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意外

娘子,你无情 +A -A

  警兆升起的瞬间,柳云止连抬头看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榨干身体的所有潜力朝着结界冲去,

  小蛇屏住呼吸紧紧缩成一团,这等生死时刻,它和柳云止一样紧张。

  轰隆!

  柳云止一只脚刚踏进结界时,爆炸声在身后响起,虽然结界将那极强大的破坏力挡住了,但柳云止还是被那股余波给击中,整个人飞出了结界,跌进了凡间。

  十里外,舞如是倒霉的也被这场余波扫到,本来就重伤的身体现在还真没比柳云止好到哪里去。

  她踉跄的站起身,目光深沉惋惜的看着前方。

  柳云止……就这样死了?

  即使她杀死灰影,剪除一半威胁,柳云止还是跟前世一样死了?!

  舞如是此时完全顾不得身上的伤,她怔怔的朝前走着,眼里藏着些许希冀。

  她希望能看到柳云止的身影,希望那个人没有死。

  不是出于什么感情,而是天意可违的心愿。

  她在结界周围找了许久许久,却什么都没有。

  柳云止是跟着那场爆炸一起化为飞灰了吗?

  舞如是眸色深沉冰冷,难道她重生一次依旧改不了那该死的命运吗?!

  她怎么能甘心!

  舞如是急火攻心,一口血喷出,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后倒去。

  后面刚好便是结界,结界外便是俗世凡尘。

  舞如是脑袋懵了一下,等彻底清醒才发现自己被人给围住了。

  被一群土匪围住了。

  “老大,这小娘子虽然病歪歪的,但长得还不错啊,要不要带回去做压寨夫人?”嬉笑的声音传来,舞如是细细查探才发现这里是俗世。

  “压寨夫人?你脑袋装的都是屎吗?太后派人找了二十年的庆阳公主今日回京,刚好带着世子和小郡主路过咱们这儿,结果一家子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被杀,马车直接翻下悬崖。刚才那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小子和这个病歪歪的小娘子一定就是世子和小郡主了。”

  “拉着小郡主做压寨夫人?你脑子是怎么琢磨的。”粗噶的声音大着嗓门骂道,唾沫星子四处飞溅:“你小子不要命了?”

  嬉笑的声音闷闷地道:“那怎么办?那马车忽然翻了我们也不知道原因,如果朝廷追问下来我等要如何回答?”

  这时,一个轻柔的嗓音忽然道:“别忘了我们是土匪,太后宠爱庆阳公主一直未变,二十年未见想必更加想念。可公主一家子在咱们山寨外面出事,若朝廷为了安太后之心将我等问罪……”

  “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啊。”所有人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刚才轻松的气氛也变得压抑。

  “如果将这两人杀死……”满含杀意的声音响起,是开始那嬉笑的那个声音。

  舞如是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毫不掩饰的冰冷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轻柔的声音又一次响起:“闭嘴你这个夯货,杀了他们?公主一行在咱们这里出事迟早会被别人知道,你还指望着将人都杀了神不知鬼不觉?以后说话做事用点脑子。”

  “是,二哥。”

  趁着土匪们商量事情,舞如是神识一动将这片天地笼罩。

  随即,她身体一僵。

  这才发现在这凡尘不止修为被封了,连神识都被限制。舞如是有些郁闷,因为身受重伤她连结界都打不破,只能等伤势全好了,可俗世灵气稀薄的厉害,这伤得养到什么时候。

  舞如是一脸郁卒,神识却忽然掠过山崖下的马车。

  那华贵的马车看上去是摔得破破烂烂,实际却看是被强大的力量击碎。

  舞如是一眼便看出那是之前爆炸的余波造成的,车内的人不用看肯定没有存活的。

  神识一转,落在不远处土匪口中所说的男子身上,只是简单的一扫,舞如是便知道这人的身体状况。

  五脏六腑被气劲所伤,即使治好了也是个短命的,想来这就是那位世子了。

  舞如是从土匪们的话中得知,二十年前宫中发生叛乱,皇帝匆忙之下将唯一的妹妹庆阳公主和驸马云王送走。

  待平息叛乱后,与敌国又打了起来。这一打便打了十年,战后安民休养生息又忙了五年。等到太后想念女儿提起时,皇帝陛下才恍惚想起,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于是立马派人去找人,这一找又是五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在回去的路上出了这种意外。

  舞如是心想,这大概就是命吧。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在修士动手之际走到这里被殃及池鱼。

  刚好被她给撞上并被误认为是那位小郡主,而那世子便是她的……哥哥了。

  舞如是被哽了一下,叫一个不到二十的小鬼哥哥,还真是莫名有些心塞啊。

  “老大,我看只能带人进山寨了,请大夫来治治,有小郡主和世子作证,这件事情才会有转圜的余地。”轻柔的嗓音说道。

  这是结果出来了!

  舞如是捂着额头,睁开眼睛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

  她狭长的凤眸带着戒备和恐惧看着那些土匪,清脆的声音慌乱道:“你们是什么人?母亲,父亲,哥哥……”

  长相粗狂的汉子在见到小姑娘恐惧的眼神时讪讪收回踏出去的脚,尴尬的后退一步对那位文弱书生使眼色。

  ――上啊,咱们山寨就你长得还能看,快哄哄,没见小郡主都哭了。

  莫名读懂自家老大眼神的季斐然:“……”

  “小郡主别哭,我带你去找哥哥。”作为土匪中智囊的存在,季斐然也是第一次哄着小姑娘,之前笑得像狐狸一样的表情也有些僵硬不自在。

  舞如是却很给面子不闹了,她眨巴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紧张的问:“真的吗?”

  季斐然僵硬着笑脸,声音轻柔的回道:“当然,我从不骗人……”

  “咳咳……”这话刚出口,土匪们都没忍住笑了起来。在季斐然刀子一样的眼神扫过后,立马又憋了回去,却因为憋得太急直接岔气了。

  季斐然不骗人?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若他不骗人,佛主都能还俗了。

  舞如是嘴角抽了抽,假装没看懂这些人的意思,可怜兮兮的道:“那你带我去见母亲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