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如此相处

娘子,你无情 +A -A

  没错,这人一定是柳云止,这一身阴郁森冷的气息她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

  舞如是并不知道,这只是柳云止的一种伪装。就跟前世她不知道戚枫是她的亲哥哥,她也不知道真正的柳云止是什么样。

  柳云止扶着腰半天站不起来,小蛇在他袖子里笑得打结,没想到柳云止也有今天啊。

  柳云止咧了咧嘴,看着眼前一团黑乎乎不知是男是女的东西,只觉得一股无名的火蹭蹭的往上冒。

  他费尽的站起身,揉着腰龇牙咧嘴的:“喂,你这家伙撞了人都不知道扶一把吗?”

  “到底是咱俩谁把谁撞了??”舞如是竖起眉毛冷声道。

  柳云止一脸阴沉沉,眼里冒着杀气道:“谁蒙上眼睛就是谁。”

  “混账,谁告诉你蒙上眼睛就看不见了,你是蠢货吗?!”舞如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柳云止就难以控制,还一肚子莫名的火气直冲大脑。。

  柳云止暴怒道:“你能看见啊,你能看见还往我身上撞,合着你是故意的。”

  “哪个是故意的,就你那德行用得着我费尽心思撞吗?要不是你赶着投胎似的,我能撞上你?指不定是你这个混账故意等在这里撞我呢。”舞如是冷声说道。

  柳云止气急反笑,他目光诡异的在舞如是身上打量了一下,不屑的说:“你又不是女人,还想着让我撞你?白日做梦呢吧。”

  舞如是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怪不得前世宁息看这货不顺眼,这家伙简直就是混账王八加流氓。

  “哈,如此便让我看看到底谁撞谁了。”舞如是探手便抓去,满心想着将柳云止这个混账东西抓过来打一顿出出气,哪知道一抓却抓了一个空。

  舞如是没有任何意外,柳云止若连这点儿修为也没有,宁息也不可能那般忌惮这家伙了。前世也算是她占了便宜,在柳云止受了重伤之际趁机杀了他。

  如今,便让她好好看看柳云止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舞如是浑身战意节节蹿高,黑布后的凤眸闪烁着耀眼的光彩,灼热兴奋。

  感受到这一切的柳云止:“……”出来一趟居然碰到个疯子,而且还是个不讲理的战斗狂。

  柳云止躲过舞如是的招式,身形一闪移到了舞如是身后。舞如是看都不看,不惊不乱,不退反进。退了就落在柳云止那无穷尽的后招中,所以她也只能进。

  舞如是身形在空中一转,直接朝着柳云止袭来。柳云止眼睛都不眨一下,抬脚就揣在了舞如是身上。

  不,不对,眼前的只是残影。意识到这一点,柳云止当机立断,朝前一蹿,以他的速度,一冲之下便越过了足足六丈有余。

  没等柳云止松口气,身后一股冰冷的森寒传来,柳云止立刻朝右躲去,但那股森寒冰冷得气势却始终如附骨之疽,让他连反击的时间都没有。

  就在柳云止还要躲的时候,才发现那黑乎乎的人影已经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柳云止:“……”这一刻的心情简直难以言喻,这一交手,他竟然隐隐处在下风。

  他才多久没出来竟然已经成了井底之蛙,路上随便撞到一个疯子都比他强,看来整天呆在宗门内不行,对修行没有一丁点儿的帮助。

  全程处于懵逼状态的小蛇:“……”完全不敢置信的看着柳云止。

  这货是不是打开了新世界大门,这嘴炮技能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啊。而且,一向奉行能算计死人绝不暴露实力的家伙居然一副暴躁的模样扑上去跟人干架。

  是不是哪里不对了??

  小蛇瞅瞅这个瞅瞅那个,机智的缠在柳云止手腕上装死。

  看着柳云止焉了吧唧的样子,舞如是终于有了那么一丝丝愧疚。用前世一百年的经验跟人打,还真是有些不厚道啊。

  “小子,你叫什么?”舞如是故意问道。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掉了马甲的柳云止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阴森森地回道:“星海。”

  星海?舞如是眨了眨眼睛,黑布下的嘴角勾起,笑着说道:“好名字,这名字当真不错,不错,哈哈哈。”

  柳云止被这笑声刺激的又有些冒火:“有什么好笑的,你倒是说说你名字啊。”

  嘎!

  舞如是笑声止住,眼里闪过一丝尴尬,她还真不能将自己的真名告诉这人,想了想,她道:“我叫白衣。”

  “白衣?”柳云止嘴角抽了抽,道:“我看你还不如叫黑袍呢。”

  舞如是眼睛一亮,笑吟吟的道:“不错不错,这名字甚得我心。”

  柳云止:这个神经病。

  于是,两人干巴巴在原地站了半天,一阵凉风吹来,两人都觉得这样有些傻。

  “星海,你去哪里?”舞如是抢先问道。

  柳云止一脸阴沉,闭着眼睛不说话,看样子完全不想搭理舞如是。

  舞如是顿时火就冒上来了:“问你话呢,哑巴了,信不信我揍你啊。”

  柳云止:“……东夷山。”你也就威胁我这么点能耐了,等我比你强了,哼哼。

  “东夷山啊。”舞如是意味深长的道:“真巧,我也是去东夷山的,既然顺路,那就一起吧。”

  柳云止顿时忍不住了:“谁说顺路就要一起走了?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互不干涉。”

  舞如是气的鼻子都歪了,语气里的暴怒怎么都压不住:“你这个混账东西,我要不是害怕你半路被人宰了,谁愿意搭理你。”

  若非前世杀了这人欠了几分因果,就这货这德行她巴不得让其他人宰了这货呢。

  柳云止脸色铁青,一双蒙上阴云的眼睛死气沉沉的盯着舞如是,一字一顿道:“有你在,我还不如在半路被人给宰了。”

  “你!说!什!么!”舞如是瞬间暴怒:“我这是通知你,不是征求你的意见,你这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

  于是,在小蛇全程懵逼的眼皮子底下,柳云止被摁着狠揍了一顿后,两人同!行!了!

  小蛇:“……”满目同情的看着柳云止的肿的跟猪头一样的脸,幸灾乐祸的毫不掩饰。

  你说这是何必呢,本来就打不过人家还作死的去撩拨,没一点儿眼力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