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交锋

娘子,你无情 +A -A

  看着摔过来的人,沈青梦下意识的聚集灵力护住了自己。有这薄薄的一层保护罩,沈青梦也松了口气,她却不知道这口气松得有些早了。

  这边,段商眼看快撞上沈青梦,连忙扭身想要朝着旁边倒去。

  舞如是眼里闪过一丝暗芒,指尖一道无形的剑气刺向段商腰间,顺便刺透了沈青梦的灵力罩。

  段商只觉得腰一麻,不受控制地狠狠地压在了沈青梦身上。

  ‘咔嚓’两声响,沈青梦惨叫一声,脸色瞬间煞白煞白的,却是胳膊被段商给压断了。

  段商见不小心伤到了心上人,心中一急,匆忙想要站起来。不知是起的太猛还是刚才摔到了,身体摇摇晃晃的竟又一次摔在了沈青梦身上。

  ‘咔嚓’一声脆响,沈青梦连叫疼的声音都没有了,那张漂亮的脸上此刻满是狰狞扭曲,完全没有之前的温婉可人。

  舞如是像是被刚才发生的事情给惊住了,此时才回过神来,连忙凑上去。

  她眼底平静的不起一丝波澜,神色却惊慌歉疚的道:“沈师姐你有没有事,你怎么样了,还有哪里疼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随意的将段师弟推开,没想到……”

  她就像是犯错了的孩子一样,忐忑不安、焦急惊慌。

  段商此时终于站了起来,他脸色发青的慢慢扶起沈青梦,眼底是浓浓的心疼。

  舞如是连忙上前搭手,可毛手毛脚的总是弄得沈青梦惨叫。

  “别、别动。小师妹,你就乖乖站在那里别动,小师弟力气大些,会扶好我的。”沈青梦虚弱的说道,那张惨白的脸上满是惊恐的看着舞如是。

  若继续被舞如是这么折腾下去,估计她就被疼死了。

  段商此时也顾不上装模作样,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弃:“大师姐,你就站在那里别动,沈师姐就交给我了。”

  舞如是似乎被两人的姿态给气到了,随手在地上揪了一叶草,混着七彩荷的花瓣和泥土直接扔了出去,似乎想要砸人。

  不料直接砸进了正在呼痛的沈青梦嘴里,沈青梦条件反射的给咽了下去。

  待她回神想到她刚吃下去的东西是什么时,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实在没忍住吐了段商一身。

  段商也没空计较了,看着心上人只剩下半条命,连忙抱着人朝着丹峰飞去。

  良久之后,清波峰传出一阵低低的笑声,笑声越来越大,满是愉悦和解气。

  舞如是看着这混乱的地方,缓缓地弯下腰。白皙的手指轻抚着缺了一片叶子的小草,神色森寒冰冷。

  就像毒草的附近有克制它的解药一样,四季七彩荷的克星便是与其同一片土壤下的最不起眼的缘疏草。

  若服用七彩荷时不小心吃下去缘疏草,那人便在一个月内老上十年,身上的清香也会变成恶臭。

  沈青梦啊沈青梦,我送你的这份礼物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舞如是站起身,袖袍挥过,缘疏草瞬间化为粉末消失的干干净净。

  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去。

  丹峰客房内,沈青梦惨白着脸,额上满是冷汗。

  随着‘咔嚓’一声响,段商已经为她将断骨接上。

  沈青梦重重地喘了口粗气,随着灵力的运转,苍白的脸色才慢慢恢复了过来。

  压下疼痛的第一时间,她便说道:“是舞如是搞的鬼。”

  她语气肯定,眼里的恨意一闪而过,留下的只是淡淡的茫然和疑惑。

  让沈青梦想不通的是,跟她关系那般要好的舞如是怎么忽然对她出手,而且一改以前光明正大的君子之风,反而耍起了阴招,连段商都没有察觉分毫。

  到底是什么事情促使舞如是变化这么大,她一定要找出来。沈青梦有预感,此事若放任过去,一定会造成难以估算的损失。

  “沈师姐,你现在好些了吗?”段商有些局促的问道,娃娃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心疼和歉疚。

  沈青梦一如既往的忽视,一脸凝重的问:“段师弟,你将碰到小师妹时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一遍,不许有丝毫错漏。”

  段商对上沈青梦严肃的神色怔了怔,这才一副认真回忆的样子慢慢说了起来。

  良久之后,一片安静。

  段商疑惑的问:“可是有什么问题?”

  这不都是巧合吗?青梦怎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沈青梦没有理会段商,她将所有事情从头到尾都想了一遍。

  从段商出现被发现到两人来到首刹峰大闹了一场,毁了她的花,打断了她的四肢。

  舞如是的出现只是为了做这两件毫无意义的事?

  不,绝不可能。

  沈青梦皱眉思索,却总想不出个所以然。

  “当务之急,是找出造成舞如是态度变化的原因。我想知道,小师妹究竟是为什么,竟然对我下如此狠手。段师弟,这件事情交给你,一定要办好。”沈青梦柔声请求道。

  “放心,我一定会办妥的。”心上人这么慎重,段商也不敢有丝毫放松。

  看着沈青梦苍白的脸色,段商鬼使神差的问道:“沈师姐,大师姐会知道你怀疑她吗?”

  “不是会不会,而是一定知道。”沈青梦语气十分肯定:“她的动作虽然隐蔽,但却没有不露痕迹。或者说她故意露出破绽让我察觉到,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沈青梦此时更加糊涂,她一直以为舞如是很好懂,心思简单却单纯。今日看来,舞如是更像被一团迷雾笼罩,怎么都看不透。

  再说舞如是,她十分清楚沈青梦会察觉到是她动的手,以沈青梦的心机城府,这是必然的。

  可恰恰也是这点,沈青梦为人太过聪明,而聪明人的弱点十分明显。

  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想的复杂,把复杂的事情想得更复杂。

  而且太过于谨慎,谨慎便代表着不敢轻举妄动。

  以沈青梦的性格,她虽然不敢妄动,但派一个疑似已经暴露的段商去查事情,除了真想知道的事外,剩下的一半便是试探她了。

  想到这里,舞如是前往首刹峰的脚步一拐,朝着弟子峰走去。

  弟子峰是整个剑道宗最热闹的地方,这里是除过嫡传弟子外所有弟子的住所,而戚枫这个大师兄便住在这里,肩负教导弟子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