日的余晖洒在她脸上,半边脸被余晖覆盖看不真切,半边脸在阴影中模模糊糊,恍惚间只能感受到那剑锋一般锐利森寒的气息,看到那勾起的嘴角和那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

  远远看去,竟让人有种她像是远离尘世,不再其间,鼎立天地,直指苍穹的宝剑。

  舞如是的心思依旧在崔允说的那句话上,首先立她哥哥为太子的话是从宫中传出的,具有决定话语权的人宫内只有两个。

  太后和皇帝。

  既然是太后一直主张将庆阳公主一家找回,那就不可能故意设计让人杀了他们。

  想来只能是皇帝了,作为帝王,绝不愿意看到有比自己优秀的人蹦�在眼皮子底下,偏偏云王惊才艳艳,庆阳公主深受太后喜爱。

  皇帝说出立她哥哥为太子的话目的绝对不纯,第一是安太后之心,并让太后对他产生歉疚,皇帝能为了太后而弃用自己孩子,即使不能让太后改变主意,也定能让太后动摇。

  第二引起朝臣的激烈反对,二十年的时间朝堂的格局已经重新洗牌,处于一个平衡的阶段。云王忽然冒出,他儿子什么都不做便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这种空降无疑是所有人都厌恶的。而皇帝在云王还没进京前便在满朝文武面前刷了大把厌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