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这是情劫

娘子,你无情 +A -A

  舞如是站在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语气纯真懵懂:“哥哥是我。”

  身旁,看到她这副模样的崔允表情有些诡异,似乎完全不明白这人怎么眨眼间就变化那么大,但他的注意力大部分还在屋内那位未曾闻面的世子身上。

  从屋内飘出的药味可以判断,世子确实伤的很重。还有那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总有种病入膏肓的感觉。

  崔允揉了揉额角,将一切猜想抛诸脑后,因为屋内的人应声了。

  “如儿吗?进来吧,咳咳。”男子特有的清朗声音传来,因为身体虚弱给人一种温柔缠绵的感觉。

  舞如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崔允紧跟其后,待走进屋内才发现,那位病重的世子并未卧床休息,反而站在窗前认真的修剪着茶花。

  他的容貌过于出挑,在阳光下苍白的皮肤更显透明。他脊背挺直,一身暗绣着竹叶的黑色锦袍,风度翩然,即使重病在身却毫不有损他的风姿。

  听到有人进来,他抬眸,黑白分明的眼眸蕴满了星光般的笑意,舞如是一下子给看呆了。

  青年似乎没想到多了一人,他诧异了一下却十分友好的颔首示意,又半是无奈半是宠溺的对着舞如是道:“如儿,带人过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都没有准备好去迎接贵客。”

  “哥哥。”舞如是声音柔和的蹭了上去,双手紧紧搂住柳云止的腰,亲昵道:“哥哥不用管他,他算什么贵客啊。”

  舞如是将脑袋埋在青年怀里,借机掩饰自己心中的悸动。

  这是……情劫?!

  舞如是嗅着青年身上淡淡的药香,狭长的凤眸偏执成疯,如魔似妖。

  上一世便败在了情字之上,这一世……

  屋内的两人没有看到,女子眼里那片刻的血红杀机。

  柳云止轻轻拍了拍舞如是脑袋,看着舞如是乖巧的松开手站在一边,这才一脸歉意的对着崔允道:“舍妹一向被宠坏了,先生勿怪。”

  崔允冷淡道:“不敢,微臣崔允,见过世子殿下。”

  柳云止表情一怔,似乎没想到来人是一位大将军。待反应过来后,忍不住撕心裂肺的咳嗽了起来,似乎被惊到了。

  眼见世子殿下咳的越来越厉害,仿佛下一刻便能倒下,崔允下意识上前两步,却被一道厉风掀翻在地。

  他看着眨眼间跑到柳云止身边的红影,眼神闪了闪。

  随意拂袖间便将他推向一边,小郡主这份实力当真深不可测。

  “哥哥,哥哥你没事吧,你别吓我……”清脆的声音慌乱焦急,完全暴露了主人恐慌无措的心情。

  舞如是扯着柳云止的衣袖,狭长的凤眸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人,明亮的眼倒影着柳云止的身影,仿佛这个人就是她整个世界。

  是啊,作为小姑娘仅剩的‘亲人’,他当然是她的所有了。

  柳云止从怀里拿出帕子捂住嘴,也掩盖住微微翘起的唇角。

  柳云止将染血的帕子塞回衣袖,动作虽然迅速,但那淡淡的血腥味还是传了出来。

  崔允不动声色站起身,盯着柳云止的眉宇微蹙,世子殿下的伤势也比想象中重的多啊。

  “哥哥你快卧床歇息,你现在身体最重要,不能受累的。”舞如是急忙将人朝着床上推去。

  柳云止嘴角的笑意变得有些无奈:“如儿,还有客人在呢,我这就去休息成何体统。”

  舞如是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这一瞬,崔允竟有种乌云压顶,雷公震怒的恐惧。

  那双明亮的凤眸满是杀意的盯着崔允,不含任何情绪,竟让他有种浑身血液都被冻结的错觉。

  只听那清淡阔远的声音轻描淡写道:“他若有异议,杀了便是。”

  铺天盖地的杀机直朝着崔允压去,似乎立刻便要将这人给碎尸万段。

  崔允额上冷汗冒出,被那股杀意锁定他竟然连动都动不了,心底除了绝望竟连破釜沉舟的涌起都没有。

  强!太强了!

  无可匹敌的强大!

  就在崔允以为自己就要血溅当场时,低沉暗哑的嗓音不紧不慢的响起:“如儿,不可如此放肆。”

  随着这声音的出口,那铺天盖地的杀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舞如是扭头看着柳云止,委委屈屈道:“可是哥哥,他打扰了你。”

  崔允:“……”一言不合就杀人还这么病娇,幸好有世子拴着。

  他刚觉得这位世子还是讲道理的翩翩公子,便听世子殿下用他那咳得有些暗哑的声音道:“如儿,杀了他麻烦太多,我最讨厌麻烦。”

  崔允:“……”我真是看错了你了。

  “哥哥不喜欢的事情,如儿也讨厌。”舞如是嘴角一勾,精致的面容纯真懵懂,说到讨厌时,那皱起的精致脸蛋竟让人不忍苛责。

  柳云止欣慰的点头,对着一旁默然无语似乎整个世界观都被刷新的崔允道:“将军来此怕是准备带我们回京吧。”

  崔允有些忌惮的瞥了眼舞如是,舞如是冷哼道:“看我作甚,没听哥哥问你话吗?”

  崔允立刻回头,干巴巴对着柳云止道:“回世子,若您伤势无碍,两日后可否启程回京”

  柳云止制止想要说话的舞如是,说:“好,那就两日后。”

  顿了顿,他脸上带着歉意道:“我与妹妹有话要说,将军若无事先自行离去吧。”

  虽是不客气的驱客,但柳云止脸上淡淡的歉意却给人一种受宠若惊之感,完全不会让人心里不舒服。

  崔允应声后立刻扭头就走,在这里多呆一会儿他还真怕没命走出去

  走在院子内,崔允回头看了眼那紧闭房门的屋子,眼里终是闪过一丝笑意。

  凭这两人的能力和性格,到了京都后必定搅动风云。若惹到了这两人……他期待着那些人的下场。

  崔允浑身血腥杀气一闪而逝,抬步朝着寨主的院落而去。

  屋内,柳云止定定地看着舞如是,神色温柔,黑白分明的眼睛给人一种温和恬静之感,眼底深处有着一种混杂着悲伤的光泽,连眉宇间都染上了淡淡的忧郁。

  “如儿,母亲和父亲去世了……以后,就剩下我们两人相依为命了。”他声音暗哑低沉,却给人一种坚定可靠的感觉。

  舞如是:一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