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挖坑埋了自己

娘子,你无情 +A -A

  舞如是的语气陡然冰冷起来,殷翎正被骂的出神,却见眼前红雾缭绕,一只洁白光滑的手到了眼前。

  纤巧可爱,如白玉雕琢。

  但这只手却带着完全压制殷翎的威势,殷翎怪叫一声,叫声未落,啪的一记耳光打来,接着身子一轻,犹如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

  然后舞如是飞身上半空,抓住殷翎抬脚便踹在殷翎的屁股上。每当殷翎从高空落下,她便将人踹了出去,回回都踹在同一个位置。

  不一会,殷翎的屁股便肿的老高。

  舞如是狂怒出脚,踢沙包一般,瞬间就是十几脚:“你这个蠢货,让你办一件事儿都办不好。叫我小师妹?哪个是你小师妹,你这个混账东西。”

  舞如是当然怒火冲天,上一世被情所困她也是说一不二,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主。这辈子吩咐殷翎办个事情这个蠢货死活都办不好,真想将这人宰了。

  可让她不爽的是,殷翎不能杀。

  舞如是郁闷的又一脚踹出,殷翎飞到半空后才悲愤的喊道:“大师姐……”

  一道红雾陡然出现在殷翎眼前,啪一巴掌,瞬间将殷翎从半空打了下去。

  殷翎只觉得脸一疼,待反应过来时已经到了首刹峰下。

  殷翎:“……”肿着脸肿着屁股欲哭无泪。

  小师妹今日怎么火气这么大,关键有火气没关系,可朝着他发就要命了啊。

  要知道小师妹……啊不,应该是大师姐了,谁让这个世界都是强者为大呢。

  以大师姐表现出来的威势,比大师兄还强一些呢。

  想到这里,殷翎只觉得眼前一黑,再无出头之日。

  谁让他好死不死的接了大师姐的活儿,在大师姐手下做事呢。

  殷翎捏了捏拳头,下定决心要修炼有成。到了能打过大师姐那一天,他要男人一点儿,挺直胸膛,指着舞如是吼道:“特么你还敢揍老子,老子可是你师兄。”

  想想都觉得爽啊。

  殷翎整个人处于一种极度的幻想中,眼神涣散,表情诡异,嘴角还挂着一根亮晶晶的丝线。

  路过的左烟:“……”眼珠子差点没掉在地上去。

  殷翎这货不是疯了吧,一向阴沉沉的面瘫脸居然能做出这么让人手痒想揍人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扭头看向殷翎离开的方向,左烟眼里闪过一丝沉思。

  那不是小师妹的首刹峰吗?

  左烟想了想,抬步朝着首刹峰走去。

  首刹峰,自从殷翎离开后,舞如是脸上的怒气瞬间一收。望着远去的人影,舞如是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揍过这一顿后,想必殷翎的情报会更加精准完善。只要殷翎紧盯着沈青梦,不止段商跑不了,那人埋在剑道宗的棋子更逃不了。

  只要能抓住一个,她便有法子将所有宁息安插进来的棋子一打尽。

  她要让宁息一无所有,活无所依,死无全尸。

  舞如是随手揪下面前的竹叶,脸上笑得洒然随性,那双眼却冰冷的没有丝毫感情。

  她手轻轻一握,竹叶化为粉末。

  舞如是将手放在嘴边轻轻一吹,粉末随风消散,无影无踪。

  “小师妹,左烟有事请见。”娇媚的声音忽然响起。

  舞如是挑了挑眉毛,道:“上来吧。”

  左烟轻步登上峰顶,一身翠绿衣衫千娇百媚,身上自然而然的透出一种温婉的气质,让人第一眼看上去便十分舒服。

  她不像舞如是美得那么有侵略性,而是润物细无声的缓慢侵入,让人防不胜防。

  左烟看着远处静静站立的红影,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小师妹一身红衣竟然给她一种血腥颤栗的森寒,这是不是哪里不对?

  随着逐渐靠近,左烟的脚步越来越慢,直觉中那凛冽的冰冷越来越大重。

  舞如是看着左烟的神色露出一个笑容,却意有所指的道:“怎么?难不成我这里有妖魔鬼怪,竟把你吓成这样?”

  左烟回过神,仔细的打量着舞如是,小师妹除了变得比以前更洒脱一些再没有其她变化了,难道她刚才感受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左烟神色一敛,有些调皮的笑了起来:“妖魔鬼怪倒是没有,天下第一美女却出现了一个。”

  天下第一?

  舞如是眼神闪了闪,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深。

  “小师妹,我刚才看到殷师弟从这里离去了。”左烟认真的看着舞如是:“他有些不对劲。”

  舞如是心中微动,打量了左烟一眼,心下很是满意。左烟心细如尘,若她能和殷翎配合,将更完美一些。

  “哦?”舞如是轻描淡写的道:“殷翎哪里不对劲了?”

  左烟目光一凝,殷翎?

  按说小师妹应该叫殷翎师兄的,如今直呼其名,莫非……

  她忽然神识散出,直接朝着舞如是笼去。

  下一刻却脸色一白,喷出一口血倒退了两步。

  “这是……”金丹初期!!

  舞如是定定的看了左烟一会儿,才慢慢的笑了起来,道:“你很聪明,你想知道殷翎是怎么了是吗?”

  左烟下意识的点点头,下一刻却脸色一青,她直觉自己跳进了一个坑里,而且这坑还是她自己挖的。

  果然,只听舞如是笑吟吟的说道:“我让殷翎去创建整个大陆最完整最强大的情报,既然你这么关心他,那你就一起吧。”

  左烟顿时眼前一黑,恨不得晕过去。

  她忍不住在心里暗骂:殷翎,你个混账扫把星,跟你沾上就没一点儿好事。现在可好,老娘因为你将自己送到别人手里待宰。

  “小师……大师姐。”左烟舔着脸道:“这事儿殷翎一个就够了,他聪明能干,强大威严,没有我也一定能做的很好。”

  出卖殷翎,左烟第一次也能做的很熟练。

  “既然你这么欣赏他,你们两个就一起办事吧。”舞如是嘴角一勾,眼中露出了幽冥一般的锐利光彩。

  左烟心神震动,嘴角颤了颤,最终在那抹锐利的视线下默默地退缩了。

  待离开了首刹峰,左烟第一件事便是冲进赤霞峰将殷翎揪出来狠揍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