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天意如是即如是

娘子,你无情 +A -A

  杀气,誓不回头、决绝狠戾的杀气就在他的周围环绕。

  殷翎差点没哭出来。

  看着舞如是那张精美的脸眼里满是幽怨,我到底是怎么惹到你了我,两年没见,不说给一个温暖的笑容,即使叫声师兄也行啊。

  这一见面就放杀气真是吓死人了。

  殷翎下意识的去看舞如是,那一身红袍如烈焰焚腾、红霞翻滚。在呼啸的山风中猎猎作响,似大火翻滚,似红莲耀世。

  本该是极美的画面,可殷翎偏偏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心悸。

  危险,恐惧。

  正在殷翎走神时,一股冰冷的压力迎面逼来,似乎要将他的灵魂冻住。

  殷翎危机感顿生,立刻开口问道:“小师妹唤我来此,是有什么事吗?”

  冷意瞬间消散,殷翎暗暗抹了把冷汗,觉得自己太机智了。

  “去监视沈青梦。”舞如是唇角勾起一丝虽然浅淡却足够温柔的微笑,水帘雾霭下的眸子看不清任何情绪,眉宇间那仿佛万年不化的冰雪却如春风化雨,暖人心田。

  殷翎怔了怔,剑道宗所有人都知道小师妹与沈青梦的关系最好,可不知是不是错觉,殷翎似乎看到舞如是在说到沈青梦三个字时,那双狭长的凤眸极快的闪过一丝冰冷嘲弄。

  “小师妹,我想知道为什么?”殷翎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

  在他问出口的瞬间,冰冷的凤眸猛地朝他刺去,嗡一声剑鸣,仿佛响在灵魂深处。

  散去朦胧的雾霭,舞如是那双凤眸凛冽决绝,带着毁天灭地的杀意直接让殷翎背后的赤帝剑发出警惕的嗡鸣。

  殷翎立刻垂头不敢再多问,也不敢再直视面前的人。

  他强忍着刺骨的寒意,脸色煞白的应道:“小师妹放心,我一定办妥。”

  舞如是周身的杀机一敛,她意味深长的看着殷翎说:“知道的太多会死的,殷师兄的好奇心可不要太重啊。”

  她的语气温柔多情,仿佛真是担心师兄的小师妹一般,可那话语下的警告殷翎绝不会漏掉。

  究竟是哪里出错了,两年的闭关竟然让小师妹变化这么大,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事情。

  “丹峰,紫蕴丹。”舞如是忽然提醒道,那柔和的语气与凉薄的声线矛盾却让人心寒。

  直到那火红的身影消失,殷翎才忍不住瘫坐在了地上。他双腿发软,刚才若不是强撑着,恐怕早就在小师妹面前丢脸了。

  无情剑道果真可怕,那种生命随时不保的恐惧他再也不想面对了。

  没错,在那短短片刻,殷翎已经察觉到舞如是的剑道。

  那传说中六亲不认,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无情剑道。

  毕竟刚才有不下五次小师妹是真想要杀了他的。

  想到这里,殷翎顿时苦着一张脸。为了不在某一天被小师妹宰了,他决定闭关修炼。不说打得过小师妹,起码有自保能力就行。

  殷翎紧握着手中的赤帝剑,忽然想到了舞如是之前莫名的提醒。

  紫蕴丹!

  只有丹田受损才能用到。

  殷翎紧闭双目,神识灵气一寸一寸的探查着自己的丹田。

  一遍,没有问题。

  两遍,没有问题。

  三遍、四遍……

  片刻,殷翎猛地睁开双眼,眼里闪过一丝狠辣。

  看来在这之前,他还需要去一趟丹峰了。

  殷翎本以为不严重,若非小师妹提醒,而他又相信小师妹不会无的放矢,下一次晋级就是他丹田尽废之时。

  沈青梦……

  他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女人了。

  殷翎阴沉着一张脸朝着丹峰飞去。

  寒冰洞中,舞如是定定地站在洞中,一身红衣在这一片雪白中更是醒目。

  “宁息、沈青梦、段商……”殷红的唇轻启,冰冷的声音在洞中回荡,让人浑身的鲜血都能冻结。

  她看着这熟悉的地方,双手捂脸传出凄厉的笑声,在这个死寂空旷的寒冰洞中显得格外�人。

  放下手,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扭曲成病态的笑意,眸色也渐渐染上了血红,她控制不住地全身颤栗起来。

  她真的重生了。

  哈哈哈哈!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啊。她本以为就此葬身大火、消散在天地之间。未曾想,再次睁开眼睛,竟回到了一百年前。

  一切都没有开始,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上天待她不薄啊。

  想到那些利用了她,毁去了她的一切的人,舞如是漆黑的眼瞳中流露出浓重的怨恨。

  她伸手,白色的小剑凭空冒出,在掌心上方缓缓地旋转。

  感受到小剑散发出惊人的力量,舞如是无声的笑了。

  绝美的脸上挂着浅淡而邪美的笑意,妖冶惑人。但那双亮得惊人的眸子,却是森寒冷冽,如同地狱深渊般令人绝望。

  她手掌一握,小剑消失不见。

  看着外面肆意的风雪,舞如是低低一笑。

  红尘本是多情客,

  血溅白衣舞妖娆。

  半边春色半边雪,

  天意如是即如是。

  既然天意让我舞如是重活一世,那么,你们就下地狱吧。

  舞如是站起身,周身凛冽的剑气让风雪骤停。她随手打开一层禁制,一道幽远深邃的通道出现眼前。

  舞如是没有犹豫半分,脚步坚定的朝着通道走去。等她进去的瞬间,通道消失,漫天的飞雪继续下着。除了消失的人影,一切都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剑道宗戮神锋,正在修炼的宗主靳无缘忽而睁开双眼,眼神落在了首刹峰相反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轻微的波动。

  良久之后,缥缈的叹息随风散去。

  而那个方向,便是剑道宗所有弟子闻之色变的地方――伏罪崖!

  剑道宗的伏罪崖不止是本宗弟子恐惧,整个修真界的人只要听到这三个字都会下意识发抖。

  它乃是剑道宗第一位宗主七情剑尊飞升前所炼制,由人世间极喜、极怒、极忧、极思、极悲、极恐、极惊这七情所幻化而成。

  人世间的极致七情造成伏罪崖,便是天地间极致的幻境。

  它吸收着人世间的情感转化为幻境的力量,又用这些力量来放大人类的情感。

  生生不息,循环往复。

  凡是进到伏罪崖的人,无一例外都是被幻境折磨致死。

  真正心境清透明澈之人少之又少。凡进到伏罪崖中能活下来的人万里挑一,未来成就也不可限量。

  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敢去轻易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