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东晟剑圣

娘子,你无情 +A -A

  中正的声音是毫不掩饰的洋洋得意:“好巧啊星海,在这里都能碰到你,不过你的招式进步了许多嘛,多亏了我整天给你喂招。”

  柳云止眼里一簇小火苗升了起来,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这个厚颜无耻的人,一字一顿道:“那可真是麻烦你了。”

  舞如是轻哼一声,问:“你怎么来了这里?”

  柳云止拍了拍衣袖,一脸阴沉:“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舞如是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两人默契的保持着目前的距离,朝前走去。

  这里比外面的山谷还要大,正中央,是一座无比巨大玄晶做成的透明冰棺。

  冰棺内,一个人影静静浮在其中。

  女子紧闭着双眼,嘴角边挂着一抹恬淡地笑意,整个人好似处于睡梦中一般。

  她乌发如墨,淡绿色罗裙上绣着繁杂而神秘的符文。

  周围庞大的灵气在冰棺旁边形成一小池灵液,灵液外围种满了紫色丁香花。

  淡淡的花香弥漫,灿烂的花儿摇曳生姿,将这里衬托的好似人间仙境般。

  “她很美是不是?”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舞如是顿感毛骨悚然,连柳云止都被吓了一跳。

  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只见冰棺上方漂浮着一位青年。

  宽衣广袖,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背后,面容年轻而俊美。

  这人出现的一瞬间,温养在舞如是丹田内的轮回剑猛地响起一声铮鸣,竟有种直接冲出与这人一战的狂热。

  就好像碰到平生与自己难得一战的对手,不打得惊天动地你死我活决不罢休。

  “东晟剑圣!”舞如是无意识的呢喃道。

  柳云止瞳孔猛地一缩,竟然是东晟剑圣?这人竟然还活着。

  那么,冰棺内的便是丁香仙子,那位传说中东晟剑圣的夫人。

  青年,也就是东晟剑圣微微一笑,给人一种斩断所有黑暗的浩然正气:“我是东晟。”

  顿了顿,他的目光落在舞如是和柳云止身上,眼里闪烁着愉悦:“我已经等的太久了,阿香的神魂已经凝聚,只要找到我们两人的传承者,便可以一起去投胎了。”

  “刚好在这个时间,你们两人出现了。一位剑修,一位法修。刚好符合我们夫妻两人的传承,这可真是天意啊。”东晟说着,满是笑意的眼猛地一凛。

  一股强大的剑意化为流光穿透那层黑布窜进了舞如是的额头,驻扎在舞如是的识海内。

  识海何等重要,舞如是瞬间什么也顾不上,立刻将所有意识沉浸了下去。

  柳云止见到这等意外,准备冲上去帮忙,毕竟在这个诡异的古墓里还有一个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不用想都知道一路上与他打打闹闹的黑袍更加可信些。

  结果没等柳云止有所动作,白色的丁香花瓣飞快的窜进柳云止的心口。

  柳云止:“……”眸色一沉,也顾不上舞如是,立刻将所有灵力聚集包围住心脉,神识探入进去细细查探。

  而舞如是和柳云止都不清楚,此时的鬼林外,宁息随手杀死几个带路的村民,快速的朝着古墓而来。

  古墓内,舞如是的神魂深入识海后才发现,一把充满杀戮的赤色长剑正孤傲的漂浮在识海上方。

  长剑每旋转一次,一股股剑道心得便涌入脑海。

  这是……东晟剑圣的剑道传承?!

  另一边,柳云止的意识也正接触到了那朵丁香花,花香清雅柔和。但让柳云止惊讶的是,那淡淡的花香中竟然蕴藏着无数大道规则,这对法修来说,可是无上至宝啊。

  下一刻,舞如是和柳云止同时睁开双眼。

  东晟剑圣微微一笑,随手一捏,灵液池边缘的一朵灿烂丁香花飞向手中。

  他动作轻柔地将花放在女人的身旁,语气柔和道:“阿香,我已经等待太久了。我每天都在思念你,你呢?你的梦里可有我?”

  东晟剑圣轻抚着女人的脸颊,眼神里满是缅怀:“你们两个小辈若是见到楚暗和董疾,代我说一声,就说……”

  东晟剑圣抬起头,眼里染上了一丝歉意:“是我愧对他们。”

  舞如是和柳云止齐齐恭敬的应道:“是。”

  楚暗乃是剑道宗前任宗主,而董疾便是太一仙宗的前任宗主,他们二人与东晟剑圣乃是拜了把子的兄弟,有着过命的交情。

  东晟看着两人,眼里是浓浓的缅怀和思念。忆起三人纵横天下之时的意气风发,忆起三人生死之下的互相牺牲,忆起三人月下痛饮的潇洒笑骂,忆起三人共伐强敌时的嬉笑怒骂……

  东晟大笑一声,随手将两枚储物戒弹向两人,挥袖将两人送出了古墓,道:“我这一生,好兄弟有了,红颜知己有了,死也瞑目了。你们两个小家伙,快些成长起来吧……”整个大陆需要你们。

  待舞如是和柳云止脑中的眩晕停止时,‘轰隆’一声大响震耳欲聋。

  抬头看去,两人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鬼林外,而传来巨大声响的便是那古墓的方向。

  “这是……塌了吗?”舞如是喃喃道。

  柳云止抿了抿嘴,冷声道:“你不会看吗?东晟剑圣建造这座古墓的目的便是寻找传承,如今心愿已了,当然是带着丁香仙子投胎,此处已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舞如是沉默了片刻,就在柳云止这货是在伤感时,只听这人道:“古墓塌了,你准备打算怎么办?”

  柳云止皱了皱眉,甩袖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边走边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倒是管得多。”

  “混账东西,怎么说话呢。”舞如是心中有些冒火。

  若不是担心你这个不走心的家伙去冰渊被宁息的人给伏击惨死,我才懒得理你。居然还敢给我甩脸色,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听出舞如是语气中的怒火,柳云止脚步一停,不情不愿地转过身道:“回客栈,睡一觉起来再打算。”

  舞如是冷哼了一声这才放过他。

  直到两人离开后,一身狼狈的宁息才踉跄地从阴暗处走了出来。他深深地看了眼远处坍塌的地方,目光落在了舞如是和柳云止离开的方向,眼里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看来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而是被刚才那两人夺取机遇几率,将近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