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跑了!

娘子,你无情 +A -A

  之前那股强烈的警兆在心中凝聚不散,她十分担心柳云止出什么事情。

  只要助他躲过这次危机,偿还了前世欠下的因果,未来便再无交集。

  他们本就该没有交集的。

  舞如是瞌目,心神缓缓地沉浸了下去。

  柳云止房中,小蛇翘着尾巴趴在桌子上:“云止,真要走吗?我看那人对你并无恶意。”

  柳云止摩擦着指尖的戒指,声音肃然而孤绝:“我知道,就因为知道才要离开。那人虽然修为能压制住我,但你别忘了,我并没有出全力。”

  “但那人也没有出全力。”小蛇一针见血。

  柳云止冷哼:“我与他交手了这么多次,他的能力难道你比我还清楚?”

  小蛇诺诺不言。

  柳云止随手将自己的东西全都装进储物戒中,淡淡的道:“今日那股警兆想来他也是知道,所以才不想我离开。这人对我没有恶意还想方设法护着我,诡异至极。而且……”

  “而且什么?”小蛇听到柳云止话说了一般,忍不住问道。

  柳云止眸光一闪,而且那人对他似乎很熟悉,也让他有种心悸的感觉。他黑白分明的眼里闪过一丝茫然,瞬间又隐了下去。

  看出柳云止并没有回答的意思,小蛇问道:“我们何时走?”

  柳云止没有理它,坐在桌前指尖一下下轻扣着桌面,姿态慵懒清贵,神色冷然锋锐。

  等小蛇快要睡着之时,一道熟悉的气息拽着它尾巴化为一缕清风飞出了窗外,而窗户在一瞬间无声无息的闭合了。

  第二日清早,舞如是猛地睁开眼睛,心下暗道一声糟糕。果然,当她神识笼罩整间客栈时,柳云止已经不见了。

  先不管柳云止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瞒过她的神识,关键是那家伙不知死活的跟她分开。

  “混账东西,活该被人杀掉。不知死活的蠢货,好赖不分的小王八蛋……”客房内,舞如是气得语无伦次的破口大骂。

  骂到最后忽然醒悟过来,现在最应该做的是追上去狠揍那人一顿,然后拉着那人逃过这场追杀,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啊。

  想到这里,舞如是立刻朝桌子上扔了一颗中品灵石准备跳窗而出。

  但就在她一只脚落在窗台上时,心中猛地窜起一股警惕。

  有人监视!

  舞如是心下一转,脸色一变。

  这监视的人应该是冲着柳云止来的,修为至少在元婴期。以这人的修为迟早会发现柳云止离开的。

  既然柳云止有能耐躲过元婴期的监视,那撑上一段时间想必也是可以。

  即使上辈子直到被她遇见,柳云止不也没死吗?

  舞如是眼珠子一转,将包裹着的黑布掀开,随手在脸上一抹,那精致的带有侵略性的美瞬间变的妩媚,一身红袍也给人一种风尘妖娆之感。

  她随手将头发弄得有些凌乱,一手抱着桌上的茶壶朝着门外走去。

  “哎你等等……”舞如是刚走出房门便被小二给拦住了。

  察觉到那股神识落在自己身上,舞如是更加谨慎的将所有气息都收敛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不懂修为的普通人。

  她抬起头,大大地眼眶蕴满泪水,妩媚的脸上带着惶恐,似乎被吓到了一样。

  小二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瞬间脸红心跳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的说:“姑、姑娘……小的是说,你手中的茶壶小的拿下去就行,您歇着就好,歇着……”

  说着,小二满脸通红的从舞如是手里接过茶壶,转身就跑。

  舞如是站在原地目瞪口呆,似乎被吓到了一样。

  片刻,察觉到那道神识离开,舞如是立刻借机走出了客栈,在一处小巷子里恢复了本来面目。狭长的凤眸闪烁着寒光,鲜红的衣袍竟有种森寒血腥的气息。

  就在这时,远处的客栈内猛地曝出一股强大的威压。

  元婴中期!

  舞如是心下一沉,看来那人已经发现监视的人消失了,接下来――只希望柳云止好运的能撑下来。舞如是神色冰冷,眼里没有半分情绪。

  她随手将黑布裹在身上,迅速朝着冰渊飞去。

  鬼林旁,宁息听到灰影带来的消息猛地站起身。

  他在原地绕了两圈后,果断的下令道:“你带人先前往冰渊与吴钊汇合,一旦发现柳云止的身影可直接动手。”

  顿了顿,他补充道:“若是见到那浑身裹在黑布中的神秘人,直接杀掉。”

  “是。”灰影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敢有丝毫耽搁,迅速点齐人马朝着冰渊赶去。

  宁息抬头,俊美的脸上缓缓勾起一个笑容,他看的方向郝然便是太一仙宗。

  “这天也该变变了。”宁息轻声叹息,随着他这句话出口,空气猛地沉郁了起来,清朗的天空也阴沉了下来。

  看着灰影消失,宁息定定地看着坍塌的方向,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我费尽心机算计来的机缘居然让你毫不费力的得到,柳云止,你果真是我的克星。

  宁息很不甘心,他从小自负聪明,智谋过人。他算计所有人,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可这一切在碰到柳云止就变了。

  从见到柳云止第一面他就知道,柳云止跟他不同。柳云止太过耀眼,太过聪明。他仿佛能看出任何人的伪装和心底的阴暗,但他从来不说,就那么高高在上的看着你为了欲望挣扎算计。

  那人仿佛是天道宠儿,只要一出现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不用算计,不用筹谋,一个眼神便有人前仆后继的为他办事。

  这样一个人不应该与他存在在同一片天地,或者说,这样一个人本不应该存在在这世上!

  宁息转身朝着冰渊的方向走去,决绝的没有丝毫留恋,身形一晃便失去了踪影。

  舞如是在拼命的赶路,鬼蜮剑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红的长线久久不散,因为速度太快划破空气的音响在她离开许久后才传出来。

  但没走到半个时辰,舞如是被人拦住了,拦住她的人正是灰影。

  舞如是对这人很熟悉,上辈子,他们可是一同处事了将近一百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