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鬼林

娘子,你无情 +A -A

  以舞如是和柳云止的修为,不过两个时辰便已经到了东夷山。

  这一天,东夷山来了两个古怪的人,都是一身黑袍不说,其中一个将全身都裹住了黑乎乎一片啥都看不见,另一个一脸阴沉不好惹,还不如也裹起来呢。

  天味楼,自从舞如是和柳云止两人走进来后,所有人的视线都似有若无的落在两人身上,眼里隐隐有忌惮、畏惧、好奇、探究等等。

  柳云止叫了一桌子的菜,目光懒洋洋的看向舞如是,目的显而易见。

  这人将自己裹得黑乎乎的,一路上也没让他看见脸,现在一桌子饭菜就在眼前,他就不信这人还裹着脸吃饭了。

  结果,只听那人淡定道:“小二,送一桌酒菜到客房。”然后转身朝楼上走去。

  柳云止:“……”这种一路上遇到克星的即视感这会儿越加强烈了。

  “哎,我听说李二狗又去鬼林祭拜他婆娘了。”隔壁桌,青年低声说道。

  他身旁的中年男人满是感慨的低声回道:“一个月去祭拜两次,李二狗还真是爱他家那婆娘啊。”

  “爱什么啊。”青年嗤之以鼻,随即悄悄的说:“我估摸着是中邪了,不然怎么跑那么勤快。听说那里有一座万年古墓,说不定李二狗是被里面的女鬼给迷住了。”

  柳云止听到古墓二字时,目光一沉,看着桌上的饭菜时他心中一动,准备晚上去探探所谓的鬼林。

  说不定,这还真是宁息探到的那个古墓呢。

  只要想到能让看不顺眼的人吃亏,柳云止的心情就愉快了起来。但一想到楼上那位阴魂不散的同伴,他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楼上客房,舞如是看着放好的饭菜,意识一动,便将其收进储物袋中。

  本就是金丹期,早已经辟谷,刚才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柳云止想必是想听什么消息才坐在外间吃饭,金丹期的神识可以将整间客栈笼罩,任何消息都逃不过。

  看来柳云止那家伙是不想跟她呆在一起吧,黑布下,舞如是狭长的凤眸流光异彩,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看着别人敢怒不敢言,她这一整天都是好心情啊。

  随手倒出一杯茶,舞如是打开窗户收敛了全身的气息化为一道霞光飞向远处的荒山。

  与此同时,正在大厅听八卦的柳云止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在意识中问道:“碎星,黑袍刚才是不是出去了?”

  小蛇吐了吐芯子,没好气的说:“本王的实力被你一直压制着,你不提升修为本王也只能这么弱,你都没察觉还指望本王?说笑话呢。”

  柳云止脸一黑:“你不会闻吗?”

  小蛇恨不得一口咬死这家伙,它咬牙切齿道:“本王又不是狗。”

  “没用的东西。”柳云止直接单方面粗暴的切断了两人的交流,气的小蛇都快炸了。

  柳云止喝了杯茶后,心里还是觉得不舒坦,他直接结账后便朝着别人说的鬼林走去。

  还是不等晚上了,总觉得等到晚上会出现什么变故。

  舞如是飞快的朝着荒山奔去,脑中一直在回想着前世传出来的关于古墓的事。

  她来到一片树林边停下了脚步,此时太阳高照,但这里却给人阴冷不祥之感。

  此处荒无人烟。只是站在林子边上,都有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舞如是拿出一颗避毒丹含在嘴里便朝着林子走去,这个传说中的鬼林里常年照不到阳光,瘴气、毒虫都可能会成为修为低下的人的催命符。

  鬼蜂毒花嗜血藤,随着阻碍越来越多,路越来越难走,舞如是的神色也越加的凝重和敬佩。

  东晟剑圣对其夫人真的是全心全意,能在人死后花费全部心血布置这么多陷阱来防止有人打扰沉睡者的安宁,两人的感情一定很深。

  那么,东晟剑圣失去爱侣后会有什么结果?!

  想到这里,舞如是的脚步猛地一顿。

  也许,这里并不紧紧是一个女人的长眠之地,还是一位惊天动地的剑圣的埋骨之所。

  若真是如此……她便不该来的,所有人都不该来这里打扰那两人。

  可前世却没有听说过东晟剑圣在这片墓地出现,究竟是哪里出错了,她一定是遗漏了什么。

  舞如是刚想退出去,铺天盖地的剑气将她包裹在内一闪而逝。没被任何人所察觉时,鬼林中已经失去了舞如是的踪影。

  等舞如是回过神来,人已经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周围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只有一条白玉铺成的台阶,往下延伸。以舞如是金丹期修为,朦朦胧胧竟也看不到底。

  舞如是嘴角一勾,看来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古墓了,否则谁舍得用这样的灵玉铺台阶。

  舞如是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里见不到太阳,却亮如白昼,前后都是望不到头的石阶,从台阶下的风声判断,这台阶还是悬空的。

  她眼神一闪,当下便走了进去。但当舞如是的刚踩在玉阶上时,黑布下的表情僵了僵。

  她这才发现每走一步压力都是前面阶梯的相互叠加,可想而知最后一个阶梯压力能有多大,那可是所有台阶压力的总和。

  但舞如是没有丝毫却步,她随手将身上的黑袍解下,鲜红的长袍被台阶下的风吹得猎猎作响,乌黑的长发在空中凌乱的飘舞。

  那双狭长的凤眸厉芒一闪便将所有外放的灵力收回体内,舞如是准备凭借着肉身的力量走完这条看不见头的玉阶。

  她每一个步伐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带着一往无前、誓不回头的决绝。即使舞如是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可那双眼里却冷漠的没有一丝情绪,就像那冰冷森寒的剑,无情无欲,有的,只是你死我亡的凛冽。

  舞如是走到第二十个阶梯时,脚步忽的停了下来,她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压力。

  但让她停下来的并非是这压力,而是面前一团团漂浮着的光球。

  舞如是试探着将手探进光球中,一道信息蓦然出现在意识中,《玄天决》,可供筑基修士直接修炼到渡劫期。

  舞如是又将手探进另一个光团,意识中同样出现这样一句话,《九天剑诀》可供金丹期修士修炼至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