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情劫

娘子,你无情 +A -A

  火,熊熊大火。

  火光映红整片天空,仿佛整个世界都燃烧了起来。

  轰的一声响,整个大陆都震颤了起来。

  云雾深处,一座座傲然而立的山峰突然完全崩碎,熊熊烈火卷着无穷无尽的碎石狂妄肆意,似乎要将眼前的一切全都毁之殆尽。

  烟尘滚滚,一片狼藉中忽然窜出一道影子。白衣墨发,浑身浴血。

  “宁息,你竟这般狠心!”绝望的声音刚刚出口,一道火色的光圈瞬间将她禁锢在内。

  烈火无情的烧灼着她,就如同烧灼那崩碎的大山一样。

  随后,几道身影凭空冒出。

  男人一身白袍,腰间挂着晶莹剔透的玉佩,嘴角挂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正紧挨着另一位女子,满是宠溺温柔的说着什么。

  看到他们,舞如是只觉得冷,刺骨的冷。

  明明是能令人灰飞烟灭的大火,可舞如是却有种五脏六腑乃至灵魂都被冻结的冰冷。

  那个男人没有爱过她,一直都没有。

  舞如是此刻是前所未有的清醒。

  她目光呆滞的看着远处其乐融融的几人,她爱的男人、她以为最好的师姐、她心疼喜爱的师弟……

  呵!她这一生多么可悲又可笑。

  舞如是垂眸,狭长的凤眸黯淡无色,她身前薄薄的灵力罩已经出现了裂纹。她的体内好像被大火烧灼,一股股热流从丹田涌出,在身体内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

  她快死了!

  舞如是苦笑一声,伴随着‘咔嚓’一声轻响,灵力罩碎了。

  看着蔓延至裙摆的大火,舞如是轻轻的吟唱道:“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兮,赫兮�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是啊,有匪君子,如切如磋。

  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宁息,那人手中捏着一朵桃花,在阳光下笑得温柔俊美,温润如玉。

  那一身白袍纤尘不染,出尘脱俗,仿佛红尘滚滚都不及他眼里那一丝波澜,他手中的那一株粉红桃花,耀眼、夺目。

  只一眼,便是沉沦。

  为了得到那人的一个笑颜,她闯入秘境九死一生,将最好的法器送给他。

  为了不让那人皱眉,她毁了自己的剑道,成为他手中的利器,为他除尽阻碍,业障缠身。

  为了那人似是而非的特殊对待,她算计人心,谋算天道,最终竟让剑道宗万年基业毁于一旦。

  也许人在死前那一刻才是最清醒的,舞如是如今才看清楚,宁息不爱她,宁息对她的一切特殊都只是为了达到目的,就连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都是被精心设计过的。

  大火中,舞如是仰天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已泪流满面。

  “假的,全是假的。笑话,全是笑话!舞如是啊舞如是,枉你自诩聪明,到头来却一场空。”她的声音全是痛苦,内心一片苍凉。

  人间的情*爱只会使人变得卑微,它蒙蔽了你的双眼,侵蚀了你的理智。

  它让你带着无尽的苦楚和微微桃*花*色做上一场悔恨终身的大梦,梦醒后,你一无所有。

  恍惚间,舞如是似乎明白了什么。

  闻着发丝衣物的焦味,感受着烈火焚烧的痛苦,舞如是低低笑出了声,笑声越发的凄厉,如厉鬼哭嚎。

  “原来这就是我的情劫,度过了,也堪破了!可是我恨,我怨,我要让他们偿命,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阴森凄厉的声音如同地狱厉鬼,让人毛骨悚然。

  也在这声音响起的一刹那,远处,宁息身旁的女子抬头看了眼漫天的大火,眼里闪过一丝嘲讽。

  “宁师兄,这火要烧到什么时候?”沈青梦眉宇轻蹙,似乎带着淡淡的担忧。

  她本该担忧,因为她也是剑道宗弟子,她是舞如是最敬爱的师姐。可她却站在刽子手的旁边,亲昵厮磨,言笑晏晏。

  看到道侣的表情,宁息温柔的脸上立刻染上了几分心疼,说:“别担心,等舞如是灵魂消散,这火便会熄灭。”

  “什么?”宁息身后,段商惊叫出声。

  他脸色难看的对着宁息吼道:“宁息,你到底有没有心,师姐那么喜欢你,你就真的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感觉?你居然让她灰飞烟灭?他对你的感情就没有打动你一分吗?”

  沈青梦听到这话脸扭曲了一瞬,宁息本来就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关舞如是什么事!

  若非为了宁息的计划,她也不可能放任宁息去接近舞如是。段商这个蠢货,只会给她添麻烦。

  沈青梦假惺惺的抹了把眼泪,眼里却飞快的掠过一抹幸灾乐祸。

  “小师弟,这怎么能怪宁师兄呢。你也看到了,如果师兄不这么做,师妹一定会杀了我们的,我们可是害死了宗主啊。”

  说着,沈青梦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舞如是究竟有多强她深有体会,若真让舞如是活着,哪还会有她沈青梦的地位。

  宁息脸上的温柔之色敛了敛,对着段商呵斥道:“段商,你没有资格说这话。你是为了青梦进入剑道宗便罢了。至于舞如是……”

  说到这里,宁息脸上的厌恶毫不掩饰:“我从没喜欢过她,是她自己心狠手辣、手段残忍。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段商脸色一白,他是没有资格去质问宁息,他本身就是一个帮凶。可师姐做了那么多事情为了什么他比谁都清楚,到头来竟只有一句咎由自取。

  这就是师姐和青梦爱的男人啊……

  这场大火烧了五天五夜,舞如是的魂魄被禁锢在大火中。看着那散发出难闻气味的尸体,那双凤眸冰冷森寒,让人为之恐惧。

  随着大火的烧灼,舞如是能清楚的察觉到魂魄的削弱。

  痛吗?

  很痛!极致的痛。

  可想到剑道宗数万弟子也是这么死的,她就没有资格喊痛。到最后,她竟可笑的只能用疼痛来赎罪。

  她已一无所有!包括生命!

  舞如是努力让自己的意识变得清醒,可最后依旧抵挡不住灵魂的困乏和虚弱失去了意识。

  火光中,若隐若现的魂魄闪动着盈盈白光,白光在大火的烧灼下越来越亮,越来越凝聚。最终与那残破的魂体融合,竟成了一把森寒冰冷的古剑。

  古剑翁鸣作响,剑气森寒决绝。

  铺天盖地的剑气蔓延整片天空,随即中央形成一个小漩涡,古剑化为一道白光遁入其中,再也不见踪影。

  ps:新书已�签,已有两本完结书,质量坑品有保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