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对战(求支持)

娘子,你无情 +A -A

  而所谓暗影,便是大宗门为了保护有天赋的弟子不会中途夭折,将一些穷凶极恶的魔修或者犯了大错的弟子抽出一缕神魂控制在手中并驱使他们。

  一旦他们不听话,主人的一个念头便能让他们自爆。

  看着挡道的人,舞如是停下脚步,黑布下的眸子冰冷凛冽。

  对上灰影满是杀机的眼神,舞如是便知道此事无法善了,她直接唤出鬼蜮剑朝着灰影刺去。

  “不自量力!”灰影嘲讽道,随手一掌便将鬼蜮剑打落在地。但那一掌的威势却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猛烈的朝着舞如是而去。

  舞如是想要躲避过去,神识中那一掌的路线十分明显,对于拥有上辈子元婴巅峰期的神识,这一掌在她眼里破绽百出缓慢异常,可身体却被那股威压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等级的差距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越过去的,传说中越级战斗也只是在低级别。

  极度危险下,舞如是眼神越发的冰冷无情,仿佛随着危机的接近,自身的情感也被抽空了。

  在那一掌即将到来的瞬间,舞如是丹田内的轮回剑‘嗡’一声铮鸣,剑身纯白的光晕将舞如是包裹住。

  黑布下,舞如是狭长的凤眸一闪,凛冽的剑气穿透黑布直朝着灰影刺去。

  灰影眼睛一疼,轻蔑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他忽然发现面前这个故作神秘的家伙竟然在短短一瞬间从金丹初期一跃达到了元婴中期,这可是一个大境界的跨越啊。

  但灰影没有意外,在外面行走,谁还没有保命的秘法,这种透支自身力量短暂提升修为的你功法并不稀有。

  “杀。”灰影冷漠的下令道。

  他身后六道影子迅速将舞如是包围了起来,每个人都有金丹中期的修为。

  舞如是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些人,神色也慎重了起来,今日一不小心她可就要陨落在这里了。

  宁息拉拢手下的能力一直都让她佩服,但针对一个柳云止竟然出动这么多底牌,看来在宁息心中柳云止的地位还不低呢。

  提起柳云止,舞如是脸沉了沉,那个混账的扫把星,遇上了就没有好事。他倒是轻松跑了,可快搭上了她一条命。

  舞如是手掌一握,黑白相间的轮回剑凭空出现,剑身散发着古意森森的寒气,铮鸣声声响起,嗜血的欲望在舞如是脑中叫嚣着。

  “你想杀了他们?”舞如是摸着轮回剑轻声询问。

  剑身震颤,庞大的杀机朝着灰影等人碾压而去,直接用行动回答了舞如是的话。

  舞如是眸色一厉,紧握住轮回剑,携惊雷之势向周围那六个金丹期敌人袭去。

  这一掠迅疾无比,左边那位金丹修士只来得及递出平平一剑,舞如是身形已经从他身边闪过。

  在舞如是与下个目标打起来时,这位修士脖间才猛地喷出一股鲜血,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右边的金丹期看到这一幕慌乱了一下,舞如是抓住这个机会,身形一动已经来到这人面前。

  金丹修士仓促出手,剑势稍弱,然而他毕竟是一流高手,这一剑带着江海翻腾的强大,激流暗涌。

  舞如是没有半分后退,周身剑气肆虐,一身气势极其骇人。

  即使被黑布包裹住全身,也能让人远远察觉到那冰冷无情、无喜无怒的森寒冰冷。此时的她就如同那手中之剑,散发着拒人千里的冷意和一往无前的决绝。

  她被黑布包不包裹都不重要了,因为她周身被一团强烈的剑意包围,使人觉得她就是剑,剑就是她。而剑意中又带着无边的杀意,哪怕看上她一眼,就仿佛连神魂都要被冻住一般。

  右边的金丹修士被这骇人的剑气惊住了,他脸色煞白道:“无情剑道……”

  “哧!”一声轻响,轮回剑从那人胸前穿透直朝着下一个人袭去,直到他倒在地上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第三位金丹期显然也被那句无情剑道给惊着了。对于剑修来说,无情剑道的威力堪比剑中魔君,让人闻之生畏。

  只是听到这个字眼,他已经丧失了锐气,再无一战之力。

  舞如是眸光一闪,狭长的凤眸仿佛蕴含着一往无前的决绝杀意,在张开的刹那,猛然爆出来两团冰冷的剑芒!但这只是一股意念,即便如此,这股意念也直冲进面前人的识海,将其搅成粉碎。

  看着电光火石间自己这方已经折损了三人,灰影的脸色难看的厉害。

  这些可都是要带去伏击柳云止的,若是柳云止的事情出了差错,宁息那里可不好交代啊。

  时间时间,现在不止舞如是着急想要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些人或者逃出包围,灰影也着急希望能靠着属下人多阻止舞如是一会儿,等秘法的时间到了,舞如是处于虚弱期还不是任由自己宰割。

  可手下这些人也太不顶事儿了,让人一个照面就被杀了,简直就是一群废物。

  眼看第四个人即将丧命,灰影也不敢等了,若属下人全部折损在这里,难道他要独自一人前往冰渊?吴钊肯定会嘲笑他的。

  想到这里,灰影伸出右手,掌心朝着舞如是的方向狠狠一握,一道冲天黑色雾龙凭空冒出,迅速朝着舞如是的背后撞去。

  舞如是浑身寒毛直竖,脑中叫嚣着危机危机,她果断收回刺出去的剑,伸手将面前的修士一扯挡在了身前。

  一切动作都只是在瞬间完成,黑色雾龙已经撞了过来。

  铺天盖地的威势穿透修士的身体打在了舞如是胸前,舞如是没敢停留,一掌挥开已经死去的修士,借助灰影这招的威势离开了包围圈,朝着远方窜去,瞬间已经不见了人影。

  还存活下来的两人一身狼狈的回到灰影身前,满脸冷汗,眼里满是惶恐。

  灰影阴沉着一张脸吩咐道:“将他们埋了。”

  走时带了六人,还没离开东夷山就死了四个,他总觉得这一次任务并非那么容易。

  “大人,我们追吗?”一位修士问道。

  灰影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声道:“追什么追,别忘了我们的主要任务。”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