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伏罪崖

娘子,你无情 +A -A

  伏罪崖深处,舞如是紧闭双目安静的坐在石台上。此时的她褪去那一层伪装,一身红衣如同她双膝之上那古朴的长剑,古意森森,气势凛然。

  周围的幻境时不时被触发,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幻境被触发的次数越来越少,与之相反,舞如是身上的剑气越来越强。

  “如是,你穿着白衣最好看,就像冰渊深处的雪莲。”

  “如是,你别整天光想着练剑呀,人世间美好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带你去人间看花灯。”

  “如是,对不起我今天不能跟你一起出去了。你千万别误会,这不是我师兄故意打的,我和他只是切磋而已。”

  “如是,我受不了了,你能帮我杀了他吗?”

  “如是,我……”

  轰一声轰鸣,在舞如是的灵魂深处炸响,那些在舞如是脑海中的声音不停的回荡。

  伏罪崖深处,小小的山崖变成了悬崖峭壁,摇摇欲坠。

  不难看出,幻境已经完全被触发。

  舞如是似乎就是那摇摇欲坠的峭壁,随时都会坍塌。

  “舞如是,要不是宁师兄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我会整天巴结你吗?”

  “舞如是,你从头到尾都只是一颗棋子,一颗助我得到剑道宗的棋子。”

  “你以为宁师兄喜欢你吗?就你这冷冰冰的样子,他厌恶你都来不及呢。”

  嗡嗡声响起,舞如是双膝上的古朴长剑震动了起来。

  舞如是闭双目眉头微蹙,似乎沉浸在幻境之中不能自拔。

  “靳无缘,只要你让出宗主之位,我便放了舞如是。”

  “靳无缘,快点下决定吧,不然我杀了她。”

  舞如是猛地睁开双眼,眼神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她的神智还未完全清醒。

  “舞如是,宗主走火入魔而死,从今以后剑道宗和宁师兄都是我的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去死吧。”

  “你修为再高又能怎样,最后还不是败在我手里。”

  “舞如是,你真是个蠢货。”

  戮神锋,靳无缘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伏罪崖上。

  已经五年了,若舞如是还不出来他就亲自去抓人。

  而就在靳无缘刚打定主意时,一道细微的却不容忽视地剑意迸发而出。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却真实存在。

  ――无情杀戮剑道。

  若他的感觉没有错,那股剑意应该来源于伏罪崖。

  而目前伏罪崖只有舞如是一人。

  也就是说,他宠爱保护的好好得孙女竟然走上了六亲不认的嗜杀之道。

  靳无缘瞬间愁得头发都白了。

  他想不出到底哪里出了差错,明明孙女以前还是单纯一根筋,怎么闭个关就变得灭绝人性了。

  而此时在伏罪崖深处,所有幻境尽皆泯灭于那股惊天的剑意之中。

  舞如是脑海里的一切杂音全都消失,潜藏在心底深处的心魔也在这杀戮剑意中尖叫着化为青烟消失。

  摇摇欲坠的峭壁重新变成了山崖,而舞如是也在这五年时间里磨练出了剑意。

  杀戮!

  一切阴谋诡计,我自一剑破之。

  舞如是那双狭长的双眸明亮而纯粹,她的心境经过那一百年的洗礼以及这五年的挣扎,重新变得澄澈干净。

  无怨无孽,无忧无愤。无喜无悲,无爱无恨。

  无情剑道小成,金丹初期!

  她仿佛就是为剑、为无情道而生的。

  因为前世追求不该追求的东西而遭遇一生坎坷、命途多舛。

  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

  舞如是站在伏罪崖边,神情专注的看着手中的古朴长剑。

  她拔出剑开始舞动,一招一式练得极其认真。

  那剑招明明是最简单不过的基础剑法,在不懂剑的人看来,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在懂剑的人看来,却是危机四伏、冷汗涔涔。

  认真修行的日子过得十分迅速,眨眼之间,好几个春秋就过去了。

  这一日,舞如是忽有所感,收剑离开了伏罪崖。

  伏罪崖外,左烟和殷翎早已等候在那儿。

  森冷的剑光铺开一条修罗道路,绝世的剑华后红衣在空中划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没等左烟和殷翎回过神来,森然的剑气已在这方天地蔓延而开。

  左烟整个人一僵,克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殷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左烟低声吼道。

  殷翎面瘫着脸,脸色煞白煞白的,说:“我只知道五年前师妹已经开始修无情道了,哪曾想五年后师妹从伏罪崖出来,竟更加可怕。”

  无情道?

  左烟怒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点说。”

  殷翎:“……”我以为小师妹会变回去呢,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

  眨眼间,那一抹红衣已经出现在两人面前。

  “左师姐,殷师兄。”温柔而多情的声音如碎玉落雪,在寒冷中弥漫出轻纱似的薄雾。语调轻柔上扬,隐隐透出暧昧的诱惑。

  左烟:“……”殷翎你给我过来,还有什么没说你一次性都说了吧。

  究竟是为什么好好地师妹会变得这么妖,殷翎你过来给我解释解释!

  左烟抬头,对上那双雾霭氤氲的凤眸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努力平静下来:“小师妹,师傅推算出你在这两日出关,派我和殷师弟前来接你。”

  舞如是嘴角一勾,直接朝着戮神锋走去。她每一步都走的不紧不慢,但片刻便不见了人影。

  左烟看着远去的人影,皱了皱眉,问:“殷师弟,你有没有觉得小师妹变化太大了?”

  殷翎眨了眨眼,“左师姐,这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还用感觉吗?不过练无情道的不都是这样的吗?”

  左烟顿了顿,没有再说什么。

  直到左烟离开,殷翎还站在原地。他比谁都清楚舞如是的改变,从五年前那一次见面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小师妹不一样了。

  可那有什么关系,只要小师妹还是小师妹,一切都不重要。

  戮神锋,端坐于大殿之上的靳无缘睁开了双眼,幽远深邃的眸子对着门外道:“既然来了,还不进来?”

  他的声音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儒雅而充满了书香水墨的气息。

  这人一点都不像剑修,更不像修炼修罗剑道的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