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少年锋芒初绽(四)【月票175+】

女帝直播攻略 +A -A

    “算了,不讲这些扫兴的事情了。”

    柳佘果断掐断了话头,免得父子两人因为这种还莫须有的事情弄得不愉快。

    别的不说,闺女方才那一番回答倒是令他极其满意,甚至是自豪。

    姜朝太祖宸皇帝,果然是不容小觑。

    柳佘看似没什么情绪变化,但内心已经思量好几番了。

    姜芃姬暗中蹙眉,嘴上道,“父亲如今在家,应该好生休养,还是不要忧思过重为好。”

    “既然如此,那就听兰亭的。”柳佘笑着摇头,一切如常,“突然有些贪嘴,想吃蛋羹了。”

    姜芃姬囧着脸,冷漠说,“儿不善厨艺。”

    事实上,柳兰亭这具身体连柳府厨房在哪儿都不清楚,姜芃姬本人更是习惯吃各种口味的营养液,特殊时期,只要是能吃的,她都不介意往嘴里塞,活下去才是王道。

    至于唯一和厨艺沾得上边的,也只剩下烧烤了。

    “那为父下厨给兰亭做好了,咱们爷俩儿好好喝两盅。”

    感情深,一口闷。

    刚才的话题的确有些敏感,弄得两人气氛略显僵硬,需要缓和缓和。

    不仅柳佘是这么想的,姜芃姬的看法也是一致。

    只是……对着蛋羹喝酒,这也是没sei了。

    另外,柳兰亭这具身体还是未成年少女啊,喝酒真的没问题么?

    事实证明,她真的想多了。

    柳佘说是下厨,实际上他只会做蛋羹,因为步骤很简单。

    至于喝酒,也只是每一年酿造的梨花酿,酒精度数极低,姜芃姬能喝个十几坛不醉的那种。

    只是几盅下肚,柳佘的脸蛋已经染上些许微醺红晕。

    她不由得低头看看酒盅,抬头看看柳佘。

    这都能醉?

    她不知道,因为古敏认为酒能伤肝,所以柳佘从小就和烟酒隔离,弱冠之前也就洞房花烛夜喝了交杯酒,后来官场应酬,一律用清茶代替。古敏没了,他才偶尔小盅几杯。

    酒量这种东西,一靠天赋,二靠训练,柳佘没有天赋又不训练,身体还不怎么好,前些年被浒郡的事务累得掏空了身子,哪怕是度数很低的梨花酿,几盅下肚也能让他微醺。

    而且有句话说得好,酒不醉人人自醉,柳佘刻意求醉,谁也阻拦不了。

    又喝了几盅,人已经有些迷糊了,眼眶带着些醉酒后的红丝,那双眸子有些红彤彤的。

    他跟姜芃姬坐在庭院廊下。

    “你母亲……极爱这满庭梨树……时常打理伺候,柳府的梨花酿也成了宴请宾客必备的佳酿。曾经,这树下还有一架千秋,你大兄曾被她抱在怀中,坐在秋千上晃荡,笑得开心……”

    尽管梨树寓意不好,但古敏喜欢,他也没辙。

    柳佘趁着微醺醉意,以手支着侧额,眼眶不住有热泪翻滚,“他才两岁便没了……你母亲体弱,为父也不愿她多次妊娠,免得伤身损神……后来将养了四年,才得了你和你二兄。”

    “哪知不过四岁,溺毙池塘。自从生下你们两个,你母亲便事事亲为,教导你们不能与陌生人交谈,不准去水边,甚至连假山乱石都要避开……如此小心翼翼,依旧着了道。”

    柳佘说起这段往事,除了悲恸,眼底还渗着疯狂的恨意以及杀意。

    “兰亭,这后院妇人,看着娇媚,然而却比蛇蝎更毒,手段之狠令人叹为观止!”

    姜芃姬喝着酒,脑海中分析着目前为止所得到的各种信息。

    柳兰亭两位兄长都是后院妇人害的,并且柳佘还知道那人是谁,只是无法动摇或者报复那人,甚至还要受到对方的掣肘,行事小心翼翼。

    然后……这害人的动机又是什么?

    难不成是哪个喜欢柳佘,因为嫉妒而情杀他的孩子?

    姜芃姬视线暗暗瞧了一眼柳佘,模样俊美,哪怕人到中年依旧不减风采,反而比那些嘴上不长毛的小屁孩儿更显成熟魅力。

    只是,如果是情杀,杀了古敏不是更好?

    可古敏却是心力枯竭,体弱病死的。

    柳佘微醉,双眸微微眯起,醉得不轻。

    “我的女儿,怎么能和那些庸碌妇人一般,在男人后院磋磨?”

    姜芃姬默默听着,不和一个醉鬼计较。

    “……合该去磋磨那些男人才是!”

    姜芃姬一口酒险些呛到,差点喷了出去。

    便宜父亲,你忘了自己的性别了么?

    这么怂恿女儿去残害男性同胞,还能有点儿同胞爱么?

    “风怀瑜虽美,然而古板阴狠,家中有娇妻美妾,不是良配。”

    姜芃姬斜眼一睨,据她所观察,风瑾可是雏鸡一枚,还没拉过哪个姑娘去做活塞运动呢,哪里来的娇妻美妾?

    “徐孝舆虽美,然而脑生反骨,不易驯服,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亦不是良配。”

    姜芃姬不懂,他们的品行和美不美有什么关系?

    颜控到这种地步,不该反省一下么?

    她等着柳佘继续发酒疯,只是对方却顿了顿,倏地转头盯着姜芃姬,眼神灼灼,似乎闪烁着光芒,那动作十分突然,若是胆子小的,说不定会被他盯到大哭,魂儿都吓飞一半。

    柳佘醉眼微醺,“兰亭,你觉得琅琊程友默如何?虽痴长你几岁,但脾性温和,做事谨慎。”

    程友默又是谁?

    她略显狐疑,不过按照风瑾和徐轲这两人的特质来看,估计那个程友默也是年少俊朗。

    “不感兴趣,也没听说过。”

    “那……琅琊韩文彬呢?年少貌美,心有七窍玲珑,为人行事自有浩然正气……”

    这便宜父亲是想拉皮条么?

    想想之前柳佘的话,姜芃姬不禁为这些被柳佘盯上的少年倍感同情。

    提出的人选都被女儿坚定否决了,柳佘叹了一声,颇为可惜地道,“兰亭为何不喜?”

    “……大概……是不够漂亮吧。”

    尽管没见过,不过都是男的,样貌肯定入不了她的眼。

    她是个颜控,貌似柳佘也是个颜控,只是她颜控更加挑剔一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么。

    “漂亮……”

    柳佘歪着头想了大半天,混混沌沌的大脑飘出好些人的名字,自从有了闺女,他就考虑“入赘女婿”的问题了,反正女儿不可能嫁出去!

    门都没有!

    也没有窗户!

    一个狗洞都不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