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崔将军

娘子,你无情 +A -A

  舞如是凤眸微眯,冷冽的目光直刺对方眼底。

  崔允从未将在民间长大的小郡主和世子放在眼里,尤其这位小郡主还是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似刚才舞如是斜斜睨过来的锋锐眼神,一瞬间就颠覆了他对这位郡主的印象。

  这绝不是一个外强中干、见识浅薄的少女该有的眼神。

  然后不等他多想,舞如是已经收起眼里的寒光,狭长的凤眸蒙上一层氤氲的雾霭,朦朦胧胧看不到底。仿佛隔雾观花,笼上了一层惊心动魄的神秘。

  舞如是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眼里飞快掠过一丝兴味。

  这人还没走近,那股你死我活的杀意已铺天盖地而来。所以,这人是在挑衅她吗?!

  季斐然垂首站在一旁,这两人之间的交锋可不是他一个小小草民能插上嘴的。

  崔允目光如刀,如刀削斧凿般的冷硬脸庞带着来自战场的血腥杀戮,一旁的季斐然被这突如起来的杀意骇的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他再怎么聪明也是帅帐方寸之地运筹帷幄,如何能跟杀人千千万的将军相比。

  崔允扭头看看季斐然脸色苍白双腿发软的怂样,再看看面前这位一丝异样都没有的郡主,崔允眼神闪了闪。

  一个小姑娘都这般厉害,那位世子殿下想必更是深不可测。连杀过人的季斐然都承受不住的杀机,这位小郡主不仅游刃有余,反而锋芒毕露。

  这样的人放在京都,那几个上蹿下跳的草包皇子可要遭了秧了。

  崔允目光沉沉,心下却感慨云王会养孩子。

  他表情分毫未变,心里却忍不住想要见见那位世子殿下了。

  “小郡主。”崔允脚步停在舞如是身前三步远,表情淡漠却让人挑不出错。

  舞如是点点头,狭长的凤眸落在季斐然身上,明显带着疑惑。

  被这股杀气骇的脚发软的季斐然摸摸鼻子,强撑着忍受这血腥的杀气弱弱介绍道:“这位是文远侯府的崔允崔将军。”

  话语间的熟稔和不满毫不掩饰,季斐然脸色有些难看,早知道带兵围山的是这位杀神,他死也不会下山。

  他的情报一向最为准确迅速,这次却没有收到半点消息。即使受了庆阳公主这事的影响,也不该完全如聋子瞎子一样,看来,崔允早就盯上了他们。

  季斐然心下无奈。

  舞如是的视线从季斐然身上略过落在崔允身上。

  将军?

  能将迎接庆阳公主一家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让这位将军来做,看来他在朝中的处境并不太好啊。

  “崔将军,此行麻烦你了。”舞如是勾勾嘴角,一身红袍耀眼刺目,乌黑的长发随意披在身后。没有京都贵女的矜持古板,也不是乡间村姑的粗鄙无知。

  反而给人一种洒然不拘的闲适自在,又有种无惧无畏的傲然魔魅。

  崔允眸色一深,寒冰一般的眼眸比夜色还深,让人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他语气冷淡道:“郡主放心,微臣定会保郡主与世子平安抵京。”

  说到这里,他貌似不经意的问:“不知世子殿下可还好?”

  舞如是目光一凝,凤眸锐利如剑朝着崔允刺去,好像一把森冷的古剑凭空出现劈在你的心头。

  崔允心头一颤,被这锐利的视线逼退了半步。

  仅仅是半步,对崔允来说可谓是平生第一次。

  一个不足二十的小姑娘竟然可以将他这位手握千军万马喋血沙场的大将逼退,若是以往谁说起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可此时却实实在在发生了。

  崔允再去看舞如是时,眼神跟之前完全不同。

  他垂眸,睫毛有些颤抖,那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这股强大的压力,即使是杀人千千万的他都不敌,且连一丝反抗也提不起来。

  这位小郡主给他的压力竟然是前所未有的,他本以为高估了舞如是,没想到到头来依旧是看低了。

  “你找我兄长?”舞如是冷声问道。

  那语气似是不悦,似是警惕。那表情危险至极,似乎崔允一个回答错误就直接身首异处。

  崔允强迫自己抬头,直视着那双凛然森寒的眸子,沉声道:“微臣并未有冒犯世子的意思,只是路上听说王爷王妃不幸罹难,世子身受重伤,微臣没有见到世子心下不安。”

  话音刚落,那沉重的压力瞬间消失干净。

  崔允瞳孔猛地一缩,看来他需要好好整顿下情报处了。能给他这么强大的压力,气势收放自如,这位郡主绝不可能在民间长大。

  “走吧,我带你去见我的兄长。”兄长二字在舌尖绕了一圈,舞如是嘴角勾起,声线凉薄到残忍。

  崔允沉默不语,紧跟在舞如是身后。经过小院时,刚好撞上正在被大寨主教训的林卓沛。

  林卓沛:“……”瞬间满头冷汗,声音都结巴了起来。

  “老、老大,大爷来了……”林卓沛哆哆嗦嗦说道。

  崔鑫黑着脸一巴掌拍在林卓沛后脑勺:“你大爷才来了,你小子会不会说话,故意的吧你。”

  林卓沛双手捂着后脑勺,可怜巴巴道:“真的是大爷,崔允崔大爷啊。”

  听到那个名字,崔鑫条件反射的抖了抖,“呦呵,还学会吓唬人了,我就知道你这个小混蛋……”

  “崔鑫!”话还没有说话,熟悉的血腥杀意迎面扑来,崔鑫整个人都僵硬了,像是好久不用生锈的机器。

  崔鑫嘎巴嘎巴慢动作扭过头,一看那到张冰冷无情的脸,瞬间觉得自己浑身都疼。

  “大大……大大大……”崔鑫那么粗壮的一个汉字脸色瞬间竟成煞白色,汗珠滚滚落下,手脚抖颤,表情似哭似笑道:“大哥……”

  崔允的步子稳稳停在崔鑫面前,一双黑沉沉的眸子没有半分情绪道:“两年不见,你不止做了土匪,连容貌都变成这般德行了,一点儿长进也没有。”

  说罢,他冰冷的目光落在林卓沛身上,看的林卓沛浑身一抖,唇角发白。

  糟糕了,煞神追过来了,这回完了完了,林卓沛一脸绝望,好似天塌下来一样。

  “一会儿你们随我一起回京。”崔允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也不容许有任何反驳。

  “是。”崔鑫和林卓沛有气无力的应道。

  至于反驳?

  呵呵,还是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