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棋子人选

娘子,你无情 +A -A

  待白轩两人离开后,柳云止才慢条斯理的朝着无咎宫走去。

  这一去,以宁息的心性定然会想尽办法将他永远留在冰渊,若他因为意外陨落,那么韩如临、白轩等和他交好的人便也会被一一铲除。

  一切便看鹿死谁手了。

  柳云止的眸色闪了闪,隐隐有几分趣味和期待,黑白分明的眼珠竟给人一种看不见底的黑暗。

  月光静静地洒下,附上他的身形蕴成谪仙般的光彩,美得如水墨画卷。但阴影处,却染上了点点肃杀。

  无咎宫,柳云止刚走进宫殿大门便自动关上,还没等他缓口气便听到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

  “云止云止,那个叫宁息的对你的杀意越来越重了。”奶声奶气的声音从袖中传出。

  一条碧绿色的小蛇从柳云止的袖子中爬了出来,仰着小脑袋对着柳云止吐着芯子。

  柳云止温柔的摸了摸小蛇的脑袋,乌黑的眸子仿佛一潭幽深的湖水,没有丝毫的波动。

  他漠然的开口,语调不似平时那般清越动听,反而带上了几分沙哑孤冷,“随他去吧。”

  仅仅四个字,冷峻而淡漠,却带着无尽的压迫感。

  “你就不担心吗?那人可阴险可坏了。云止,你一定要小心,你要是死了,本王可不会救你。”小蛇别扭的说道,软趴趴的身子在柳云止的手腕上扭成了一团麻花。

  柳云止的眸子也慢慢沉寂下来,他依旧淡然的立着,周身一股漠然杀机悄悄滋生。

  他墨黑的眸子不再漾着温和明亮的光泽,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好似来自炼狱的杀伐之气,带着天下皆不放入眼中的孤绝。

  “就凭他吗?”柳云止垂眸盯着小蛇,淡淡的道:“什么时候这种小角色也要你操心了。”

  小蛇被柳云止抱着,懵懂的看着柳云止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只觉得那样一双眼眸充满着智慧的力量,这世间的事情都逃不开他的算计。

  “云止,你真的要去冰渊吗?”小蛇歪着脑袋问道。

  柳云止随手将它扔到了自己衣袖,冷漠的说:“非去不可。”

  那里好像有什么对他特别重要的东西,或者说即将发生对他影响深远的事情。

  柳云止嘴角勾起,神色满是兴趣盎然,平静太久的生活终究还是让人厌恶的。

  乾雷宫,两位外门弟子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他们面前,宁息端坐在首位,手中拿着一块儿玉简,玉简内是剑道宗所有的信息。

  宁息认认真真的将玉简的内容全都看了一遍,从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后,眼里终于闪过一丝喜色。

  他费了大力气去寻找一颗合适的棋子,如今终于找到了。

  宁息抚摸着玉简,像是抚摸情人的长发一般,表情温柔。

  “舞如是……”宁息轻声叫道,眼里的算计令人心惊。

  两位外门弟子顿时冷汗直流,脸色发白。

  “这件事多亏了两位。”宁息温和的说道,两位外门弟子忙道不敢。

  宁息嘴角一勾,貌似不经意的问:“两位来我乾雷宫可有别人知道?”

  两位外门弟子立刻摇头,满脸惶恐的说:“没有没有,宁师兄吩咐的事情我们兄弟俩都是悄悄去办的,并无人知晓。”

  “是吗?”宁息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下一刻,两位外门弟子恐惧的瞪大了眼睛,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化为一团血雾,连带着神魂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宁息漫不经心的抚了抚衣袖,那双眼睛比无尽深渊还要黑暗。

  他开口,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还是最相信死人。”

  只有死人的嘴才最严实。

  宁息轻抚着腰间的玉佩,眼里闪烁着寒光。

  沉吟片刻,他拿出一块儿传音石淡淡的道:“想办法让沈青梦知道我这次会前去剑道宗。”

  说罢也没有理会另一头的反应,直接将传音石捏碎。

  他垂头沉思,剑道宗只有舞如是修的是无情剑道。而偏偏舞如是是靳无缘最宠爱的弟子。想要得到剑道宗,就必须有舞如是的支持。

  舞如是,年十八,为人清冷淡漠。因修无情道,看似强大没有弱点,实则最大的弱点便是情。

  想要得到这人的全心支持,只能成为她的情劫。

  情是障,让人即使知道那是错的也会一意孤行。情是毒,让人戒不掉更会心甘情愿的吃掉。

  情*爱会侵蚀人的心智,宁息永远都不会让自己处于失控的状态。他眼里闪过一丝厉芒,即使他对情*爱这种东西不敢触碰不敢沾染,但并妨碍他利用这一点来达到目的。

  舞如是便是他最好的棋子。

  宁息将所有的计划瞬间又在心中计算了一次,肯定的摇了摇头,失笑道:“一个舞如是竟让我将计划算计了一次又一次,还真是大题小做了。不过舞如是若能逃过我的算计,便不是舞如是了。”

  他语气优雅温润,柔和的声线却掩饰不了心中强大的自信。

  诚然,宁息对舞如是的设计针对了舞如是的性格,面面俱到,可谓是相当到位,完美无缺。否则上一世舞如是又怎会落下那般下场。

  然天意弄人,这个完美的布局却有了一个特别的漏洞,他的布局对象乃是洞悉了他所有计划的生死大敌――一个怀着仇恨的重生者。

  剑道宗首刹峰。

  “小师妹,我门下弟子来报,说是沈青梦似乎听到了什么消息,十分高兴。”殷翎小心翼翼地说道,整个人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似乎只要舞如是有宰人的动机立刻就撒腿便跑。

  “什么消息?”舞如是冷着脸问道。

  殷翎脸色一苦,差点没哭出来:“还……还没查到。”

  看到殷翎这副德行,舞如是几乎咬着牙暴怒的道:“没查到?没查到你跑来报告什么?我看你要么是没长脑子,要么就是脑子里都是草。你练功把脑子练傻啦?蠢货。”

  殷翎承受着这狂风暴雨的怒吼,带着商量的口气干巴巴的说:“小师妹,我好歹是师兄……”

  舞如是冷哼一声,铺天盖地的威压直接朝着殷翎压去,她厉声说道:“混账玩意,哪个是你小师妹?!没有一点儿眼力劲儿,一丁点的小事儿都办不好还好意思跑来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