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

娘子,你无情 +A -A

  天元修真界,分正道魔道。正道分别由剑修剑道宗和法修太一仙宗统领,魔道由天魔宗统领。

  云雾深处,远远望去,无数长剑剑尖直指苍穹,带着惊人的剑意直冲云霄,这里就像是一座漂浮在虚空中的剑冢。

  在这些长剑外围,一把巨大的直刺苍穹的石剑绕着所有长剑转动,凡是误入者,尽皆被石剑上的冲天剑气搅碎。

  而近距离再去看时才发现,这哪是什么剑冢,而是一座座如剑一般的山峰。每一座山峰都带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剑意。

  这里,便是剑修的圣地,剑道魁首剑道宗!

  无人知道,此时不远处的剑峰之上,站在峰顶的女子身上白光乍现,白光中隐隐一道白色的小剑闪烁不停。

  待白光消失后,女子猛地睁开了双眼。

  那双狭长的凤眸冰冷凄厉,绝望黑暗,仿佛沉浸在深渊地狱永远也爬不出来。

  晴空万里的剑峰瞬间阴云密布,寒风大雪。

  待她再看到四周的景色时,凤眸中瞬间染上了几分不可置信。

  她的心脏砰砰直跳,胸腔中充斥着忐忑与茫然。

  首刹峰!这个地方太熟悉!

  舞如是那漆黑的眼底深处藏着不安和希冀。

  明明前一刻宗主被算计惨死,剑道宗被毁,她葬身大火。可下一刻睁开眼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首刹峰。

  峰顶落霞,半边风雪,半边翠竹。

  一本剑谱,一身红袍,这场景熟悉的让人落泪。

  红袍是她精挑细选专门准备在几年后的宗主三千寿辰穿的,也是在宗主寿辰这天,她遇上了一辈子也躲不开的劫。

  她无数次想过,如果时间能回到与那人相遇之前该有多好。

  可真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害怕。

  她恐惧这是一场大梦,又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舞如是漆黑氤氲的眸子深处闪烁着亮光,整个人处在崩溃疯狂的边缘。

  宗内演武场,比武台上一男一女打的昏天黑地,剑气四溢。

  台下,三位劲装男女站在那里认真的看着,他们面前都有一道极薄极淡的剑气屏障将台上之人溢出的剑气隔绝。

  “沈师姐的剑法越发的精进了。”比武台下,段商语气中带着不容忽视的赞赏,那双看着台上女人的眼里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爱慕。

  在他旁边,戚枫一身蓝色劲装眉头微蹙,声音是毫不掩饰的不悦:“可惜心术不正。”

  段商皱了皱眉,说:“大师兄,你误会师姐了。”

  左烟嘴角一勾,看着台上的女人眼底深处带着浓重的轻视和不屑,口中娇嗔道:“啊呀,这可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看起来小师弟是情根深种了。”

  段商有些尴尬的扭头,‘彭’一声响,只见台上的人已经分出了胜负。

  女子手中一把清透的长剑已经架在了躺倒在地上的男人脖子上。

  “承让了,殷师弟。”沈青梦温柔的说道,那双漂亮的杏眼看着你时仿佛你就是她的所有。

  殷翎轻咳一声,吐出嘴里的血,垂下眼睑掩去眼里的情绪,声音沙哑的说:“多谢沈师姐手下留情。”

  沈青梦一愣,随即柔柔一笑,说:“同门切磋,自当点到即止。”

  段商听到这句话对着戚枫得意的说:“沈师姐明明很善良,大师兄,是你误会她了。”

  误会了吗?

  戚枫的目光在殷翎身上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作为大师兄,有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他还是有渠道了解到的,沈青梦这个女人……不可小觑啊。

  左烟对上沈青梦看过来的视线,嘴角一勾,嘲讽而轻蔑。看到沈青梦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左烟才笑吟吟的转身离开。

  段商没有注意到这些,急忙跑过去对着沈青梦嘘寒问暖:“沈师姐,你脸色怎么忽然这么差,是不是刚刚受伤了?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师弟,我没事,只是灵力使用过度,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沈青梦柔柔的说道。

  殷翎在一边站起身,静静的看了两人许久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演武场。

  他捂住丹田位置,脸上带着些许痛苦。他的脑中忽然出现沈青梦温柔的笑脸,抬眼,满满的嘲讽。

  “殷翎。”清淡阔远如珠盘碎玉的声音传来,殷翎倏然抬头惊讶无比。

  这声音……

  分明是小师妹!

  可小师妹不是两年前就已经闭关了吗?难道是幻听了?

  “殷翎,速来首刹峰。”又一声直接在意识中响起,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殷翎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

  他立刻朝着首刹峰飞去,心中还有些疑惑,小师妹怎么闭关两年比起前更冷淡了。

  待来到首刹峰时,殷翎惊诧的张大了嘴巴。他扭头看了看石碑上‘首刹峰’三个字,没走错啊。

  怎么两年没见,首刹峰被冰雪封住了?

  殷翎打着哆嗦朝着山顶走去,等见到山峰顶上的人时,瞬间所有的疑惑都消弭了。

  “小师妹……”殷翎有些不敢置信的叫道。

  他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面瘫脸都裂了。她的小师妹真不是被人给夺舍了?怎么两年前还有些小冷淡小害羞的姑娘转眼就变成了妖精呢。

  舞如是手中拿着一本剑谱,一袭红衣地立于峰顶,她微掀的唇畔流露出一丝浑然天成的邪美魔魅。

  狭长的凤眸中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氤氲的闪烁着妖冶的光芒,幽深地仿佛魔性的漩涡,诱使人即使会摔得粉身碎骨也依然无法自拔地甘愿堕落。

  她努力的压抑住所有的情绪,目光冰冷地注视着眼前的青年,声线凉薄到残酷,似乎所有的情绪都被寒冰一样的语气给冻着了:“你在看什么?”

  若非她不敢相信重生这回事,想要找个记忆中已经死掉的人证实,殷翎这堪称失礼的行为早就让她砍了。

  看着殷翎呆愣的模样,舞如是眼里闪过一丝嫌弃。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上一世她的注意力一直在沈青梦身上,从未关注过这人。但作为剑道宗排名前五的青年一辈,表现这么蠢真的没关系?

  舞如是皱了皱眉,长袖下的手动了动,似乎想要做什么却忍住了。

  殷翎却忽然间觉得一股凉意从后背爬上,一直凉到了心底。

  尽管舞如是嘴角带着笑意,可那眉宇间似乎凝聚着万年不化的冰雪。夹杂着刺骨的森寒与杀机,一眼看去,能将人的灵魂冻结。

  殷翎浑身的寒毛瞬间竖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