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武林高手

娘子,你无情 +A -A

  房间内,自从舞如是离开后,屋内明亮轻松的气氛陡然沉重压抑下来。

  “我叫什么?”青年那张俊美的脸敛了笑意,身上冷傲的气质便透了出来。

  五官俊美深刻却不显得冷硬,随便一个动作便透露出优雅而高贵的气质。他眼角微微上挑,更是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隐隐有一种压迫人的气势,不笑的时候竟压抑的让人不敢动弹。

  那种一股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冰冷让季斐然眼里闪过一丝警惕,他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的答道:“世子名云行。”顿了顿,他补充道:“字止。”

  云止……吗?

  青年垂眸沉默片刻,问:“母亲与父亲呢?”

  季斐然犹豫了片刻,看着青年深邃的眸子,立刻回答:“王爷与公主已遭遇不幸。”

  王爷?公主?

  似乎是看出青年在惊讶什么,季斐然继续道:“云王乃是靠军功封王的,也是晋国唯一一位异姓王。”所以你放心,你母亲和父亲并没有血缘关系。

  但看着青年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季斐然还是将最后一句话给咽了下去。

  “说说他们的事情。”青年慵懒的躺在床上,黑白分明的眼盯着你,明亮清透的仿佛能看到你心底最污秽黑暗的东西。

  季斐然下意识的挪开视线,作为一个聪明人,他忌讳的便是被人看透。

  舞如是刚离开房间,迎面便撞上一个小少年,她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迎上去,狭长的凤眸是不谙世事的纯真。

  “小兄弟,这里。”舞如是扬手招呼着林卓沛。

  林卓沛:“……”额角的青筋蹦了蹦。

  他脚步一点,直接飞到舞如是面前,咬牙道:“别以为你是郡主,就能用叫小狗的方式叫我过来。”

  舞如是明智的没有搭话,反而一脸崇拜道:“你好厉害啊,都会飞。”

  从来都被人鄙视智商第一次被人崇拜功夫的林卓沛立刻就飘飘然了,他心怀大畅,颔首微笑,说:“这有什么,轻身功法而已,算不得厉害。以你的资质,练上个十年八年的也能达到我这样的效果。”

  “你练了多少年了?”舞如是眨眨眼,特别认真懵懂的问,但眼底那浓浓的笑意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林卓沛却没有发现,他现在的心思全在放在这个崇拜他的人身上。

  “我资质尚可,也练了两年。”林卓沛矜持的说道,等待着小郡主的崇拜与羡慕。

  舞如是强忍着笑意,一脸惊叹道:“哇,你好厉害啊。你是不是书本里说的可以摘叶飞花的大侠?”

  林卓沛豪情顿起,双手负后,缓缓踱步,目中一片兴奋,脸上却强做谦虚:“这话不可轻言,我距离摘叶飞花那种境界还差了一小截。”

  差了一小截?我看是天与地的差别吧。

  舞如是嘴角抽了抽,看着林卓沛那兴高采烈得意洋洋飘飘然的样子,若不是还有胯下那二两肉拽着,早就上了天了。

  舞如是眼珠子转了转,惊诧道:“你这么厉害,外面那些官兵一定都不是你的对手。”

  林卓沛骄傲道:“那是他们人少。”岂不知那快咧到耳根子的嘴角完全暴露了他得意的心思。

  “你这么厉害,是不是这里的大当家啊。”舞如是忽然问道。

  林卓沛此时已经被夸的忘乎所以了,他张口就吹道:“大当家的位置多累啊,为了有足够的时间练功,我当然……”

  “你当然怎样?”

  正在幻想着自己大杀四方、事后飘然远去,独给这世界留下动人传说的林卓沛下意识道:“当然是让着崔鑫,让他做这些杂事,我花更多的时间练功了……”

  正说着,林卓沛猛地察觉不对,扭头一看,只见自家老大黑着脸站在不远处,二哥扶着门框笑得有些抽搐。

  林卓沛:“……”脸一苦,完了,吹过火了。

  粗犷汉子沉着一张脸走到林卓沛面前,直接扯着林卓沛的耳朵就往远处走去:“来来来,本寨主跟林大侠好好聊聊。”

  看着两人走远,季斐然笑了好一会儿,这才一脸歉意的对着舞如是道:“郡主,小沛年纪还小不懂事,若是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

  舞如是无辜的看着他:“不会不会,他比我厉害多了,要说不懂事就严重了。”

  季斐然眼神一闪,郑重的说:“郡主,小沛只是孩子心性。”

  他刚才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小郡主完全是逗着林卓沛玩儿,哄的林卓沛那孩子一愣一愣的。

  这位郡主和里面那位世子爷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比一个难以捉摸,他阅人无数,偏偏在这两人身上都看错了。

  舞如是沉默的看着季斐然,在季斐然额上开始冒冷汗才阴沉道:“母亲与父亲已经遭遇不测了,是吧。”她的语气十分肯定。

  季斐然愕然抬头,看到那双狭长的凤眸里一闪而逝的悲哀,随即被凛冽寒光掩盖,心里一寒。

  “是,王爷和庆阳公主已经身故。”季斐然沉声道。

  此时季斐然才清楚,这哪是看错了这位小郡主,这根本就是没对过。

  不愧是皇室的种,一个个的城府极深。

  “寨主已经着人将令尊令堂安葬了。”季斐然说道。

  舞如是冷冷的盯着他,眼神锐利如剑,声音冰冷森寒:“他们是什么身份,你们竟然敢将他们葬在这里,好大的胆子!”

  她冷起脸时,竟给人一种冒犯了天威罪该万死的感觉。

  季斐然差点就跪在了地上,他强忍着扑面而来的压力解释道:“郡主息怒,我等在寻找王爷公主时在周围发现了其他黑衣人的尸体,草民猜测,那是某些人派来阻拦郡主一行回京的。”

  看着舞如是认真听着,季斐然这才抹了把虚汗继续道:“若是将王爷和公主带着回京,第一目标太大很容易招来灾祸。第二,草民也是怕那些杀手肆意破坏王爷和公主的遗体。第三,郡主和世子一直看着双亲的遗体,怕也是……”

  说到这里,季斐然聪明的沉默了。

  舞如是不得不承认,俗世中也有与宁息比肩的人物。看着故作温顺的男人,她心下一动。

  若是将这人带到修真界与宁息抗衡,她便能多出很多时间来做其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