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郎君有病,记得吃药(三)

女帝直播攻略 +A -A

    “我说你长得好看,这难道说错了?”姜芃姬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长得好看夸奖两句,这是值得自豪的事情,这说明你的容貌水准比普通人高很多。”

    徐轲一口气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原本白皙的脸色愣是憋出了猪肝紫。

    她刚才那哪里是夸奖,分明是调戏好么?

    “哪天有空,带你去琅琅巷开开眼界,免得你说我刻意调笑你。”

    她老冤枉了。

    徐轲:“……”

    姜芃姬又道,“不过依照你这个容貌,去琅琅巷,也不知道你是耍她们呢,还是她们耍你。”

    徐轲:“……”

    能别再说琅琅巷的事情了么,都要有心理阴影了!

    【食堂打饭阿姨】:那必须是那些妖艳贱货耍徐轲少年啊,去了多吃亏

    尽管直播间的观众风格有些奇葩,但他们的审美还是正常的,纷纷觉得徐轲少年要是去琅琅巷玩耍,绝对是吃亏的那一方。想到相貌纯白无辜的徐轲少年进了一群妖艳贱货里头,被她们酱酱翻来覆去,他泫泪欲滴,可怜巴巴,顿时间,直播间狼嚎四起,不绝于耳。

    【夕颜】:主播这是决定去青楼逛一圈的节奏么?要直播的时候,一定要通知啊啊啊——

    姜芃姬满口答应,然而她绝对没有想到,她去琅琅巷会是那般情况下达成的。

    “只是稍微扭到脚踝了,敷点药将养两天就好了。”

    她不是医者,然而她自己三天两头受伤,内伤外伤不断,时间一长,也算是久病成医,更别说军校课程还有一些急救必修课程,姜芃姬多少学了些,处理这种小伤还是没问题的。

    “郎君还懂医?”

    徐轲心情平静了很多,心中再次刷新了姜芃姬的印象。

    什么高大上,什么雄才伟略,什么英明之主,全都是他之前眼瞎看错的!

    可恨自己当初眼瞎,怎么就觉得眼前这位郎君有明主之相?

    姜芃姬眼睛不眨地撒谎,“母亲常年缠绵病榻,为人子如何能安心?闲暇时候看过一些医术,学了一些粗浅的手法和皮毛知识罢了,算不上懂医。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件正事。”

    徐轲是个很认真的少年,一提及正事,他的注意力就不自由自主地转移了。

    “何事?”

    “我今天看了一下训练,这些人倒是会吃苦,训练也没有偷工减料,也没有耍滑头。只是用力过猛,若是不好好舒散一下,精神倦怠,恐怕明日连爬不起来,更别说训练。”

    姜芃姬不由得想起自己上辈子在低等军校最初那段时光,疲倦却十分充实。

    她训练之后有专门的肌肉舒缓营养液,可以很好舒散训练疲倦,保证训练状态。

    不过,这个时代医疗技术如此落后,营养液什么的是不能指望了,她自己都没得用呢,所以只能用另外的办法替代,还必须是比较符合这个时代的,不能太过惊悚。

    徐轲回想那些人的训练,一天折腾下来,的确是累得要散架,开大锅饭的时候,一个一个像是饿狼扑食,抢食比谁都快,生怕自己慢了一步吃不饱,训练消耗的体能的确恐怖。

    “郎君有应对的办法?”

    姜芃姬道,“自然是有的,我回去画个图给你,你按照上面的做便可。”

    她说的办法便是最基础的按摩,那些粗浅的手法几乎是每个上过军校的学生都会的。

    低等军校很普通,在这里上学的学生大多也是普通人,不是谁都能奢侈得使用营养液缓解训练压力,要不是姜芃姬天生数值强,潜力高,被定为重点培养对象,估计也没那个福气。

    当然,若是想要将好处最大化,最好还是动用精神力凝练指尖,以此刺激身体肌肉活性。

    只是,精神力这种东西说来有些玄奥,若是说出来,指不定被人误认为妖言惑众。

    姜芃姬耗费些许时间,画了几幅简略的图,配上文字解说,保证徐轲能看得明白。

    徐轲接过图,上下看了一番,脸色稍稍缓和,道了句,“郎君有心了。”

    嗯,这样一看,郎君还是挺可靠的。

    姜芃姬画的时候,也有观众多了一份心眼儿,用手机或者电脑录像截图功能记了下来。

    预备着晚上洗了澡试一试,看看效果如何。

    因为姜芃姬的安排,训练初期徐轲都是住在农庄,晚上不必回柳府,若是他需要什么书籍借阅,可以回去借读。总得来说,除了郎君偶尔不靠谱,柳府的待遇还是十分不错的。

    试着用一下力气,发现扭伤的脚已经没什么痛觉,徐轲起身恭送她回府。

    离开之前,姜芃姬倏地停下脚步,偏首看着徐轲,看得徐轲少年脊背冒冷汗。

    “郎君?”

    “记住一件事情,你现在是我的书童。”

    姜芃姬意味莫名地道了一句,“今天也就算了,明日开始,牢牢记好这句话。”

    徐轲先是双眼透着狐疑神色,然后猛地明白过来,脸色微微惨白。

    “不用那么害怕,你有什么话直接跟他说就好,他不会不理解的。”

    姜芃姬勾了勾唇,手中的檀香扇拍在手心,刷得一声合拢。

    当夜,徐轲对着长案上面的笔墨苦笑。

    想了半响,这才提笔落在铺好的竹纸之上。

    作为柳府二郎君的书童,除了每月能领到的银钱之外,他还有定额的笔墨和一些竹纸。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隔在这对父子中间,里外不是人,不过郎君说得也对……”

    与其两头受罪,还不如坚定站其中一方。

    徐轲写完之后落笔,将竹纸放在烛火上轻轻烘烤,等墨迹干透,这才卷成卷儿,走到廊下对着天空招了招手,不多时一只雪白鸽子扑腾着翅膀落到他手臂,鸟爪绑着一个小竹筒。

    信鸽传书,从中原腹地中诏国传到东庆的。

    经过几年发展,在东庆这里,只要家底殷实的人家都会豢养训练几只,用以传信。

    咕咕——

    柳佘听到白鸽叫声,起身抱起蹲在廊下的信鸽,取出信筒内的竹纸,一目十行看完。

    良久,他哑然失笑。

    “这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