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攻气满满【第四更,求月票订阅打赏】

女帝直播攻略 +A -A

    若是入赘不行,那还不如按照他之前设想的,明面上依旧娶妻纳妾,只是暗地里纳个男的传宗接代。未来的姜朝太祖宸皇帝,就该这么任性霸道,哪怕她三夫四侍,旁人也得闭嘴!

    就好比母亲打儿子,根本不用讲道理的!

    不管如何,绝对不能让她一腔心血白白便宜了那些豺狼虎豹!

    于是,柳佘继续卖力推荐,试图让她吃下自己的安利。

    “漂亮么,倒有一个人选,琅琊卫子孝如何?生来风流韵致,貌若美妇,乃姑射仙人……”

    说完,柳佘对着姜芃姬挑眉,动作显得轻浮而意味深长,一副男人都懂的模样。

    若换个人做这种动作和眼神,估计一个猥、琐的表情就逃不掉了,然而对象换成柳佘……不得不说,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人家这么做,反而带着一股子风流雅致,令人心旌摇曳。

    姜芃姬窘然,笑着道,“……为什么都是琅琊郡的?”

    弄得全天下的男人,除了琅琊郡的,其他地方都死了一样。

    看样子,便宜父亲真的醉得不轻。

    “世人皆道,河间一郡吸尽天下美色,琅嬛两处汇聚人间文曲。河间郡贵女多为高门贵妇,美貌扬名,史书多有赞誉,琅琊、嬛佞郡谋士贤臣辈出,乃是文曲星气汇聚之所……别看东庆乃五国微末,然而其余四国无不视若眼中钉,可不就仗着三郡人杰地灵,频出贤才?”

    柳佘倏地抚掌大笑,“唯有那等杰出儿郎,方能配得上吾儿龙章凤姿。”

    阿敏不是也说过,两个聪明优秀的人,生下的后代也会更加优秀?

    姜芃姬笑而不语,独自斟酒浅酌。

    不多时,酒案另一处的柳佘已经呼吸平缓,睡了。

    庭院内的梨花随着夜风飘落些许,有些还调皮地落到他发间。

    “唉,这就醉了。”

    姜芃姬将剩下的几坛梨花酿尽数饮下,一看天色,起身将睡得双颊通红的柳佘轻松抱起。

    虽然是个成年男子,然而体重却超乎想象得轻,仿佛全身上下瘦得只剩那几根骨头。

    放在塌上,再将被褥盖上,掖好被角,烛光下柳佘眼底的阴影更显浓重。

    “……果然瘦得不成形……只是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柳府变成如今的模样?”

    姜芃姬心中犹豫,眉心微微蹙起,回想刚才那个硌硬的触感,似乎瘦得只剩一把骨头。

    起身之时,视线落到房间一角,那是……古敏的灵位?

    她视线一顿,旋即迈步离开柳佘的寝居,拉上门扉,确定外头的夜风吹不进去。

    拢了拢身上厚重的衣氅,她选了一条最近的路去自己的院子,正好要横穿柳府内院花园。

    长廊挂着灯笼,照明度虽然不高,但也不至于摔跤,路上还遇见一波巡夜的家丁。

    五人一队,打头提灯笼的家丁瞧见姜芃姬,纷纷停下行了一礼。

    “嗯。”

    她应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回了自己院子。

    “这柳府,宅邸不小,隐藏的秘密倒是不少,水深得很。”

    姜芃姬唇角微勾,黑暗之中,那双乌黑的眸子似有奕奕光辉在其中闪烁。

    第二日,柳佘扶着胀痛昏沉的脑子掀开身上的被褥,内心则暗暗感叹自己的身体越发不中用了,几杯梨花酿都能将他放倒,昨晚自己是怎么从廊下回到寝居的,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刚起身到一半,屋外听到动静的侍女温声道,“老爷可是醒了?”

    “嗯,醒了。”

    柳佘躺了回去,等稍稍适应胀痛炸裂的脑子,这才温吞坐直。

    稍稍收拾了仪容,确定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才出声让屋外久候的侍女进来。

    他和古敏成婚几年,时间算不上长,但两人青梅竹马,使得他从小到大,很多生活习惯都受到对方的言行影响。例如某些比较亲昵、有肢体接触的活儿,一般能自己做就自己动手。

    侍女鱼贯而入,柳佘面色冷漠地接过巾帕,用温水靧面,还有些混沌的脑子彻底清醒。

    他喝得不多又过了一夜,身上残留的酒气已经但不可闻,穿上特地熏过的衣裳,周身清香萦绕,除非是姜芃姬这样的狗鼻子,正常人根本无法从气息判断他作业有没有沾酒。

    穿戴整齐,柳佘抬眼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默默估算了一下如今的时辰。

    “今晨兰亭可是来过?”

    他一觉睡到了下午,怪不得起来的时候脑子会那么疼,水多了也会疲倦的。

    “二郎君今晨过来请安,不过见老爷睡得昏沉,便没让奴等搅扰老爷清梦。”

    柳佘默了默,脑海浮现某些片段,脸色刷得白了一层,忍住扶额的冲动。

    他作为一个父亲高大上的形象……这不是崩了么?

    侍女低眉顺眼,视线不敢放在柳佘胸口以上的位置,与对方也维持着相当安全的距离,所以没有看到柳佘如今要纠结不纠结的纠结模样,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看得人格外别扭。

    放在别的家庭,这种贴身服侍当家老爷的侍女,多半会在女主人身体不适的时候被收用,哪怕没有正经的名分,但地位和普通侍女肯定不一样,算得上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只是这个定理放在柳府却行不通,至少在柳佘身上根本起不了作用,府里的老人都懂。

    “你下去吧,我要静静。”

    他的确需要静静,被年幼女儿公主抱什么的,感觉父亲的人设崩了一地。

    等侍女都走了,门扉拉上,柳佘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对着亡妻牌位嘀咕。

    “难不成……这就是阿敏你说的,攻气?”

    屋外,几名侍女安安静静地退下。

    其中有个容貌出挑的,性格也比较活泼,被买到柳府还没有半年,看着就有股蓬勃朝气。

    “唉,佟姐姐,老爷这都回来几日了,怎么没有去后院?”

    被称为佟姐姐的侍女,便是之前柳府的老人,也是如今服侍柳佘的一等丫鬟,她年纪不过双十出头,却整日板着一张脸,妆容更是素面朝天,看谁都阴沉沉的,衣裳颜色也偏向晦暗。

    猛一瞧,冷不丁还以为她是嫁了人的老妈子。(未完待续。)

、++(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xhsjyd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