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少年锋芒初绽(三)

女帝直播攻略 +A -A

    姜芃姬似笑非笑,有些腹黑奸诈的味道,“乡绅官吏爱民如子,自愿掏个腰包,怎么就不行了?法不责众,朝廷无能救不了水深火热的百姓,还不许浒郡的百姓自救了?”

    说白了,就是劫富济贫呗。ggaawwx

    “机会都是人为创造的,一昧守成守礼,只会吃亏。”眸光一敛,她闪过着些许兴味的光芒,“那些盘踞浒郡数百年的乡绅士族,一个比一个富得流油。像是这种为民造福的好事情,他们这些‘善人’又怎么能缺席?将猪养肥了,不就是为了年节的时候宰了吃?”

    宰一宰,总能抠出点儿东西。

    “至于如何让那些只进不出的貔貅将银钱米粮吐出来,倒也简单。浒郡的确年年旱灾,可造成如今这种现状的根本因素却在*。朝廷年年出救济银钱,年年减税减赋,可结果呢?”

    天灾的确可怕,然而更加可怕的却是窝里斗的人心。

    众志成城也能抵抗天灾,然而人吃人的*,才是令浒郡从大夏朝混乱贫穷到东庆的根由!

    “不说这个,单单将前朝大夏乃至如今东庆,年年拨出来的赈灾银钱仔细算一算,绝对是一个无法弥补的天大漏洞。被谁吃进肚子了,这还有疑惑?若是那些人不肯把吃进去的吐出来,这种非常时刻只能用非常手段,伪造账册也好,伪装流寇灭族抄家也罢,总有一款适合。”

    前者好歹能留一条命,后者么,直接灭族。

    “这世上没什么事情是一刀子不能解决的,若是有,再来一刀!”

    说这话的时候,姜芃姬微微眯着眼,唇角带着嗜血的笑,有种说不出的明艳。

    有证据自然最好,要是找不到证据,那就只能随便捏造了。

    非常时期,非常作为,纵然是君子也不能拘泥于呆板形式。

    实在不行,还能在民众宣扬一番,到时候不用柳佘动手,那些沸腾怨气就能将人逼死。

    说白了,想要治理好浒郡,绝对不能用君子如风那一套。

    能有多就要多,他们恶,自己需要比对方更加恶,一言不合就要打打杀杀。

    “只是想要做到这些,民众之间的声望必须要高,而且还需要令官绅士族忌惮的兵力,否则的话,极其容易饮恨当场。”姜芃姬说的这些,都要建立在绝对武力的基础上。

    柳佘想要治好浒郡,必然会触怒那些地头蛇势力,损害了他们的利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自己的利益杀害柳佘,极其正常。

    “保命不难,站稳脚跟和治理浒郡,两者则是相辅相成。”姜芃姬说了一堆,不免有些口干舌燥,她暗中用舌头**微干的唇,目光灼灼有神,“不知当年父亲是如何做的?”

    柳佘羞惭一笑,“和吾儿别无二致。”

    或者说,他用的本就是“柳兰亭”曾经用过的手段,只是,远没有她狠辣果断。

    他对浒郡当地乡绅士族所用的手段,看似狠绝,将他们折腾得伤筋动骨,那些人甚至在背地里给他送了一个“活阎王”的称号,然而,那些手段和“柳兰亭”相比,何其温顺善良?

    柳佘再狠,好歹让那些尸位素餐的乡绅士族活了下来,而“柳兰亭”却是真正带人将对方的府邸包围,手起刀落,满府上下不留一条活口,甚至连一只鸟儿、一只活鸡都没有留下来。

    整个浒郡的士族乡绅,除了那些早早倒戈的,其他的几乎被她杀戮殆尽。

    想到这里,柳佘眼神复杂地看着姜芃姬。

    尽管对方身上没有半点儿杀气,眸光清澈,然而他就是肯定,她没有开玩笑。

    想到这里,柳佘又沉吟道,“只是兰亭,你还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姜芃姬挑眉,她这些办法本就是临时想的,有漏洞也正常。

    只是她一向有些自负,听柳佘说办法不行,心中陡然多了一些兴趣,“请父亲指点。”

    柳佘不言,只是用食指在案上写了两个字,姜芃姬的脸色猛地沉了下来。

    他说,“你的办法的确可行,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般做,无疑是得罪了所有士族!”

    如今这个时代,当街辱骂当今帝皇还没辱骂世家高门严重,可见士族这一阶层的力量达到了何等程度。按照姜芃姬说的,的确可以解决浒郡隐患,然后接下来该怎么办?

    将自己置于整个士族高门阶层的敌对位置?

    “更何况,如今贤才多士族高门出身……”柳佘说到这里止住,转而又道,“少有一些寒门子弟,那也是凤毛麟角。若真的按照你说的去做,你可想过被他们联合排斥的下场?”

    目前这个时代,大部分资源都向世家门阀倾斜,他们掌握着大量的钱财和知识,培育出来的人才比例也远远高于普通人。先天天赋很重要,可是后天教育以及环境也不容忽视。

    按照她的办法,得罪了所有士族,以后若是真的反了,谁还愿意为她效命?

    姜芃姬的脸色始终有些黑,抬头直至看着柳佘,乌黑的眸子似乎有暗流涌动。

    “那么依照父亲来看,又该如何?”

    她的语气带着一些刻意。

    柳佘直白道,“不能得罪死。”

    可以得罪,但不能结下不可缓和的死仇,做人做事都要留一线,留点儿余地。

    姜芃姬抿着唇,想了半响,最后仍旧说道,“留着麻烦,还不如永除后患。”

    还是那句话,没什么事情是一刀不能解决的,有的话,再来一刀!

    谁来都一样!

    柳佘听后,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姜芃姬,良久之后才长长一叹,莫名说了一句,“兰亭,为父不管你有什么想法,要做什么,只是行事之前定要三思再行,为自己、为家中血亲考量。”

    毕竟,她目前可是河间柳氏二房的嫡次子!

    他这么一提醒,姜芃姬也反应过来,嘴上应道,“儿明白。”

    说也说完了,至于姜芃姬有没有真的听进去,柳佘也不敢深想。

    依照他对这个闺女的了解,估计是没有。(未完待续。)