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郡主和世子

娘子,你无情 +A -A

  季斐然嘴角一勾,伸手摸摸舞如是的脑袋,轻柔的说:“看着我的眼睛。”

  舞如是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对上一双上挑的狐狸眼,此时那双眼睛仿佛无尽的漩涡将人拉向未知的空间。

  “小郡主若是困了就快睡吧。”柔和的嗓音响起,带着让人放松的气息。

  舞如是:“……”完全没想到这位文弱的土匪还有这等本事。但此时她也却是需要休息。

  舞如是慢慢的瞌上双目,直接在季斐然怀里睡着了。

  站在一边的大汉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轻声问道:“搞定了?”

  “搞定了。”季斐然擦了擦额上的汗,目光落在不远处一直昏迷不醒的青年身上,皱眉道:“先将人带回山寨请大夫来看看,否则这两人伤重不治就不妙了。”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向不着调的少年脸上也没有了嬉笑,他指挥着手下轻手轻脚的将人给送回山寨卧房,又派人将附近的所有大夫都给抓到山上来。

  粗狂的汉子目光落在崖下的破碎马车上,挥手找来两个人道:“你们下去将马车内的东西运上来,尸骨随地掩埋。”

  “是,寨主。”

  舞如是这一觉睡了两天,而且是被外面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随意的梳洗了一下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这是怎么了?”

  看着满大厅的人,舞如是奇怪的问:“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我母亲他们呢?”

  季斐然脸色一整,笑眯眯的走了出来,轻柔的问道:“小郡主还记得我吗?”

  舞如是故作沉思,半晌才恍然道:“我记得,你说带我去找哥哥的。”

  季斐然含笑点头,指了指山寨外面说:“你家里已经派人来找你了,我先带你去找哥哥。”

  舞如是点点头,颠颠儿地跟着季斐然去见那位名义上的兄长。

  “二哥这是想做什么?”少年一脸不解。

  粗狂大汉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却还是耐心的解释道:“我们现在被朝廷的官兵围住,他们想要给陛下交代,而我们想要活命。若是不想死,突破口就在小郡主和世子身上。”

  “可庆阳公主和云王已经死了啊。”少年纠结着说道。

  粗狂汉子脸色一青,直接站起身揪住少年的耳朵破口大骂:“就因为庆阳公主他们死了,突破口才在小郡主他们身上,你以为那些官兵为什么不攻上来,他们也是再等一个不被上头砍头得理由。草,林卓沛你也给老子动动脑子,一天光知道吃饭不长脑子,要你有什么用。”

  林卓沛这才了然,他揉着耳朵嘟囔道:“你们这些人真会玩儿。”

  眼看着大汉气的又要动手,林卓沛连忙脚下一蹦道:“我去看二哥那里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没,那些官兵大哥你自己应付。”

  话音落下,人已经消失不见。

  “这个小兔崽子。”粗狂大汉笑骂了一句,眼里闪过一丝疼爱。

  客房内,舞如是刚走进门就见背着药箱的老大夫怜悯同情道:“勉强是活下来了,但能活多久还不好说。”

  季斐然心中暗骂老大夫不会说话,立马扭头去看舞如是,果然发现小郡主眼里泪水在打转,随时能掉下来的样子

  季斐然立马手忙脚乱的去安慰,目前这位看上去状况还好的小郡主可是宝贝疙瘩啊,是整个山寨人活命的希望啊。

  “小郡主别担心。等回了京,宫中有医术好的御医,一定能治好世子的。”季斐然肯定的说道。

  舞如是吸吸鼻子可怜兮兮的说:“恩,希望哥哥没事。”

  说着,她直接朝着床边走去,正巧便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

  舞如是:糟糕了,这人居然醒了。她还没来得及制造假的记忆呢,若是被拆穿了,这可是分分钟被群殴的事儿啊。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晌,连房内的空气都阴沉压抑了起来。

  “你是谁?”清泠优雅的声音响起,自带一种刻入骨子里的骄矜贵气。

  舞如是:来了来了,果然来了,若是真被拆穿,她只能……

  “我是谁?”那声音略带迟疑的问道。

  舞如是:“……哥哥?”她还想着将所有人的记忆都给改了,没想到这位便宜兄长貌似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是我妹妹?”乌黑的长发平铺的床上,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疑惑。

  可奇怪的是,即使青年重伤躺在床上,却不会给人弱势的感觉。

  舞如是眨了眨眼,直接扑到青年怀里亲昵的道:“哥哥不记得我了吗?哥哥不要忘记小如。”

  对,这位小郡主叫云如。

  床边,青年有一瞬间的僵硬,黑白分明的眼里闪过一道流光,随即便放松了下来。他轻轻拍着怀里小姑娘的背,声音出尘温雅:“哥哥以后再也不会忘记小如的,小如乖。”

  青年低头看着怀里的姑娘,那双满是明亮笑意的眼眸像是缀满了碎亮的阳光,直直暖透到了心里。嘴边的清雅笑意让他看起来亲切温和,干净透彻。

  舞如是瞬间竟然有种心动的错觉,她呆呆的看着青年,下意识说道:“哥哥长得真好看,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青年没忍住笑了出声,随着那愉悦的笑声出口,整个房间都明亮了起来。

  在一边的季斐然内心感慨,不愧是天潢贵胄。他怒,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压抑阴沉。他笑,整个世界都仿佛被骄阳笼罩明亮了起来,这可怕的感染力真是让人心惊。

  青年眼里带着笑意,指尖在舞如是脑门上一弹,好笑道:“说什么傻话呢。”

  舞如是抱着脑门有些不好意思,那双狭长的凤眸似是因为开心染上了氤氲的雾霭,水汪汪的让人怜爱。

  青年没忍住在舞如是脑袋上揉了揉,说:“你先出去玩儿,我有话跟这位……”

  “在下季斐然。”季斐然看到世子爷朝着他看过来,立刻识趣的自报家门。

  青年友善的颔首,对着怀里的女子继续道:“我跟季公子有话说。”

  “我不方便听吗?”舞如是眨眨眼问道。

  青年摇头失笑道:“等你长大就可以听了。”

  舞如是若有所思的点头,十分乖巧的道:“那我就出去了,我一会儿再陪哥哥去找找母亲和父亲。”

  青年笑着点头,温柔的看着舞如是走出门,神色没有丝毫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