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拼演技的时候(二更)

娘子,你无情 +A -A

  舞如是逃出包围后不敢有丝毫停留,若是灰影追来,别说是救柳云止了,她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舞如是强忍着身上的伤夤夜不休赶了五天路,在一望无边的莽荒山林之中,再也压制不住伤势从飞剑上跌倒下来,一口血喷出,脸色苍白如纸。

  躺在地上休息了会儿,舞如是踉跄了几步才扶着树勉强站稳。

  身上的黑布有些破烂,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舞如是眼里闪过一丝嫌弃,直接将黑布脱掉,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舞如是估摸了自身伤势,若以现在的状态加速赶路,真到了冰渊怕也帮不上什么忙,送死倒算一个。

  她皱了皱眉,走到一处三人合抱的大树前,脚尖一点已经窜到了树冠顶上盘膝坐下。

  浓密繁盛的绿叶将她围的严严实实,偶尔有一星半点的阳光洒下,竟有种梦幻的感觉。

  舞如是吃下一粒疗伤药,紧闭双目调动体内的灵力疗伤。在她身前,剑气组成了一圈又一圈的屏障,凡是进入这里的,不管是人或物,尽皆被这股剑气绞碎。

  一夜过后,舞如是猛地睁开双眼,那双眼明亮凛冽,让人一见生畏。

  似乎察觉到什么,舞如是从树上跳了下去,抬头看向不远处烟尘滚滚的地方,鼻尖微微一动。

  血腥味?!

  舞如是脸色不变,微微瞌目,周身的气势收敛的干干净净。一身红衣没有了以前危险森冷的感觉,反而有种风华绝代的贵气。

  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着那脚步声的接近,远方那熟悉强大的威压蔓延而来。

  舞如是眼里飞快掠过一丝杀气,灰影居然追上来了!还真是阴魂不散,既然躲不过,只能想办法杀掉了他们了。

  想到灰影的某些爱好,舞如是眼睛一亮。

  她神色微变,眉目流转间眼里的精光消失干净,看上去就是一个从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

  舞如是刚上前走两步,感觉有些不太合适。脚步一顿,转身从树上取下一条柔软的枝桠,眨眼间编成了一个精致的篮子。

  她随手采了些地上的蘑菇放进去,拎起篮子就朝着脚步声响起的方向走去。

  血腥味越来越大,舞如是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轻松纯真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沉重无力的脚步在面前停下,‘咚’一声响,青年倒在了地上。

  舞如是抬头一看,青年一身鲜血,眼神暗淡,胸口破了一个大洞,全凭着坚韧的意志力走到了这里,但也仅此而已。

  这伤口一看便知是被修士弄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高高在上的修士竟然对普通人出手。

  舞如是皱了皱眉,想要再细细查看时,强大的神识笼罩而来。不远处,灰影与身边的两人定定地看着这一幕。

  舞如是眼珠子一转,脸色瞬间一白,手中的篮子掉在地上却好似没有察觉。

  在不远处的三人看来,少女眼里只有面前的青年,她双手有些颤抖的想要去摸摸青年却又缩了回去,仿佛被青年浑身的血给吓着了。

  “哥哥……哥哥……”纯真的声音满是惊恐,随着声音出口,少女似乎猛地惊醒,直接扑到青年身前,声音颤抖的叫道:“哥哥你怎么了?哥哥你醒醒看我一眼,我是如儿啊,哥哥……”

  但青年没有一丝反应,脸上泛着不祥的死气,没有任何呼吸。少女不敢相信的叫喊着,绝望的声音满是痛苦。

  “哥哥,哥哥……”她好像有很多问题要问,有很多话要说,但话到嘴边却只有这两个字。

  片刻,少女猛地惊醒,口中喃喃道:“爹,娘……”

  她踉跄的起身想要朝着浓烟滚滚的地方跑去,脸上的焦急恐慌怎么都掩饰不住,那双漂亮的眼底深处还带着迷茫,似乎完全不懂为何会天降噩耗到自己家中。

  灰影身后的金丹修士眼神闪了闪,道:“大人,那小姑娘快跑到我们这边来了。”

  灰影冷冷地盯着他道:“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有任务在身?”

  金丹修士舔着脸一笑,笑里满是令人恶心的欲*望,他搓搓手不好意思道:“大人放心,属下一定会将正事放在心上的,不过那小姑娘那么好的资质……”

  灰影摆摆手嫌弃道:“快去快回,别浪费时间。”

  金丹修士嘿嘿一笑,伸手拉过旁边同样一脸兴奋的男人道:“大人要跟属下一起去吗?”

  灰影神识落在少女那精致漂亮的脸上,心下一动,他也有很多年没有纾解欲望了。而且那少女一看就是极品,若是在太一仙宗,那也是能排的上号的。

  想到这里,灰影心下火热。

  他看了看身边的两人,一脸严肃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守着,我出来后你们再去。”

  金丹修士两人顿时苦了一张脸,早知道就不问老大了,老大若是先去还不得将人给玩儿死。

  灰影不理会两人如丧考妣的脸,身形轻轻一晃人已经消失不见,临走时还在两人身边布下结界防止两人偷听。

  灰影直接来到了少女身前,少女似乎被眼前忽然冒出来的人吓到了,她警惕地退后了两步,紧张地咬了咬唇,脸色发白声音颤抖的问:“你是人是鬼?”

  灰影眼神露骨的将少女打量了一遍,只觉得这少女诱人的紧,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该死的让他心动。

  灰影本想不管不顾将人抗走,可这会儿看到少女的姿态竟然罕见的温柔了起来,行为举止也变得翩然有风度,可惜那眼神却依旧灼热。

  “我当然是人了。”灰影笑着说道,步伐朝着少女靠近。

  “我不信。”面前的少女眼里露出惊惧之色,一步步后退:“人怎么会忽然冒出来?!”

  “小丫头戒心还挺重的。”灰影越看越是心痒难熬,这么一个处处符合自己胃口的女人还是第一次发现,今天可真是捡到宝了。

  不由分说,在少女惊惧的目光中,灰影就像一个采花贼,一把将人揽在怀里朝着远处偏僻的地方飞去,神识还四散开来寻找更舒坦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