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郎君有病,记得吃药(二)【第四更,求订阅月票打赏】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因为才开始,所以训练项目都十分基础,上午体能训练,一天三次万米长跑,下午则练习木棍削成的长、枪,反复练习拦、拿、扎、刺、搭、缠、圈、扑、点、拨之类的基础动作。

    她知道长、枪这种冷兵器,还要托上辈子去过远古博物馆的福,而且军校兵器演化历史学也简单讲述了远古时代、近古代、古代、近现代和现代五个大时期战争兵器的演化发展历程。

    拿到木工坊紧急赶制的长、枪,徐轲掂量了掂量,朝着前方猛然一刺,竟然也有几分气势。

    “瞧不出来,平日里看着弱得跟鸡崽儿一样,耍起枪来,还有几分架势。”

    徐轲:“……”

    鸡……崽儿?

    呵呵呵,原来郎君就是这么看待他的?

    恹恹收起木枪,徐轲一脸的生无可恋,“让郎君见笑了。”

    姜芃姬笑而不语,抬手一点另一根木枪,只见那东西像是被灌注了极大的力气,猛地弹了起来,像是主动般跳到了姜芃姬的手心,她笑着道,“要不要松一松筋骨?”

    徐轲怔了一下,未等明白,一杆木枪迎面袭来,他下意识以枪身格挡,却发现姜芃姬并没有用多大力气,看样子只是在打闹,并非动真格。这般想,徐轲心中多了一些底气。最新最快更新

    “既然如此,郎君请来!”

    围观直播的观众发现徐轲少年竟然能将木枪舞得虎虎生风,一招一式简洁利落,大大颠覆了他们脑海中文弱书生的深刻印象。那身手,那姿势,哪里像是弱鸡?

    事实上,君子六艺包括礼、乐、射、御、书、数,很多读书人都是提笔能写诗文,上马能耍枪射箭,多少都有些拳脚功夫,尽管那些多半只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

    不过,管他是不是花架子,对于姜芃姬来说差别并不大,都是战五渣。

    酣战一炷香,直到徐轲脚步虚浮,双眼发昏,手臂发胀,手心被粗糙的木枪磨出了血皮,全身大汗淋漓,姜芃姬依旧像是没事人一样,连呼吸都没有紊乱,额头更是干干爽爽。

    “少年人还需要锻炼,两条手臂软得跟面条似的,这可不行。”

    她笑着将木枪直插入地,仿佛刀切豆腐,没入小半枪身。

    “是轲不才,郎君英勇。”

    徐轲拱手苦笑,他更擅长脑力活,这种舞刀弄枪的活动,让他差点扭到腰。

    至于姜芃姬那两句调笑,他权当过耳风,没有听近心里。

    “年纪轻轻的,还是要多多锻炼。身娇体弱毛病也多,我这个人闲不下来的。你若是跟着我,真得好好练一练,不然的话,恐怕会累着。”姜芃姬笑着怂恿他,“文能提笔安天下,武可上马定乾坤,想想都觉得热血澎湃。孝舆若是愿意的话,可以跟着这些人一块儿练练。”

    她看得出来,徐轲的确有些身手,荒废了多可惜?

    “轲以前年幼无知,当过一段时间游侠,后来偶遇恩师,经受教化,这才醉心圣人书籍。”

    男儿心中都有一个当绝世大英雄的梦,锄强扶弱,劫富济贫,徐轲也不例外,中二过一段时间,不过最后还是乖乖放下刀剑,拾起笔杆子安静学习,当个让他母亲安心的乖儿子。

    只可惜,天意弄人,他母亲还没有享受到儿子几年孝顺,便早早枉死。

    姜芃姬偏首,吐槽道,“以前年幼无知?说得好像你现在有多成熟稳重一样……”

    徐轲:“……”

    另外一边,有看直播的朋友给徐轲配了一个表情心声。

    【食堂打饭阿姨】:徐轲少年os——郎君我跟你嗦,你再这样会失去宝宝的

    姜芃姬瞄了一眼,然后笑着对徐轲讲。

    “你刚才是不是在想,我继续这么调戏你,你就要跟我闹啦?”

    徐轲面色倏地一红,略显局促道:“……郎君不要说笑……”

    姜芃姬认真地对他说,“其实你闹也可以的,我能包容,有点小脾气更可爱一些。”

    徐轲在她眼里就是个耍脾气的少年呢,在她容忍底线之内,偶尔任性一些也没事。

    徐轲默默不语。

    在自个儿跟前,小自己五六岁的郎君无礼胡闹,作为书童的他该如何应对?

    急!在线等!

    事实证明,兔子急了会咬人,徐轲急了也会噎人。

    “郎君,您这些花言巧语还是留着说给琅琅巷的姑娘听。”

    说完,徐轲拱手一礼,然后甩着袖子走人了。他不能将憋闷的火气撒在姜芃姬身上,但折腾那些家丁还是没问题的,越是深入了解,他越觉得自己脑海中世家贵子的形象在各种崩溃。

    当然,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崩的不是世家贵子,仅仅是他家风格奇葩的郎君。

    “啧啧,要说容貌,琅琅巷的姑娘也未必比得上孝舆风华。”

    姜芃姬压低着声音嘀咕,保证前方甩着袖子的徐轲能听见。

    然后,姜芃姬眼见对方脚下一个踉跄踩空,就这么滚着下了田埂。

    见徐轲少年这么不禁调戏,直播间的观众可心疼了。

    【食堂打饭阿姨】:主播你心太黑了,连徐少年这么萌的乖宝宝都欺负,我看了简直于心不忍。那么萌,那么美腻,你怎么就下得了毒手呢?刚才真想冲出屏幕抱住他qwq

    【霸道总裁】:我就没见过这么恶趣味的主播,看看,你都把人家吓到了

    【这草有毒】:古代人很较真的,主播这么做,人家有可能会心生怨怼哦,小心他黑化了。

    【夕颜】:哈哈哈,期待徐少年黑化的样子,到时候和无、良主播相爱相杀

    姜芃姬没有理会满屏幕的弹幕调侃,走到田埂下,蹲下来将趴在地上倒吸冷气的徐轲少年背了起来,对方又一次被她的举动吓懵了,全身明显僵硬,肌肉紧绷。

    “走个路都这么不小心,幸好田埂高度低,又被佃户仔细清理过,没有大的石头,不然你刚才那么一脚踩空了,兴许得摔断一条腿,再毁个容。”姜芃姬背着人,步子却十分轻健。

    徐轲好不容易从惊吓中回神,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脸色带着窘迫。

    听姜芃姬“恶人先告状”,徐轲内心生出一股无力感。

    徐轲几乎咬着牙说道,“若非郎君取笑,轲哪里会如此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