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反击

娘子,你无情 +A -A

  少女在他怀里剧烈的挣扎着,柔软的声音满是惶恐的喊着:“你快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灰影脸上满是猥琐的淫笑,他伸手在少女脖间一点,少女再也出不了声:“这会儿还是安静着点儿,别把嗓子叫坏了,想叫一会儿要更大声的叫。”

  说着还嘿嘿笑了两声,完全不知他怀中的少女眼里那冰冷森寒的杀机。

  就在他刚寻到合适的地方春心荡漾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混账老色鬼,去死吧。”

  一道纯白到圣洁的光芒在胸腔炸开,从前胸刺透,从后背冒出。冰冷决绝的剑气在体内炸开,瞬间将他的五脏六腑搅成粉碎。

  灰影满脸不可置信,他低下头,白光散去后那置他于死地的东西也露出了真面目――黑白相间的剑。

  古意森森,寒气凛然。

  “你是谁?”灰影看着不知何时站在远处的红衣少女,满是不解。

  这少女绝不是普通人,不说她完全隐匿自身修为的功法,就是那与宁息比肩的心机就让人望尘莫及。但这样出色的一个人他居然没有听说过,也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布局杀他!

  他完全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舞如是嘴角一勾,声音没有任何起伏道:“你昨天才围杀过我,这么快就忘了啊。”

  灰影眼里浮现出了然之色,‘咚’的倒在了地上,已经气绝身亡。

  舞如是心神一动,轮回剑化为一道流光回到丹田内。她看着灰影的尸体,微微瞌目。

  无数道剑气凭空出现,瞬间变将那具尸体搅成粉碎,什么都没留下。

  “咳咳……”舞如是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嘴角殷红的血迹流了下来。

  本来她重伤未好,后借助轮回剑内她上一世留下的力量强行将修为提升,现在又拼尽全力杀死灰影,伤上加伤。

  但舞如是完全没有顾忌自己的伤势,看着金丹期修士的方向眼里一片冰寒,口中喃喃道:“现在就只剩下那两个金丹期了。”

  但她现在重伤,想要完全杀死那两人很难。

  舞如是皱眉沉思,随手将嘴角的鲜血擦去,眼神忽然落在了手上的戒指上。

  她想到之前在古墓中东晟剑圣送给她的储物戒,这一路被人追杀忙得都没时间看。

  舞如是立刻将神识探入戒指中,片刻,她脸色一僵。

  神识一动,一根通体火红的簪子出现在手中,簪子通体刻着昂扬的火鸟,那一根根羽毛都栩栩如生。

  ――离火簪!

  舞如是眼睛死死地盯着簪子,这簪子她无比熟悉。因为上一世,这根簪子一直戴在宁息的头上。

  也是这根簪子,引来大火崩碎了剑道宗,禁锢了剑道宗数十万弟子,也将她葬送。

  舞如是下意识想要将离火簪毁了,但出手的瞬间眼里莫名的流光闪过。

  她轻抚着簪子,簪子的尾部似乎是不小心刺破了舞如是指腹,鲜血却诡异的被簪子吸了个干净。

  这时,舞如是才感受到自身与离火簪若有似无的联系。

  “认主吗?”舞如是哼笑了一声,心念一动,离火簪上的火鸟消失不见,眨眼间变成了一把剑的形状。

  舞如是满意的在离火簪上弹了下,眼里带着喜色。既然离火簪在,那么生命之基肯定也会有。

  不过现在她没有时间整理戒指中的东西,想到那两位金丹修士,舞如是凤眸微挑,翘起的嘴角让人察觉不到任何温暖,反而有种讥诮、冷冽之感。

  “咦?”金丹修士忽然奇怪的叫出声,神识在周围转了一圈,惊讶道:“大人的结界碎了。”

  另一人嘿嘿一笑:“莫不是跟小妞太投入了不能再分心控制结界?”

  金丹修士脸色一变,暴怒道:“你脑子里都是草吗?元婴期的结界怎么可能因为那种原因碎掉。难道你睡着了周身的护身灵气就没有了,你到底长不长脑子?”

  那人悻悻的缩了缩脖子:“那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要么是大人主动撤去的,要么是大人出事了。”金丹修士一脸严肃道:“大人能给咱们设下结界,想来不会主动撤走。那么……”

  忽然,金丹修士大叫道:“警戒!”

  可惜已经晚了,在金丹修士眼皮子底下,那人浑身燃起了烈火,那火来的诡异,像是忽然从他身体内部烧起来一样。

  片刻光景,那人连一声完整的惨叫都没喊出来就化为一撮灰烬。

  “谁?出来,给老子滚出来。”金丹修士眼里深藏着惊恐,色厉内荏的喊道。

  只有金丹修士自己知道,他已经出了一头的大汗!冷风一吹,后背凉嗖嗖的,像是被浇了一瓢冷水。

  这种神秘莫测的手段太惊悚了,跟他实力相当的修士竟完全没有发觉就被得手了。

  轻松的连敌人怎么出手都没有搞清楚。

  那自己呢?

  现在都没找到敌人在哪里……

  细思恐极,金丹修士把自己给吓懵了。以至于神识中猛然出现一道红影时,直接吓破了胆子,条件反射性给自爆了。

  被不按常理出牌的金丹修士炸伤的舞如是:“……”站在原地没忍住破口大骂:“混账东西,胆小鬼,蠢货老色鬼。活了几百年都白长了这么大,胆子比针眼还小,简直混账东西。一言不合就自爆,真真是混账……”

  舞如是捂着身上的伤口,鲜红长袍破破烂烂,一头柔顺的头发也乱糟糟的,跟凡间灾荒年代的灾民有一拼。

  看着周围被强大力量冲击地坑坑洼洼的环境,舞如是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她只想不留任何痕迹的将人给宰了,没想到这人胆子太小,生生将自己给吓的自爆了。

  舞如是从怀中拿出一条帕子捂在嘴边,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响起,鲜血从口中涌出,白色的帕子也被血染红。

  舞如是努力平稳了下气息,那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

  她随手将染血的帕子扔向半空,眼里锐光一闪,一团火焰直接将帕子烧毁。

  舞如是看着极北的方向,狭长的凤眸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柳云止,我欠你一条命,这次便救你一次,以后……”冰冷无情的声音在这片天地蔓延,连空气都阴沉了下来:“各安天命!”

  红色身形没有任何停留,直接朝着极北的冰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