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先收利息

娘子,你无情 +A -A

  段商:“……师姐且慢!!”他大声叫道。

  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若真见了师傅,而师傅又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儿,思过十年都是轻的。

  这十年若他没在青梦身边,青梦被人欺负怎么办?想办事又找不到帮手怎么办?

  段商脑补了十年内沈青梦种种艰难痛苦的生活,让他难受的险些落泪。

  “师姐,真的是沈师姐请我去见见你的,我可以找沈师姐作证的。”段商急忙说道,眼神还有些悲戚。

  舞如是:“……”一瞬间的功夫,段商怎么像死了爹妈一样的表情。

  舞如是直接忽略段商的神色,虽然脸色依旧冷淡,心中却很是满意。只要能达到她的目的,段商想什么都没关系。

  她眸色沉沉的看着段商,语气危险冰冷:“你确定?若沈师姐说没有这回事,你便去伏罪崖吧。”

  段商身子一抖,咬牙坚定的说道:“全凭师姐做主。”

  舞如是哼笑了一声,拎着段商转了个弯,朝着西北边的清波峰飞去。

  清波峰上,沈青梦正在照顾四季七彩荷,荷开七色,十载开一次,一次花期持续一年。而这一年,也只有这么一朵花。

  四季七彩荷有一个让修真界女修为止疯狂的特性,便是花香。

  只要将这一朵七彩荷采集练成丹药吃下去,不仅具有驻颜作用,整个人更是从内到外透出一股荷花清香。

  沈青梦抚摸着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荷花,漂亮的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浑身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

  宁息,宁息……

  你可知道我在想你,我恨不得这朵花便是你。

  宁息,我想你了,你可想我。我们分开已经十年零三个月五天了。

  沈青梦甜蜜的笑容里染上了丝丝轻愁,让人一看便心生爱怜。

  “咚!”一声大响,一个黑影直接摔在了沈青梦面前,砸在了那株花上。

  速度快的让沈青梦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

  看到自己精心照顾的花就那么没了,沈青梦的脸瞬间就绿了,漂亮的杏眼直接冒出杀气,神色狰狞的喊道:“什么人胆敢在清波峰撒野,滚出来。”

  这花乃是十年前宁息送给她的定情信物,花开之年便是重逢之时。

  可她却眼睁睁地看着花儿落地枯死,这简直是要她的命啊。若是让她抓住弄坏了她花的人,她一定要将那人千刀万剐!

  “沈……沈师姐……”弱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声音有些熟悉啊。

  沈青梦朝着声源处看去,却见段商捂着腰,脑袋上还顶着一脑门儿的花汁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不敢动。

  段商当然不敢动了,作为暗恋沈青梦的人,他比谁都清楚沈青梦对这株花的重视。

  可大师姐就那么不管不顾的踹了他一脚,好死不死的让他就压在了这花上面。

  这巧合的简直让他想要撞墙啊。

  真的是巧合吗?舞如是嘴角勾起一个冷厉的弧度。

  刚来到清波峰上,她便看到了沈青梦。那副表情除了在想宁息之外没有别人了。

  这样狠毒的一个女人竟然还妄想得到幸福?

  呵!

  舞如是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时,神色亲昵中带着丝丝怒火。

  她不再收敛气息,直接飞到沈青梦身边不先发制人怒斥道:“沈师姐,你为什么派段商潜入我首刹峰?”

  “我首刹峰又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你想要什么可以直接找我。让小师弟从悬崖底下爬上来作甚?若小师弟一个不小心摔出个好歹,你让我怎么跟大长老交代。”

  沈青梦和段商两人脸色瞬间都青了。

  沈青梦脸色十分难看,段商这个蠢货是怎么办事的,这么点小事都能被发现还把她供出来。这么多年只增加修为不长脑子还想和她在一起,真是做梦。

  不过,什么叫偷偷潜进去?什么叫见不得人。该死的,段商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跟舞如是说的。

  看到沈青梦的神色,段商瞬间了然,他黑着脸道:“大师姐,我不是潜入首刹峰的。沈师姐担心师姐所以我才去看看的。当时怕打扰到师姐,才悄悄地爬山,真的没有什么企图,请大师姐明察。”

  段商这么一解释,沈青梦便知道该怎么回话了。

  她此时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温婉柔和,隐隐有几分恰好能让人察觉的哀伤,隐隐含着被最好的朋友误解了的心痛一般。

  沈青梦轻声细语的道:“小师妹,七年没见,听说你出关后又回到了首刹峰,一直都未曾露面。我只是有些担心你,怕你出事。”

  “我能出什么事。”舞如是干巴巴的说道,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一样将脑袋转向一边。

  无人看到,舞如是那双眼底深藏的忌惮与阴霾。

  上一世,她只亲近四个人。

  一个是她爷爷,剑道宗宗主。可惜被宁息他们算计杀了。

  一个是沈青梦,可再好的姐妹情谊也抵不过对一个男人的痴心妄想。

  一个是段商,不管再怎么疼爱他,他最终依旧为了虚无缥缈的感情背叛了她,背叛了剑道宗。

  最后一个是宁息,她付出了所有,也不过是那人手中的一颗棋子。

  舞如是如今才知道,为什么她只能是棋子而沈青梦却是可以并肩的人。

  因为那两人都是那般心狠手辣,心机深沉。

  “小师妹,段师弟也是担心你才选择错了方式,你就看在他一片诚心的份儿上,绕过他一次吧。”沈青梦轻声劝说道。

  舞如是差点没笑出来,一片诚心?沈青梦还真能说得出口,这脸皮到底是有多厚。

  若段商真对她一片诚心,沈青梦怕是第一个就要铲除段商了。

  千万不要小看一个女人的嫉妒心,即使是这个女人看不上不喜欢的东西你也不能动,动了就要命。

  “既然沈师姐求情,段商!”舞如是脸色一冷,一把揪住段商的耳朵,脚下顺便将七彩荷狠狠地踩了几下,沈青梦的脸皮也跟着抖了抖,漂亮的杏眼看着舞如是时飞快的掠过一抹阴狠怨愤。

  “混账东西,这次我就放过你,若还有下去,你就一直呆在伏罪崖别出来了。”舞如是撒开手,一脚将段商踹了出去,刚好便朝着沈青梦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