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天定姻缘

娘子,你无情 +A -A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要拉着季斐然走,舞如是面上却不动分毫,她转移话题问道:“哥哥怎么样了?”

  季斐然心下一松,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世子还好,现在已经睡下了。”

  那位世子的危险程度绝不低于这位郡主,跟这两人打交道一个不慎都可能赔上全寨的人。

  “你有没有告诉哥哥母亲和父亲的事……”舞如是情绪有些低落的问。

  季斐然如实说道:“世子爷已经猜到了。”

  舞如是回头看了眼那紧闭的房门,沉默了片刻,道:“将你们在山崖下找到的东西都送到我房中。”

  “是。”

  看着舞如是离开的背影,季斐然眸色有些复杂。

  只看这两位从未在皇室中成长的贵胄他便能想象到京都的水有多深,也不知道他们山寨能否在这次漩涡中脱身而出。

  唉!季斐然无奈的叹了口气跑去整理东西。

  客房内,青年嘴角挂着一丝温和的笑意,但整个房间的空气却阴沉冰冷的厉害。

  “没想到宁息居然能狠下心自爆一件法器,我还真是小看他了。”低沉磁性的嗓音在房内响起,但那懊恼的情绪怎么都掩饰不住。

  差点就真的死了,柳云止怎么可能不懊恼。若是他再小心些,或者提前杀了那些人恐怕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这一身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没错,这位被误认为是世子殿下的人便是柳云止,跟舞如是一样误打误撞被人误认。

  说起来似乎冥冥中似有天意,庆阳公主一家子因为柳云止丧生。而柳云止重伤跌落凡尘,被误认为庆阳公主的儿子,舞如是追着柳云止而来也被误认为是庆阳公主的女儿。

  他们欠了这一家人因果,便以另一种方式偿还。

  “本王早说过让你小心你偏不听,宁息是狠下了心一定要置你于死地,可你自负修为高深智谋绝尘不将那人放在眼里,这次差点栽了吧,须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小蛇有些愤怒,这次他差点就跟柳云止一起死了。

  那种性命不保的濒死时刻它这辈子都不想再有!

  柳云止罕见的没有反驳小蛇,他慎重的摸着小蛇的脑袋,目光深沉道:“我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碎星放心。”

  这种错误,一次已经够了!

  要知道,有些人一辈子就只有那么一次犯错的机会,而这一次便要了命。

  反省完毕,柳云止似乎想到了什么,眼里闪动着趣味,声音语气莫名道:“能被认为是世子,看来我巧合的长得与那位世子比较相像,能有一个明面上的身份也是不错。而我的那位‘妹妹’倒是有些意思。”

  小蛇仰起头吐着芯子,奇怪道:“不过是一介凡人,你怎么对她感兴趣了。”

  那语气,像是在说一个蝼蚁。

  柳云止轻笑一声,眼神却越来越深沉,如那深不见底的寒潭,冰冷深邃:“我非要来冰渊一趟的目的你知道的。”

  “知道,你说冥冥中感应到与你有关的事,所以必须来冰渊一趟。”小蛇记性很好。

  柳云止摸着手下粗糙的被面,嘴角的笑意变得有些意味深长:“是啊,在冰渊的时候这种感觉很强烈,但我却未找到那给我有异样感觉的东西,结果刚才与我那妹妹一个照面,那种冥冥中的感觉更加强烈。催促着我说,这就是了,抓住了。”

  小蛇目瞪口呆:“这可真是见鬼了,跋山涉水身受重伤的赶来,结果对象只是一个凡夫俗子!”

  柳云止没有理会小蛇那轻蔑的语气,说:“你平时多留意她,我总觉得能让天道给我警示的人并非一个简单的凡夫俗子。”

  说到简单二字,柳云止咬的很重。

  还有一件事情他没有告诉小蛇,那就是他这种心血来潮的感应预示着什么他很清楚――天定姻缘。

  因此他才千里迢迢,不管艰难险阻的也要来到这里。

  现在终于见到真人了,那股徘徊在他心中的预兆也散了。柳云止现在倒也不着急回去了,他还想看看他的姻缘究竟是何等人物。

  能成为他的天定姻缘,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人物。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柳云止给定了的舞如是此时正在房中翻找东西,她神识一扫,便从桌上的那堆东西中直接找出一面金色的令牌。

  令牌一面用古老的篆体刻着‘如朕亲临’四个字,背面腾龙环绕着‘奉天’二字。

  舞如是随手将令牌扔给季斐然,完全不理会季斐然手忙脚乱接住令牌那满头冷汗的样子,居高临下道:“去让山下的人退兵,并让领头的来见我。”

  季斐然:“……”无语的接下跑腿任务,双手恭恭敬敬的捧着令牌立马离开。

  身在俗世,对于皇权的畏惧是刻在骨子里的,即使季斐然自负多么聪明,他内心中对于皇帝还是畏惧的,毕竟皇帝掌握着天下人的生杀大权。

  而修士不同,在他们看来,完全是强者为尊,敬畏的只是天道。

  但对于这方天地的龙气拥有者,一般修士能不招惹也不愿去招惹的,若真沾染上什么因果,那可是有损修行的。

  毕竟皇帝经常说是天子,所谓天子便是天的儿子,王朝兴衰,帝座更替都是天道家务事,你一个修道的跑去插手只怕直接会被天道轰成渣渣。

  这也是修士不喜来凡间的原因,因为一不小心便有可能触雷。

  但舞如是和柳云止不同,他们欠了皇家的一份因果,皇家的气运已经和他们二人牵连在一起,若想断了这份因果,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只要不抽风无缘无故制造大范围杀戮,不鬼畜宰了龙气拥有者,那么他们在这凡尘俗世便无碍。

  不一会儿,季斐然便带着一人走了过来。

  男人身形高大,剑眉星目,挺鼻薄唇,冷凝的面色多了些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周身隐隐约约透着寡淡冷漠的气息

  舞如是有些好奇的多看了两眼,那人似乎感应到什么,也皱着眉头看了过来,剑眉紧皱,薄唇紧抿,丹凤眼锐利的看过来,竟然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忍不住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