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段商

娘子,你无情 +A -A

  “殷翎,你这个混账王八蛋,你这个古往今来第一扫把星,你这个倒霉催的小混蛋……”

  左烟揪住殷翎的耳边边打边骂,整个人处于一种狂躁状态。

  特么的就因为这货让她失去了自由身,她恨不得扑上去咬死这家伙。

  殷翎:“……左烟,你发什么疯?”他熟练的缩着脑袋捂住裆,这动作流畅的一看来就知道没少被人暴揍。

  左烟动作顿了顿,下一刻更加狂暴的揍了起来。

  发疯?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发疯?!

  殷翎,老娘以后跟你势不两立!

  左烟与殷翎之间的纠葛舞如是完全不管,她盘膝坐在竹林中,头顶是飘落的雪花。但那雪花在快要落在她身上时,诡异的朝着四周飘去。

  舞如是的目光落在手心的白色小剑上,说白色小剑并非剑身通体雪白,而是剑身散发着一层白白的光晕将其包裹。

  剑刃纯白透亮,剑柄漆黑神秘。黑白相间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舞如是指尖在剑柄一点,轻声道:“既然你随我入轮回,那么今后,便叫轮回吧。”

  剑柄亮光闪过,轮回两个古朴苍凉的大字刻在上面,仿佛一开始便存在一般。

  舞如是抚摸着白色剑体,神色怔忪。

  上一世濒死之际,她才悟了真正的道。也在那一刻,她以残躯将自身的道融成不灭剑体。

  便是这把轮回剑!

  也是这把剑提醒着她,这一世一切真的不一样了。

  她小心翼翼的将不灭剑体送进双膝上的古朴长剑中,‘嗡’一声铮鸣在灵魂深处响起。

  古朴长剑上白光流过,漆黑的剑柄上轮回二字逐渐显露了出来。

  剑未出鞘,已然锋芒毕露。

  剑放在双膝之上,舞如是脊背挺直,就如那古朴森寒的轮回剑一样,散发着森森得寒气。

  忽然,舞如是手掌按在剑柄上,狭长的凤眸斜睨向崖边,目光中隐含警惕。

  “今天可真是稀罕了,竟然有人放着登山阶梯不走,爬着悬崖峭壁来我首刹峰。”舞如是声音里带着丝丝调侃和笑意,那双眼睛冰冷锐利。

  一个黑乎乎的脑袋小心的探了出来,娃娃脸上带着讪笑:“师姐,是我……”

  他的手在崖边的石块上一按,整凌空飞起落在了舞如是面前。看着舞如是的眼神有些躲闪,悻悻的笑着,看起来十分心虚。

  段商!

  没想到上辈子第一个仇人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她面前。

  那个每天在她耳边念叨宁息是多么爱他,沈青梦对她是多么好……

  那个给师傅下毒,让宁息有机可乘,带领外人截杀宗门子弟……

  舞如是眸色一深,在娃娃脸察觉的瞬间尽数收敛了起来。

  她皱眉斥道:“段商,我首刹峰的登山梯断了吗?竟然让你从崖底下爬上来,还有没有规矩?!”

  段商干咳一声,讪讪地说:“听说师姐出关了,我便来看看。”

  舞如是笑哼了一声,站起身走上前,在段商不解的目光中,一把揪住段商的耳朵,吼道:“混账东西,你自己犯浑就算了还扯上我!大长老呢,我倒想听听大长老怎么说,教出你这个放着大路不走却翻山越岭的玩意儿。”

  段商苦着一张脸哎哟的叫了一声,可怜兮兮道:“师姐,祖宗,您轻点,轻点……拧我耳朵太费劲了,别累着您嘞。”

  舞如是嗤笑了一声松开手,看着段商一脸严肃认真的说:“走,跟我去见大长老。”

  段商舔着脸拉住舞如是的衣摆,撒娇卖萌道:“师姐,别去找师傅嘛,我以后再也不爬山了,师姐~~要是您去给我师傅那么一说,师傅一定会揍我的。师姐,你就那么狠心吗?你不爱我了吗?师姐……”

  舞如是没忍住打了个寒颤,一巴掌将人给拍出去,怒斥道:“段商,你中邪了?给我正经点。”

  段商就地一滚就耍无赖:“我不起来,师姐不答应就不起来。”

  看到段商这副德行,舞如是顿时给气笑了。她上前一脚便将人给踢到了半空,身形快速的一闪,已经将段商给拎在手中。

  舞如是得意的一笑,漂亮的凤眸狡黠灵动,她盯着段商,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道:“你再不老实交代来首刹峰的原因,我就带你去见大长老。”

  看着段商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舞如是冷哼道:“想见我这些话就不必多说了,我是不会相信的。”

  段商是来做什么的她一清二楚,现在这般逼问,只是想知道段商会不会出卖他护着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舞如是看着段商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段商只觉得一股凉意袭来,没来由的抖了抖。看着舞如是誓不罢休的眼神,他心底有些欲哭无泪。

  若是他再小心一点,说不定就不会被师姐发现,也不会这么纠结了。不过还好师姐和青梦的关系很好,即使说出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可再不会出事,段商把青梦出卖出来,心底还是有些不好受。他耷拉着脑袋,恹恹地说:“沈师姐许久没有见到师姐,心中有些担忧,所以让我来看看。”

  “哦?让沈师姐这么操心,我还真是有些对不住她呢。”舞如是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心中一动。

  她重生这么久以来,即使斩断了心魔,但仇恨并不能随之消失。

  她烈火加身,剑道宗崩毁传承断绝,一切都是因为那几个人。

  既然沈青梦撞在她的手上,就先收点利息吧。

  舞如是打定主意,脸色故作一沉,如寒冰杀机隐现:“不愿意说便闭嘴,借口倒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沈师姐若是担心我自己就会来看我,用得着你这个偷鸡摸狗的小混蛋吗?!”

  段商:“……”一口气憋在胸中,将脸色憋得通红,隐隐还有几分委屈。

  他不过就是悄悄爬了个悬崖,怎么就偷鸡摸狗了。还有,他说的可是实话啊,

  还没等段商郁闷完,只听舞如是说了一句让他险些一口气憋晕过去的话:“我还是去找大长老问问,你这爱爬墙的恶习是从哪里学来的。”

  没等段商回过神来,舞如是已经拎着他飞下首刹峰,朝着长老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