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土匪归心

女帝直播攻略 +A -A

    224:土匪归心

    两千石粮食,愣是玩出两万石的效果,他还能说什么?

    柳佘问,“每日限购……倒是不错……不过,要是有百姓连续几天重复购买呢?”

    姜芃姬旨在压下粮价,也就是说在其他粮铺价格飞涨的时候,她出售的粮食价格和平时一样,或者比平时稍微高一些,比同行低廉许多,百姓自然会选择到她这里购买。

    大部分百姓都是精打细算过日子的,能便宜就便宜,不会大手大脚。

    反正又不是饿死,只是延迟几天购买更加廉价的粮食,他们自然愿意等。

    姜芃姬笑了笑,说道,“只要暗地里宣扬,粮铺是为百姓谋福祉,所以才在同行粮价飞涨的时候,坚持只涨一点点。在每日限购的前提下,若是有百姓连续几天买太多粮食,势必会让另一部分百姓买不到粮食……如此一来,百姓应该会理解粮铺的苦心……压力能小一些。”

    柳佘听得目瞪口呆。

    他以为闺女涉世未深,对世道不了解,所以才会冒出以两千石粮食压下粮价的念头。

    现在一瞧,她的确涉世未深,却是一点就透、举一反三的机敏脑子,他稍稍点出弊端,她就能针对弊端进行改正……不说别的,光是这一份灵活变通就足以让人羞惭,令人欣赏。

    若是按照她的计划,结果大概是粮铺顺利卖出几千旦粮食,并且收获河间郡的民心。

    赚够钱的同时还赚了名声。

    碍于舆论,其他粮铺再想涨价,估计也涨不起来。

    只要拖延到秋收时节,粮价自然而然就会一降再降,百姓也不用担心粮荒。

    不过……

    “……不过若是这样,能赚的利润就比预期要少一些了。”

    姜芃姬颇为可惜地摇头,她原本想把两千石的粮食卖出一万石的价格,专门去坑河间士族,如今看来,只能舍弃这个诱人的想法。她手中的粮食太少太少,还不足以玩转这么大的盘。

    柳佘倘若知道她脑子里的想法,估计会忍不住翻白眼。

    光是她现在的这个计划,就足以拉足仇恨了,若还想坑河间其他士族,这是不想混的节奏。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那些士族,原本还能趁这个机会,将粮仓堆积的储粮清一批出去,痛痛快快赚个饱。

    被姜芃姬这么一搅和,河间接下来一个月的粮价市场份额都要被她占走。

    做人不带这么无耻的!

    柳佘心中哭笑不得,却对姜芃姬有了更加充足的信心。

    真正有本事的人,不管开局如何,哪怕一手烂牌,也都能走到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

    无疑,他眼前这个闺女便属于这种人。

    柳佘浅笑着道,“能赚就好,反正都是孟氏白送的。”

    她慢吞吞地道,唇角是抑制不住的弧度,“孟氏真的会额外送一千石粮食过来么?”

    正所谓,打了瞌睡来枕头,若是孟氏真的“好心”多送了一千石粮食,那真是太棒了!

    “届时,拭目以待便好。”柳佘也笑了,“为父看人眼光没有你准,但也不至于看走眼。”

    “父子”两人默契一致地忽略了孟氏送来粮食,迎走孟悢尸体时候的表情。

    那种场景,定然是十分美妙。

    原想着用自己的“大方”羞辱人,现实却在他们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孟浑是伪君子?

    他不是!

    他有血性还有脑子,坑了孟氏几千石粮食,还敢对他们的宝贝疙瘩挥下屠刀,为妻女复仇!

    孟氏想要将孟浑的脸面踩在地上,姜芃姬就将他们整个族的面子都踩了。

    部曲的发展十分顺利,姜芃姬早早便将那些容易闹事的刺头给拔掉了,剩下的这些人,在孟浑和徐轲的配合下,自然掀不起任何风浪,反而被部曲的生活同化,渐渐接受现状。

    当土匪有什么好的?

    世人对鸡鸣狗盗之辈报以鄙夷的态度,连土匪自己都是这么想的。

    要是可以吃饱穿暖,当一个堂堂正正的良民,谁想当被人唾弃的土匪?

    看着其他人领到的月银,那些土匪一开始是暗地里耻笑的,那么点儿钱能做什么?

    去酒肆吃两顿就没了,能在手里头留多久?

    不过等他们知道每个部曲成员,每一季度都有分发应季衣裳,吃住都是主家负责,发下来的月银自由支配,偶尔还有奖赏……唯一的不足就是训练辛苦,总得来说比农地干活好多了。

    比他们这种生意不稳定、生活不稳定的土匪更好!

    于是,他们心动了、眼红了、生气了!

    因为他们发现,那些赏银都是从他们寨子里抄出来的。

    虽然是打家劫舍的土匪,可他们每个人的积蓄几乎为零,真正的财富都在几位当家那里。

    “呸!老子抄着刀子,赚的是血汗钱,到头来钱都进了几个当家口袋里……一样都是卖命,这些人为主家卖命,自个儿能拿钱,俺们就只能眼巴巴看着别人……这都什么事儿!”

    一样都是卖命,他们是非法的,人家是合法的,待遇自然不一样。

    “那你想怎么样?真的为这户人家卖命?”

    几个土匪暗地里聚在一起,低声谈论,脸上充满了挣扎。

    良久,最先开口抱怨的土匪才道,“……老子饿怕了……只要能让老子吃饱,攒俩余钱娶个娘子,生俩大胖小子……为谁卖命不是卖命……跟着那几个当家,一年到头只能看着他们享乐,老子拼死拼活,干了那么多昧良心的事情,却连头母猪都没瞧见过……”

    他的立场已经开始动摇了,其他人原本就不坚定的态度也摇晃得厉害。

    “俺也怕饿……这户主家人真好,每顿都有白馒头,有时候还有葱饼……”

    “……俺们要不答应,他们不是说,要卖给人牙子……”其中一人怯怯地说,“……那些人牙子是个什么德行,兄弟们都知道……还不如努努力,争取被主家看上,选中留下来……”

    对啊,当土匪有什么好的?

    被人唾弃,以后的孩子都抬不起头,永远都是人下人。要是归顺了这户人家,正经八百也是个良民,要是表现英勇,立下功劳,说不定就摇身一变,成了人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