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是我的错

娘子,你无情 +A -A

  越是接近弟子峰,舞如是周身的气息越沉郁,偶尔看到周围努力上进,年轻活泼的师弟师妹,心就疼的一阵阵抽搐。

  上辈子,这些人都被一把大火烧成灰烬,那些惨痛哀嚎在脑中经久不散。大师兄拼了命的想救人,可最后却跟着整个剑道宗毁灭。

  “小师妹。”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舞如是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峰顶。

  舞如是回过神正对上戚枫的眼睛,那双温和包容的眼睛看着她,眼底浮出淡淡的担忧。

  这熟悉的神色让舞如是有种依旧活在前世的恍惚感。

  “小师妹,宁息不是良配。他心机深沉,手段毒辣,你一定不能被他骗了。”

  “小师妹,宁息看着你的眼里没有爱,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

  “小师妹,师傅……去了,师傅羽化前让我照顾好你。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要记住,大师兄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小师妹,我没用,救不了你,救不了其他弟子,若我再努力一些,修为再强一些,剑道宗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小师妹,我不怨你,不恨你……”

  “大师兄……”舞如是恍惚叫道,声音出口的瞬间,一切幻像粉碎消失。

  戚枫眉毛拧了拧,脸色难看的拉着舞如是走进屋内:“说罢,到底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舞如是一脸茫然的问道。

  戚枫皱眉,语气颇为严厉:“怎么?你还不想说?看看你那跟鬼似的脸色,神情恍惚的随便来个没有修为的人都能杀了你。舞如是,你碰到了什么事竟对你有这么大的影响?”要知道你修的可是无情道,七情不动,一动则伤啊。

  戚枫将最后一句咽了下去,所有的责备在看到那双哀伤的凤眸时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戚枫抹了一把脸,对于倔强的熊孩子,他还是没有任何办法。戚枫叹了口气,走到舞如是身边,一脸认真道:“小师妹,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要记住,大师兄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熟悉的话语熟悉的神色,舞如是终是没有忍住,眼泪汹涌而出。她扑到戚枫怀里,整个人哭得像个孩子。

  “大师兄,大师兄……”她抱着戚枫的胳膊,像小时候一样受了委屈找戚枫痛哭一场。

  她多想跟大师兄说一句:是我的错,是我瞎了眼喜欢上了那么一个人,引狼入室。

  她多想告诉大师兄:不是你的错,是我,一切都是因为我。我害死了祖父,害了剑道宗,害了所有人。

  她多想跟大师兄说一句:对不起,若不是我,你也不会过得那么痛苦,一人在风雨飘摇中独自撑起一个大宗门,这中间的种种心酸我怎么能忘怎么敢忘。

  可她什么都说不出口。

  舞如是紧紧抓住戚枫的胳膊,她在害怕,她怕一切都是老天开得一场玩笑。

  等睁开眼时,依旧是一场大火,一地尸体,还有无论她怎么呼唤也没有任何回应的大师兄,那生机全无,浑身破碎的大师兄……

  “大师兄,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舞如是痛哭出声,沙哑着嗓音满是绝望的痛苦和惊惧。

  戚枫抬手,温柔的摸了摸舞如是的脑袋,温柔的声调一如从前:“如是乖,别怕,有大师兄在。谁欺负了如是大师兄就揍谁,不哭了,不哭……”

  听着这十年如一日且毫无新意的安慰,舞如是哭得更厉害。

  她抓着戚枫的胳膊,只觉得前世今生交错,让她分不清眼前到底是真实还是幻像。

  “大师兄……”舞如是仰起头,泪眼朦胧间看到戚枫那双满是担心懊恼的眼神,一时间心痛如绞。

  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仿佛要爆炸一般的憋闷,她张着嘴,大口的吸着气,却感觉根本毫无帮助。心中的满腔悲愤痛苦悔恨,似乎已然充盈了胸膛,再也容不下别的,眼中的泪水怎么都止不住。

  恍惚间,时空交错,一切似乎回到了前世,浑身被鲜血染红的大师兄努力的挺直脊背,对着宁息道:“我为何要怪小师妹?她为人单纯执着,至情至性。何错之有。真正错的人是你!纵然你将我们都杀的干干净净。我的小师妹也不会崩溃。”

  “我的小师妹一直都那么坚强,她会努力让自己活的更好。我看着她长大,没人比我更了解她。即使是死,我也不允许自己被你利用让小师妹痛苦。”

  大师兄,你可知道当时我就在不远处听到了你说的所有话,你可知道看着你死我却无能为力是多么恨,多么痛。

  大师兄,你可知道你的小师妹根本就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她脆弱的不堪一击。

  “大师兄……”舞如是哽咽的叫道,神情绝望痛苦,周身剑气激荡。

  戚枫浑身一震,立刻上前将人给打晕了。

  他轻轻地抱起舞如是,将人放在一旁的榻上,温和的脸上第一次染上了暴怒和杀意。

  “去查,小师妹究竟碰到了什么事情,居然心神受创的这般严重。”戚枫脸色一沉,开口自然而然带着一股杀伐果决的气势!

  温和的表象褪去,那沉下去的脸竟带有一种莫名的冷厉和杀伐之气。

  犹如那手握千军万马、纵横捭阖的大将军,拂袖间千里焦土,万里浮尸。

  在他话音落霞的瞬间,一道模糊的影子从虚空中浮出,化为一股清风消失。

  戚枫坐在床边,轻手抹去舞如是脸上的泪痕,语气温和,眼神却冰冷异常:“我倒想瞧瞧,究竟是谁胆大包天地欺负我妹妹。”

  舞如是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醒了就睁开眼睛,怎么?还想像小时候一样赖床?”温和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调侃传来。

  舞如是扭头看去,戚枫拿着一本书坐在窗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大师兄。”舞如是眼睛一亮,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软软糅糅的叫道。

  戚枫无奈的扶额,每次这丫头这么一叫他,他就不忍心再去苛责。就像现在,本来到了嘴边的疑问却也直接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